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丨看,奧運賽場上的“上海阿姨”

2021年07月26日22:00

原標題:夜讀丨看,奧運賽場上的“上海阿姨”

人在58歲的年紀,一般會做什麼?準備退休,帶孫子孫女,跳廣場舞?當然,也可以參加奧運會。

奧運選手倪夏蓮就是這樣。她今年58歲,已經參加了五屆奧運會,今年在東京奧運會上代表盧森堡參賽。倪夏蓮被稱為乒壇“活化石”,也是奧運乒乓球史上年紀最大的參賽者。

不過,終究是歲月不饒人,在女子乒乓首輪比賽中,倪夏蓮不敵小她40歲的韓國選手申裕斌,結束了本屆奧運會征程。

失利的倪夏蓮似乎沒多少悲情色彩,無論是她自己還是輿論,都很輕鬆地看待這趟“來去匆匆”的奧運之旅。畢竟,58歲的年紀,5次站到奧運賽場上,這本身就是一種勝利,恐怕也是絕大多數運動員難以企及的勝利。

倪夏蓮在接受採訪時說著一口上海話,這畫風非常接地氣。有網友說,“真的很像小區大媽去參加奧運了”。不過,這太低估倪夏蓮了,她是80年代的國乒名將,曾在1983年的第37屆世乒賽上拿到了混雙冠軍,並幫助中國女隊拿到團體冠軍。

所以,倪夏蓮可不是什麼“素人選手”,她曾是這個星球上乒乓球打得最好的人之一,並因為熱愛而堅持,坦然地走向風光不再的職業生涯暮年。在這個過程中,她的人生逐漸不再是為了體育成績,而是體育本身內化成了人生的一部分。

在崇拜力量、成績、獎牌的奧運敘事里,倪夏蓮肯定是個另類。她似乎不是來和對手一決勝負的,更像是來戰勝自己的。或許這就是奧林匹克精神的另一面:奧運會是競技的,也可以是放鬆的;是宏大的,也可以是個體的;是外向的,也可以是自足的。

這是奧運會在兩個多星期的賽程之外,對於芸芸眾生更深遠的教益:人生,就是應該熱愛生活,挑戰自我,永不言敗。勝負、獎牌,不過是這一精神的具象載體,而不是意義的全部。

當然,作為全世界最高水準運動員的競技場,奧運會的競技性、觀賞性、刺激性也很重要,否則奧運會也沒什麼好看了。只不過,奧林匹克精神是多元的,今天人們對奧運會也早已很熟悉了,更應該認可這種多元。

看奧運,在劍拔弩張、屏息凝神的緊張中,也不妨帶一點雲淡風輕的鬆弛。

這兩天發生的一些輿論事件,更突顯了學會鬆弛的必要。比如射擊運動員王璐瑤在失利後被網暴,這也說明一些觀眾神經太緊張了,勝負心太強烈了。其實完全沒必要,爭金奪銀固然令人驕傲,但失利後的淡然一笑,不也彰顯著運動員的精神強大?

其實,每屆奧運會幾乎都有類似的新聞,這些新聞與獎牌毫不沾邊,卻收穫了輿論的鼓掌叫好。比如2016年里約奧運會男子舉重105公斤B組的比賽中,基里巴斯選手卡托亞塔烏試舉失敗,但卻手舞足蹈瘋狂慶祝,當時得到了幾乎全場最熱烈的掌聲和歡呼。

這和倪夏蓮的故事有異曲同工之妙。無論世界紀錄被刷新到什麼高度,這些故事都在提醒著我們:體育最本質的意義之一,就是快樂。我們需要這樣的故事,需要這樣的快樂,奧運會也需要。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