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會:數學博士後如何爆冷贏得公路自行車金牌

2021年07月26日23:30

  原標題:決戰東京·黑馬|一數學博士後如何爆冷贏得公路自行車金牌?

荷蘭選手範費羅騰(van Vleuten)在衝線後,她還激動地舉起了雙臂慶祝自己“奪冠”。本文圖片 人民視覺
荷蘭選手範費羅騰(van Vleuten)在衝線後,她還激動地舉起了雙臂慶祝自己“奪冠”。本文圖片 人民視覺

  據外媒報導,北京時間7月26日,在女子公路自行車比賽中,當荷蘭選手範費羅騰(van Vleuten)在富士國際賽車場衝過終點線,高舉雙臂慶祝她的第一個奧運公路賽冠軍頭銜——她沒有注意到她實際上贏得的是一枚銀牌。賽後,她被團隊告知,她的對手來自奧地利的安娜·基森霍夫 (Anna Kiesenhofer) 早在一分鍾前就越過了終點線。

本場比賽真正的冠軍,來自奧地利的運動員,瑞士洛桑聯邦理工(EPFL)的數學博士後安娜·基森霍夫。
本場比賽真正的冠軍,來自奧地利的運動員,瑞士洛桑聯邦理工(EPFL)的數學博士後安娜·基森霍夫。

  這位橫空而來的冠軍讓實力雄厚的荷蘭隊大跌眼鏡,除了運動員的身份,安娜·基森霍夫還是一位數學博士後,現在在瑞士洛桑聯邦理工大學(EPFL)做研究員,自行車只是她的業餘愛好。她之前分別在劍橋和加泰羅尼亞理工大學,拿到了數學碩士學位和數學博士學位。她在這次比賽就充分利用了自己的專業知識,通過比對手更強的計算能力獲得了優勢。

安娜的奧運參賽證明。
安娜的奧運參賽證明。

  賽後,她對記者說:“我對比賽做了規劃,我查看時間,計算可能會在何時完成多少公里,我必須吃多少食物等等。我計劃從一開始就發起攻勢,我很高興我能保持領先。”

  她這次參賽沒有團隊,沒有教練,訓練全靠自己,然後孤身一人奔赴了賽場,並最終以奧運冠軍的身份離開。

安娜在比賽過程中。
安娜在比賽過程中。
荷蘭選手範費羅騰與其他選手在騎行中。
荷蘭選手範費羅騰與其他選手在騎行中。
主車群通過OguraBashi橋。
主車群通過OguraBashi橋。
安娜奮力騎行,賽後她說,“我只是想到達終點。我的腿完全空了。我這輩子從來沒有把自己清空這麼多。”
安娜奮力騎行,賽後她說,“我只是想到達終點。我的腿完全空了。我這輩子從來沒有把自己清空這麼多。”
安娜在騎行中。未能成功衛冕的荷蘭團隊很沮喪:我們完全低估了她,她甚至沒有出現在我們要研究的名單里。
安娜在騎行中。未能成功衛冕的荷蘭團隊很沮喪:我們完全低估了她,她甚至沒有出現在我們要研究的名單里。
安娜突出重圍,一路領先。
安娜突出重圍,一路領先。
安娜突出重圍,一路領先。
安娜突出重圍,一路領先。

  在此次比賽中,在本場比賽中是騎在最前面的車群中的選手之一,安娜很快就與大部分選手拉開了10多分鍾的差距,並且決定在籠阪山口加速,安娜在騎行過程中從未回頭觀察過她的對手,最終以 3 小時 52 分 45 秒的時間完成了 137 公里的賽道,獲得冠軍。由於她的速度實在太快了,以至於很多選手都忘記了她的存在……落後她 75 秒的範費羅騰(van Vleuten),在混亂的衝線場景中並沒有意識到她的對手早已經衝線,並與她拉開了一個很大的差距,這就導致這位荷蘭選手擺了一個“奪冠的烏龍”。

  安娜在2014年前是一名鐵人三項選手,但由於受傷無法繼續跑步,無奈之下她才決定轉變為一名自行車手,沒有參加過國際大型比賽的她,今年被選入奧運隊伍當中。英國選手 Lizzie Deignan 獲得第 11 名,“我對她一無所知,”Deignan談到安娜時說,她在奧地利擁有多個國家冠軍頭銜,但在全球舞台上幾乎沒有什麼可言的。“她絕對是一個驚喜的贏家。”

左起:銀牌得主荷蘭選手範費羅騰,金牌得主奧地利選手安娜·基森霍夫,銅牌獲得者意大利選手麗莎·隆戈·博爾基尼。
左起:銀牌得主荷蘭選手範費羅騰,金牌得主奧地利選手安娜·基森霍夫,銅牌獲得者意大利選手麗莎·隆戈·博爾基尼。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