觀察|日本經濟振興全盤落空,疫情讓東京奧運變“吞金獸”

2021年07月22日07:24

原標題:觀察|日本經濟振興全盤落空,疫情讓東京奧運變“吞金獸”

用紙板做床、用電子垃圾做獎牌、用回收塑料做領獎台,甚至耗資千億日元的東京新國立競技場連空調都沒有,只裝了185颱風扇……

這些極致操作在東京奧組委看來是踐行低碳環保的理念,而在外人看來,堪稱“眾籌”出來的東京奧運會,美其名曰為環保,但多少顯得有些“摳門”。

但實際上,這也是因為東京奧組委身上壓著不小的經濟負擔。

2013年東京拿下奧運會舉辦地時,東京奧運被日本政府視為重振經濟的“觸發器”;但如今疫情尚未過去,東京奧組委依舊“咬著牙”也要舉辦奧運會的原因,只是希望少損失一點錢。

如今的東京奧運會,已經成了不折不扣的“吞金獸”。

東京奧組委主席橋本聖子。
東京奧組委主席橋本聖子。

嚴重超支,掏空日本的“家底”

如果將時針撥回2013年,獲得2020年奧運會舉辦權的東京,一定洋溢著興奮的氣息。

彼時,安倍政府將舉辦奧運會視為重振經濟的武器,希望借此為日本注入活力,幫助日本擺脫持續15年之久的通貨緊縮和經濟低迷的困境。

作為主辦國,奧運會是東道主國家在經濟上的絕佳機遇。往常,從前期投資拉動內需,到奧運中期旅遊和服務業的興盛,再到後奧運時期基礎建設的綜合開發以及進出口需求……奧運經濟對東道主國家的經濟刺激顯而易見。

據日本共同社2013年引用的一份報告顯示,受益於基礎設施建設和旅遊業的增長,2020東京奧運會將有望推動日本經濟增長0.5個百分點。

東京都政府也估計,將近7年的奧運籌備過程將給日本帶來至少15萬個就業機會和價值2.96萬億日元(約1876億元人民幣)的經濟效益。

在2020年成功舉辦奧運會後,日本將“徹底擺脫經濟緊縮的困境,整體經濟將煥然一新”,其中,建築、服務、金融保險和旅遊等行業受益最大。

同時,一些相關調查也表明,日本民眾普遍希望2020年東京奧運會可以像1964年奧運一樣拉動經濟增長。

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光是預算超支就讓日本叫苦不迭。

2013年申辦奧運會時,日本官方預計舉辦成本為73億美元,截至2020年9月,據牛津大學研究計算,日本實際投入達近158.4億美元,成本超支200%,創下了夏季奧運會的歷史紀錄。

而早在2018年,日本政府會計檢查院就公佈了一份多達178頁的報告,報告顯示日本可能會花費250億美元籌辦奧運會,而且最終開支可能會更高。

其實,奧運會超出預算的情況,日本民眾對此早就心知肚明。但是如果沒有疫情,這樣的付出或許可以從門票、旅遊、贊助、金融保險等行業中填補虧空。

只是當這些渠道都因疫情按下“暫停鍵”時,入不敷出也只能讓日本掏空“家底”。

空場比賽,門票就虧900億日元

這樣的損失當中,能夠最直觀統計的數據便是門票收入。

7月11日,東京奧組委首席執行官武藤敏郎表示,東京都等五個地區的奧運賽事將空場舉行。

這樣一來,東京奧運會的750場比賽中,有97%的比賽將空場舉辦。與原計劃相比,將只有3%的已購票普通觀眾能到現場觀賽。

而在宣佈空場舉行之前,東京奧運會門票已經出售了363萬張。其中海外門票數量大約是90萬張(奧運會門票60萬張、殘奧會門票30萬張),海外觀眾佔比約為總觀眾的四分之一。

空場舉辦,也就意味著東京奧組委到手的錢又得如數歸還。

具體是多少呢?武藤敏郎表示收入將從預計的90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53億元)降至數十億日元。他在發佈會上承認,東京奧組委的收支情況“毫無疑問將失去平衡”。

