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信息傳遞者:一路哭著回家,為村民拍視頻報平安

2021年07月24日08:15

  原標題:“孤島”信息傳遞者:一路哭著回家,為村民拍視頻報平安

  她用手機拍下了鄰居們給外地家人報平安的視頻,離開米北村之後,她一一發了出去,視頻里人們大多重複著一句話,“沒事兒,別擔心。”

  全文1954字,閱讀約需4分鍾

  新京報記者 趙敏 實習生 吳夢真 編輯 劉倩 校對 李立軍

  一場暴雨讓夏豔和老家失去了聯繫。

  7月20日至21日,鞏義市米河鎮全鎮停水停電、通訊受阻,成了一座“孤島”。

  夏豔擔心隻身一人在老家的82歲爺爺,不顧洪水暴雨、道路斷絕,一路哭著開車進入“孤島”。她說,“我不想熬了,也不想等了,我想回去找我的家人。”

  ▲7月21日,夏豔看到米北村外的一座橋已經被水衝斷,只有一段露在外面。受訪者供圖

  她見到了塌方的道路,洪水肆虐的村莊,也見到了牽掛的爺爺,還有渴望向外報平安的鄰居們。她用手機拍下了鄰居們給外地家人報平安的視頻,離開米北村之後,她一一發了出去,視頻里人們大多重複著一句話,“沒事兒,別擔心。”

  7月22日,米河鎮副書記劉銳镔告訴新京報記者,米河鎮已初步恢復部分通信,目前網絡基本通暢,受災數據正在收集,水電方面也正在恢復中。

7月21日,夏豔看到蹲在路邊吃飯的救援人員。受訪者供圖
7月21日,夏豔看到蹲在路邊吃飯的救援人員。受訪者供圖

  以下為夏豔的自述。

  我是鞏義市米河鎮米北村人,平常在鄭州,老家只有82歲的爺爺一個人。

  7月19日,我跟爺爺通電話,他說家裡下雨了,但沒說有多嚴重。20日,我知道米河鎮受災的消息後,就開始聯繫老家,電話根本打不通,洪水一來,那邊斷水、斷電、斷信號,我得不到一點消息。

  我在朋友圈、抖音能刷到很多地方受災嚴重的視頻,但大多數是市區、縣城這種手機有信號能發出去的地方,我家那邊一點消息都沒有,特別擔心家人,都做了最壞的打算。

▲7月21日,米河鎮集貿市場附近,黃色的水流正快速向前流動,沒被淹沒的地方堆滿了磚塊。受訪者供圖
▲7月21日,米河鎮集貿市場附近,黃色的水流正快速向前流動,沒被淹沒的地方堆滿了磚塊。受訪者供圖

  21日淩晨2點,我想連夜開車回家,發現國道全部被衝毀。路不通,天也太黑,我沒敢繼續走,回家後一晚上沒睡,早上6點多又出發了。

  我在路上的時候,發了個朋友圈:我不想熬了,也不想等了,我想回去找我的家人。我是哭著開車回家的。

  從鄭州到鞏義要走中原西路高架,這個路是新修的,沒多少年。路上有從山上滾下來的石頭。我從中原西路繞到國道上,國道是挨著河道建的,國道兩邊基本上都被衝毀了,最嚴重的是有一截直接衝斷了。河道上的橋也基本衝沒了。

  通往米河鎮的很多路被泥土、石塊阻斷,還有塌陷,米北村外的一座橋也被水衝斷。村里路兩邊有幾輛車被衝壞擠壓變形,地上積了一層厚厚的黃色泥沙,只能小心翼翼通過這個路段。

▲7月21日,通往米北村的路旁,一輛紅色大客車的車身紮進了大量樹枝。受訪者供圖
▲7月21日,通往米北村的路旁,一輛紅色大客車的車身紮進了大量樹枝。受訪者供圖

  這一路,手機信號中斷,沒有辦法導航,我就憑著經驗,邊走邊問,平時20分鍾的路程,我繞了2個多小時,好不容易才到家。

  我應該是最早一批回村的人,21日早晨8點多到的,所幸家裡一切都好。

  我們家是兩層樓,房後就是河道,蓋房時把地基起得高,所以我們家沒進水,房子也沒什麼事。但是附近那些以前蓋的瓦房,石頭壘的牆,基本上都塌了。村里一家超市對面一根電線杆呈45度傾斜狀態,支撐在水中。

  看到我從小長大的地方一片狼藉,那一刻,我滿眼都是淚。

▲7月21日,夏豔拍攝的米北村內道路情況。受訪者供圖
▲7月21日,夏豔拍攝的米北村內道路情況。受訪者供圖

  家裡安排好了,我就去鄰居家,挨個幫他們報平安。能力有限,路也不好走,我就去了5家。大家手機都沒信號,只有我帶回去一個手機在樓頂上才有微弱的信號,鄰居就用我的手機給家人報平安,也有鄰居問我借充電寶。

  我還給他們錄報平安的視頻,回到有信號的地方,再把這些視頻發給他們在外地的家人。視頻里鄰居們都說,“人也沒啥事,不用擔心了。”

▲夏豔給村民錄報平安的視頻。受訪者供圖
▲夏豔給村民錄報平安的視頻。受訪者供圖

  我小學同學的媽媽,我去給她拍視頻的時候,把手機鏡頭對著她,問她要不要跟你家閨女說點啥,她就說了一句,“要去你姥姥家裡,沒事兒。”說完,我看到她的眼眶就紅了。

▲夏豔給村民錄報平安的視頻。受訪者供圖
▲夏豔給村民錄報平安的視頻。受訪者供圖

  

  我想帶爺爺離開村子,他比較倔,死活不走,說家裡邊還有兩隻雞,他走了就沒人喂雞了。

  我能理解他,他不願意離開生活了一輩子的地方,而且他比較要強,雖然80多歲了,但總不想麻煩我們。

▲米北村災情通報微信群裡,大家在感謝夏豔帶來家人的消息。受訪者供圖
▲米北村災情通報微信群裡,大家在感謝夏豔帶來家人的消息。受訪者供圖

  我們在外面的老鄉建了一個米北村災情通報微信群,群裡有200多人,大家互相打聽情況,拜託回村的人幫忙聯繫家人,說“報個平安就好”。

  我離開村子後,把給鄰居拍的報平安的視頻發給他們的兒女。其中有一個是我同學嬌嬌,她說,她媽媽是個特別愛美的女人,這大概是媽媽一生中最邋遢的時刻,但擔心了這麼久,終於看到了家人沒事,她很安心。

▲嬌嬌的媽媽正在通過錄小視頻的形式給家人報平安。嬌嬌稱自己媽媽是個特別愛美的女人,這是她一生最邋遢的時刻。但看到媽媽自己很安心。受訪者供圖
▲嬌嬌的媽媽正在通過錄小視頻的形式給家人報平安。嬌嬌稱自己媽媽是個特別愛美的女人,這是她一生最邋遢的時刻。但看到媽媽自己很安心。受訪者供圖

  我聽到後那種感覺,很高興,但也很難過。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