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救命稻草”、自身業務衰落,海馬汽車何去何從?

2021年07月26日10:19

原標題:失去“救命稻草”、自身業務衰落,海馬汽車何去何從?

文/李信

編輯/子夜

海馬汽車快要失去自己的“救命稻草”。

由於鄭州暴雨影響,海馬汽車位於鄭州的生產基地已斷水斷電,處於停工狀態,其中包括為小鵬汽車提供代工的海馬鄭州第三工廠。

不過,小鵬汽車方面已經回應,表示目前海馬汽車工廠的停工狀況不會影響到小鵬汽車的生產和銷售。

這可能是因為,很快小鵬也不需要海馬了。據21世紀經濟報導,今年年底,小鵬將脫離海馬汽車,不再與海馬汽車續簽代工合作。小鵬汽車敢“拋棄”海馬汽車,源於其已經自建了廣東肇慶工廠,並且還在建造廣州智造基地以及武漢智造基地。

失去了小鵬汽車後,海馬汽車短期內將受到較大影響。畢竟當下海馬汽車的產銷數據包括了小鵬汽車產量,一旦小鵬汽車完全脫離,海馬汽車的產銷數據必將快速下跌。

這些年來,作為小鵬汽車的代工廠,海馬自身的汽車業務卻沒有什麼起色。接連推出的車型都沒在市場上跑出銷量。

海馬汽車業務的衰落,與它自身的不重視有關。這些年來,海馬將很多的精力花在了房地產開發、金融業務上,汽車業務反而被邊緣化。

海馬汽車走到今天,還能有轉機嗎?

目前,海馬剛發佈公告表示,旗下子公司一汽海馬將由一汽集團無償轉給海南省發展控股有限公司。

與一汽“分手”後,海馬汽車將回到海南省國資委的懷抱,而早在2018年博鼇亞洲論壇上,海南省就表示將在2030年前全島使用新能源汽車,成為全國首個明確提出禁用燃油車時間表的省份。

如今,在自貿港的背景下,海馬汽車作為海南唯一汽車整車生產企業,或將迎來新的發展機遇,但在新能源的大趨勢下,海馬汽車還有哪些優勢?已然落後多年的海馬汽車,還能否迎頭趕上?

1 、小鵬“拋棄”海馬

四年,或許不長,但也不短。

四年間,全球汽車產業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新能源成為主旋律,造車新勢力市值不斷攀升,傳統車企紛紛開啟追趕模式。

這時期內,原本名不見經傳的小鵬汽車,從依靠海馬汽車代工生產第一款車小鵬G3,到現在已經在自建的工廠內生產小鵬P7。

如今,小鵬汽車將徹底拋棄海馬汽車。據21世紀經濟援引小鵬方面消息稱,雙方的合作將在年底到期,不再續約。

在小鵬汽車的港股招股書中,也給出了海馬汽車代工產品的種種潛在風險:與第三方合作生產汽車須承受運營風險,而我們對此控制有限;海馬不符合協定的時間表或遇到產能限製以及質量問題,我們可能遭到延誤;成功建立品牌的能力亦可能受海馬汽車質量認知的不利影響……

小鵬汽車的考慮不無道理,自建車廠對質量和品牌都能有更高的把控。

當前,小鵬汽車的確擁有了脫離海馬汽車的能力,但對海馬汽車來說,沒有了小鵬汽車的代工業務,相當於失去了重要的“救命稻草”。

2017年,對海馬汽車來說是值得難忘的一年。

這一年,海馬汽車陷入至暗時刻。銷量從2016年的21.6萬輛跌至14萬輛,降幅達到35%,業績更是出現從2010年以來首次由盈轉虧,全年淨利潤驟降超500%,虧損近10億元人民幣,相當於過去5年的累計利潤總和。

頹勢盡顯之下,小鵬汽車的出現,可以說是給海馬汽車雪中送炭。

當年9月,海馬汽車與小鵬汽車簽署《小鵬品牌汽車合作製造框架協議》,雙方合作研發、生產、銷售小鵬新能源汽車,初步確定協議生產車型的產能為5萬輛/年,協議的有效期自簽訂之日起至2021年12月31日止。

一年後,由海馬汽車與小鵬汽車聯合投資30億元的鄭州小鵬海馬智能製造基地建成投產,一期建設年產能達到15萬輛。為了能夠造出高智能特性的產品,該製造基地還引入了大量智能化設備和控制方案。

不得不說,小鵬汽車不僅為海馬汽車帶來了建設資金,還引入了眾多智能化生產設備,這些設備將對海馬汽車的後續產品帶來重要改進。

除此之外,為小鵬汽車代工後,海馬汽車的產銷數據也頗為亮眼。

據海馬汽車披露的最新產銷數據顯示,2021年上半年,海馬汽車累計產銷量分別為1.6萬輛和1.65萬輛,同比增長為229.79%和153.39%。

從明面上看,海馬汽車似乎增長明顯,但海馬汽車的產銷數據還包括了其代工的小鵬G3的數據。

據小鵬汽車公佈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小鵬G3銷量為11242輛,而小鵬G3正是海馬汽車代工的車型。這相當於,僅小鵬G3一款車型就佔據海馬汽車總銷量的68%。

當前,海馬汽車還處於新品開發階段,也沒有完全扭轉持續經營能力疲弱的局面,一旦與小鵬汽車的合作終止,剛脫離退市危險的海馬汽車,很可能再次陷入困境。

2 、代工小鵬這些年,海馬自身產品未見起色

海馬汽車或許沒想到,原本需要它代工的小鵬汽車,如今成為了市場熱捧的造車新勢力,而自身卻依舊羸弱。

據海馬汽車公佈數據顯示,2020年海馬汽車共售出17773輛車,同比下降39.66%。當年營收為13.75億元,同比下滑70.69%;整車業務營收同比下滑87%為5.19億元,毛利率則為負8.77%。