而在這背後,是日本旅遊服務業的嚴重打擊。經濟學家指出,奧運會不接納海外觀眾帶來的旅遊及消費損失預計將達到1500億日元左右。

板上釘釘的是,東京奧組委收支將出現赤字,用日本納稅人的錢來買單或已無法避免。據日媒報導,東京奧運會及殘奧會閉幕之後,東京奧組委將和東京都以及中央政府就財政負擔進行磋商。

東京奧運吉祥物。
東京奧運吉祥物。

不舉辦?虧得更慘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東京奧運會辦得越久投入越多,可為什麼還要繼續下去呢?這種“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狀態,其實是因為如果不舉辦奧運會,可能會虧得更慘。

根據曆屆奧運會相關數據顯示,門票收入並不是奧組委的主要收入來源,商業化經營的電視轉播權與奧林匹克贊助計劃才是更為重要的那一部分。

恰巧的是,東京奧運會正是轉播技術爆發的一屆。國際奧委會預估,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電視覆蓋率預計將是2016年里約奧運會的兩倍左右。

而在美國和歐洲,電視和數字平台上進行轉播時長預估將達到創紀錄的7000小時和4000小時——雖然是空場比賽,但奧運媒體轉播商的報導覆蓋量將高於往屆。

據國際奧委會數據顯示,如果東京奧運會沒能舉辦,那麼他們不得不退還40億美元的電視轉播權收入,這筆收入占總收入的73%。

於此同時,贊助商也成為了東京奧組委“續命”良藥。

根據國際奧委會2020年發佈的公開數據,東京奧運會的贊助商分四個級別,其中頂級合作夥伴14家,他們直接與國際奧委會簽署贊助合同。另外三個級別是東京奧組委簽下的68家國內贊助商,其中包括15家金牌合作夥伴、32家官方合作夥伴和19家官方支援商。

奧運延期前,東京奧組委與贊助商簽訂的合同金額超過33億美元,是同在亞洲舉辦的2008北京奧運會3倍之多。這一贊助金額不僅創下奧運歷史新高,也超過最近兩屆世界盃的贊助金額總和。

而在奧運延期後,68家國內贊助商“壓哨”達成合同延長協議,為此東京奧運又拿到了一筆220億日元(約合12.9億人民幣)的贊助費。

彼時,時任東京奧組委主席森喜朗十分興奮,“就在邁入新的一年的時候,我們將繼續在所有相關人員的支援和幫助下積極籌備,打造一個適合疫情後世界的奧運會和殘奧會。”

可以想像,如果停辦奧運,光是轉播版權和贊助費用的賠償和退還,就夠奧組委喝一壺了。

奧運經濟,牽一髮而動全身

除此之外,奧運經濟早已不是東道主東京一個人的事情,而是牽一髮動全身的系統工程。

我們以擁有奧運會美國轉播權的NBC環球為例。

2020年3月NBC環球宣佈,已經通過東京奧運會售出價值12.5億美元的國內廣告,超過了2016年里約奧運會的銷售額。

NBC環球首席執行官傑夫·謝爾在一次投資者會議上表示,在收視率的助推下,東京奧運會 “可能是其公司歷史上最賺錢的一屆奧運會。”

而對於各單項協會來說,奧運的分紅更是“指望吃飯的傢伙”。

據國際奧組委數據顯示,總部將會向大大小小的各國奧委會分配5.49億美元,用於奧運團結計劃和其他款項支出。

這筆資金的一部分用於資助奧運獎學金項目,為有需要的運動員提供每月培訓補助金和旅行補貼,以參加奧運會資格競賽。

不僅是發展中國家和地區需要這筆費用,不少發達國家同樣指望著這筆錢。

英國奧林匹克協會在其年度報告中提出,如果今年夏季奧運會被取消,可能會導致協會出現財政危機。

其中一位董事表示:“如果奧運會被取消,會產生實質上的不確定性,這可能會讓人嚴重懷疑協會能否繼續經營下去。”

因此,當奧運會成為“牽一髮而動全身”的系統工程時,東京奧組委不得不硬著頭皮也要辦下去。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