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東京八分鐘”到“超級變變變”,奧運會開幕式究竟經曆了什麼?

2021年07月24日16:12

原標題:從“東京八分鐘”到“超級變變變”,奧運會開幕式究竟經曆了什麼?

原創 張曉欣、郭亨宇 次元研究 收錄於話題#奧運會1#開幕式1#超級變變變1#東京1

“東京八分鐘是開題報告,開幕式是畢業論文。”

北京時間7月23日19時,東京奧運會開幕式在東京國立競技場舉行,理念為“United by Emotion”(情同與共)。

因新冠疫情,2020年東京奧運會被迫延後一年,開幕式上的多項表演也以疫情為主題,比如演員森山未來的獨舞,是對在新冠疫情中逝去的人們表達緬懷。在嚴峻的疫情形勢下舉辦奧運會實屬不易,但這稍顯沉重和壓抑的舞台氣氛,難免讓期待著澎湃活力的觀眾感到失望。

▲ 森山未來

不過在隨後的代表團入場儀式中,《勇者鬥惡龍》的遊戲音樂《序章:ロトのテーマ》一響起,或許世界各地屏幕前的玩家都會驚喜不已:伴隨各代表團入場的BGM是多款日本遊戲的經典音樂,代表團的標誌牌被設計為漫畫對話框的樣子,舉牌手的服裝設計靈感則來自於創作漫畫時使用的網點紙。

在此之前,從未有一屆奧運會完全採用源自遊戲的音樂組成入場儀式歌單,也沒有哪個國家,能像日本一樣擁有這麼多經久不衰的遊戲IP,積存如此豐厚的遊戲音樂庫。

以下為東京奧運會入場儀式完整曲目表(共19首):

勇者鬥惡龍:《序章:ロトのテーマ》

最終幻想:《勝利のファンファーレ》

傳說系列:《スレイのテーマ~導師~》

怪物獵人:《英雄の証》

王國之心:《Olympus Coliseum》

超時空之鑰:《カエルのテーマ》

皇牌空戰:《First Flight》

傳說系列:《王都-威風堂々》

怪物獵人:《旅立ちの風》

超時空之鑰:《ロボのテーマ》

刺蝟Sony克:《Star Light Zone》

實況足球:《eFootball walk-on theme》

最終幻想:《MAIN THEME》

夢幻之星 宇宙:《Guardians》

王國之心:《Hero's Fanfare》

宇宙巡航機:《01 ACT 1-1》

尼爾:《イニシエノウタ》

沙加系列:《魔界吟遊詩-サガシリーズメドレー2016》

靈魂能力:《The Brave New Stage of History》

第一首曲目毫無疑問,也再次印證了《勇者鬥惡龍》在日本的“國民級”地位。從1986年首部作品《勇者鬥惡龍 I》發售以來,該系列已誕生11部本傳和多部衍生作品,不僅每一部本傳銷量均在百萬以上,且遊戲中的許多創新機製被後來者借鑒,對日式 RPG 遊戲的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 《勇者鬥惡龍》

據日媒報導,在《勇者鬥惡龍 I》開發完成之際,製作人堀井雄二認為遊戲原始配樂並不令人滿意,因此決定將發售日延後一週,邀請知名作曲家椙山浩一為遊戲重新譜曲。椙山浩一在這七天中連寫八首曲目,植入遊戲中,而本屆奧運會入場儀式的首支 BGM《序章:ロトのテーマ》,是椙山浩一在五分鐘內寫就的。

除此之外,曲目表的每一首音樂,背後都有一個無比耀眼的遊戲IP。老資格的《最終幻想》已有34年歷史,稍年輕的《傳說系列》也已走過26個年頭,至於《怪物獵人》《尼爾》《實況足球》.......仍然是各自遊戲類型里,玩家心中經久不衰的人氣大作。

一個有意思的現像是,曲目表中的音樂多為早期遊戲作品的配樂。固然是因為經典需要時間的積澱,同時也是由於早期的遊戲畫面受到硬件限製,而音樂則在視聽表現上承擔著輔助視覺、營造沉浸感的重要功用,給那一代甚至幾代玩家,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記憶。

▲ 《怪物獵人:崛起》遊戲截圖:eShop

這串意外而驚喜的曲目,在非遊戲玩家看來可能雲裡霧裡,但對遊戲迷來說,大概是曾經的一些時光被引燃,進而在精神層面產生認同、共鳴不已。

時下的長線遊戲運營中,影視、綜藝等娛樂內容同遊戲的聯動屢見不鮮。從這個角度來看,也許可以說,本屆奧運會開幕式是迄今為止我們得見的最大的一場遊戲和世界的娛樂聯動。

發現自己的作品音樂被奧組委使用後,日本遊戲製作人的反應各有不同。《勇者鬥惡龍》系列之父堀井雄二在推文中稱,“入場曲響起時,我瞬間淚如雨下,讓我感覺至今傾注到作品里的35年沒有白費,感謝以椙山浩一老師為首的很多給予我支援的人。”

▲ 圖片來源:推特

也有不少製作人是和玩家在同一時間收到驚喜的。當晚接近20時,《皇牌空戰》製作人河野一聰激動地在推特告訴大家,“我們的音樂出現在奧運會開幕式了,同事剛打電話告訴了我這件事!”《皇牌空戰》作曲家小林啟樹也是在開幕式開始後,才發現東京奧運會製作組使用了自己做的音樂,激動到手抖,“謝謝各位的祝賀,做音樂真是太好了!”

19首樂曲,來自世嘉,來自Square Enix,來自萬代南夢宮,來自卡普空,因此中國玩家P了張圖:背景是東京奧運會入場儀式,“提供”二字下方的贊助商專屬位是萬代南夢宮、卡普空、Square Enix的logo。常看日劇的朋友看到此圖片時,估計耳邊已經響起熟悉的女性播音腔,“Kono band gummy wa,grandma sponsor no Tokyo day,oh Christmas!(‘本節目由以下贊助商冠名播出’的英語空耳翻譯)”

▲ 圖片來源:網絡

陣容里缺少的,是日本遊戲界那個不可能不提的存在,任天堂。5年前里約奧運會的東京八分鐘,可不是這個樣子。

當時,日本作為下一屆奧運會的主辦方,帶來了別具一格、帶有濃厚ACG屬性的八分鐘表演。

主角是足球小將、吃豆人、哆啦A夢等日本遊戲和動漫的經典IP,馬力歐在其中最受矚目:前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打扮成馬力歐,在哆啦A夢的幫助下,通過遊戲里的經典綠色管道從東京傳送到里約熱內盧,將代表奧運體育的紅球運到了閉幕式會場。

▲ 當年的“東京八分鐘”

珠玉在前,所有人都期待著奧運會開幕式會有怎樣的精彩內容,但實際上,只有“超級變變變”博得了不少掌聲——幾位表演者身穿藍白色衣物,用肢體逐一還原奧林匹克50個項目圖標,畫風讓不少觀眾想起上個世紀的日本綜藝《超級變變變》,雖然表演者有些手忙腳亂,還原羽毛球圖標時還發生失誤碰掉了球拍,但節目創意滿滿,中二又有趣,稱其“全場最佳”也不為過。

除此之外,開幕式的倉促和寡淡依然明顯。

或許在另一個平行宇宙,我們會目睹這樣的場景:體育場上空一片漆黑,一個深紅色物體快速劃過夜幕,並在人群的疑惑打消之前來到眾人眼前——那是金田正太郎駕駛著他的機車。他是經典賽博朋克動畫《阿基拉》的主角,也正是這部上映於 20 世紀末的電影準確預言了 2020 年的東京奧運會。

▲ 原策劃案,圖片來源:《週刊文春》

一同被預言言中的,還有東京的混亂。只不過與電影中所展現的末日來臨前的混亂不同,東京的混亂一部分來源於反反複複的疫情影響,另一部分則來源於開幕式策劃團隊內部。

據《日本時報》報導,阿基拉和他的機車出現在初期的奧運會開幕式提案中,當時的八人核心策劃團隊包括知名藝術創意人士野村萬齋、音樂人椎名林檎和舞蹈演藝家 MIKIKO。該策劃案的方向是以《阿基拉》中“被毀滅的舊東京”和“新東京”為意象,用科技、工業、電子遊戲和動漫等流行元素的表現來向世界傳達“舊日本”向“新日本”邁進的意義。按照那份提案,馬力歐也將再次成為壓軸人物,場地中間的泳池進行舞蹈表演時,穿著紅色泳褲的他會出現在場地兩側的屏幕上。

▲ 原策劃案,圖片來源:《週刊文春》

作為“東京八分鐘”的延續,MIKIKO 和椎名林檎都希望通過展現“現代感”來打破西方對日本的刻板印象。椎名林檎在2018年接受《朝日新聞》採訪時表示,她所理解的日本的魅力是堅持不懈、好奇心和創造力,因此用人們所熟悉的“忍者、武士和藝妓”等傳統意像是一種偷懶,她希望能將傳統與現代結合,將傳統融入日本的快速變化之中。

據《週刊文春》報導,該策劃案在提交後受到了奧委會的歡迎,但隨著疫情到來,奧運會被迫推遲後,事態開始向莫名其妙的方向發展。

首先,東京奧組委的官僚作風和嚴重的性別歧視讓許多女性參與者感到不快。為獲得對開幕式策劃的主導權,佐佐木宏與前東京奧組委主席森喜朗聯合對創意團隊的女性施壓,佐佐木宏從2020年起開始對MIKIKO採取“冷處理”策略,不再跟進她的策劃案。與此同時,他和森喜朗另起爐灶,開始策劃“宣傳日本傳統價值觀”的“昭和計劃”。

在種種職場霸淩和性別歧視行徑中,最為出格的便是佐佐木宏對渡邊直美的羞辱:據《日本時報》報導,在一次討論中,佐佐木宏竟然提出了讓體型肥胖的渡邊直美扮成豬,對著天外來物發出豬叫的“Olympig”創意。

▲ 佐佐木宏向團隊工作人員發出的消息,圖片來源:《週刊文春》

至於森喜朗,則在籌辦會議上公開表示,如果有女性成員在場,女人話太多就會浪費會議時間。由於不堪忍受職場氛圍,2020年底,MIKIKO和椎名林檎離開了策劃團隊,與此同時,幾乎全部現代的、國際化的元素都從策劃案中刪去,支援此方向的成員也基本被雪藏或離開了團隊。

▲ 原策劃案,圖片來源:《週刊文春》

然而這僅僅是混亂的開始,佐佐木和森喜朗的性別歧視行為被曝光後,先後於距開幕式不到一年時間內請辭。進入團隊接替椎名林檎的小山田圭吾又因其高中時期曾霸淩殘疾人的事件曝光後請辭,甚至接替佐佐木的小林賢太郎也因曾在社交網絡上發表反猶言論,在奧運會開幕式的前一天被解僱。

疫情不可抗力加上多次改弦更張,東京奧運會開幕式在“是否取消”的疑問聲中還算順利地演出完畢,至少沒有在流程上出現大的紕漏。但在社交平台上,關於開幕式的批評從表演開始的那一刻就已經開始:

東京8分鐘是開題報告,開幕式是畢業論文;

什麼陰間畫風,還以為轉播了貞子;

這是奧運會?真的不是在召喚克蘇魯嗎?

儘管有遊戲的加持、音樂的驚喜,但頻繁換帥造成的準備不足顯而易見。如今混亂的世界已經超出了2016年的想像力,我們看見的正是符合這混亂世界的、誕生於混亂中的造物。

頭圖來源:CFP

原標題:《從“東京八分鐘”到“超級變變變”,奧運會開幕式究竟經曆了什麼?》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