針對銷量和淨利潤的下滑,海馬汽車在公告中表示,因為公司生產經營受到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嚴重影響,加之公司汽車產品調整仍處於攻堅階段,營銷模式創新成果尚未完全體現,公司產品市場表現未達預期,汽車產銷量同比下滑,導致公司經營業績虧損。

寥寥幾句,海馬汽車將銷量不佳的“鍋”推給了疫情。與之對照的是,2020年小鵬汽車累計交付27041輛,同比增長112%。

可見,海馬汽車為小鵬汽車代工這些年,並沒有吸取到經驗,自身產品可謂是毫無起色,否則銷量也不會如此慘淡。

據連線出行查詢海馬汽車官網來看,當前海馬汽車主要在售車型僅4款,分別為插混車型海馬6P、燃油車車型7X、8S,以及電動車型愛尚EV。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愛尚EV,其餘三款車型都是海馬汽車靈魂人物景柱回歸後發佈的車型。

2019年5月,海馬汽車發佈公告表示選舉景柱為公司董事長。這是海馬汽車創始人景柱自2013年7月辭任海馬汽車董事長職務後,再次回歸海馬。

兩個月後,定位智能SUV的海馬8S上市,發佈會在京東總部舉行,現場海馬錶示將聯手京東,打造“互聯網直賣”模式。

不過,雖然這是景柱回歸後發佈的首款車型,而且也與京東打造了新的售賣模式,但海馬8S銷量依舊不佳。海馬汽車相關數據顯示,2020年海馬8S銷量為3885輛。

2020年8月上市的海馬7X,銷量也沒有達到預期效果,全年僅售出1153輛。

顯然,在燃油車領域,海馬汽車毫無競爭力,而在新能源領域,海馬汽車的狀況也堪憂。

今年3月,海馬首款插電式混合動力車海馬6P剛上市銷售。這款定位為緊湊SUV的車型,採用了1.2L TGDI發動機+永磁同步電機的配置,插電混動狀態下油耗為1.38L每百公里,純電狀態下的續航里程僅有80公里。

海馬6P配置一般,起售價卻要16.28萬元,這一價位正是競爭最為激烈的區間。在配置不敵競品,價格還沒有競爭力的情況下,搜狐汽車數據顯示,從今年1月到5月,海馬6P銷量僅有28輛。

而在純電領域,據連線出行查詢,發現海馬汽車僅有愛尚EV一款車在售,其綜合續航里程為160km。作為一款小型車,愛尚EV定位城市短途代步,指導價為3.98-4.28萬元。

原本,愛尚EV算是填補了其他廠商不太涉及的領域,但奈何去年7月五菱旗下宏光MINIEV上市後,以橫掃一切的氣勢牢牢佔據銷量榜首,銷量甚至超越了Tesla,也讓愛尚EV望塵莫及。

據搜狐汽車數據顯示,從今年1月到5月,愛尚EV累計銷量僅為48輛。

除此之外,海馬汽車已無在售車輛。據時代財經報導,海馬汽車證券部人士表示,目前海馬汽車暫無新產品推出,實施品類戰略後主要聚焦三款車,包括插混車型海馬6P和燃油車車型7X、8S,今年年底或明年初會推出7X、8S的插混版本,屆時全都會打造成智能汽車,並搭載新的智能系統。

在燃油車領域失去競爭力,純電領域也拚不過造車新勢力,海馬汽車似乎想在油電混動領域有所突破。

理想很豐滿,現實卻過於骨感。汽車市場的“馬太效應”正在加劇,資源都在向頭部車企集中,海馬汽車的“家底”要想撐到成功實現產品突圍的那一天,實屬不易。

3 、海馬“不務正業”,這些年活下來全靠副業

儘管海馬汽車主營汽車業務毫無起色,但在其他業務上,海馬可謂把“不務正業”玩到了極致。

早在2013年,海馬汽車第一個房地產項目海馬公園就在鄭州上市,該項目位於當時規劃中的鄭州新區的核心居住區。

此後,海馬在鄭州開啟了大刀闊斧的房地產開發。經連線出行不完全統計,2015年,海馬以總價5.97億獲得鄭州經開區76畝地,成為當時新地王;一年後,海馬又豪擲15.32億拿下了鄭州經開區的地王;2017年,海馬又投入20.85億摘得鄭州北龍湖15號地……

海馬汽車之所以能夠拿地開發房地產,得益於當地政府的支援。2016年,海馬汽車將發展重心從海口轉移到鄭州,由此獲得了大量土地,用於工廠和配套資源開發。

或許是在鄭州嚐到了房地產的甜頭,此後海馬將房地產的版圖擴大到了武漢、開封等地。

據連線出行查詢海馬汽車年報,海馬旗下有海馬(鄭州)房地產有限公司、海馬萬利(武漢)房地產有限公司、開封海馬房地產有限公司等多家房地產公司。

與此同時,海馬的房地產業務也不局限在住宅上,其產品類型還包括公園、商業地產等,形態有小區、寫字樓、步行街、酒店等。

雖然海馬的房地產業務體量小,但幾乎涵蓋了大部分房地產開發類型。不僅如此,海馬還特地成立了老管家(河南)物業服務有限公司,為相關地產項目提供配套的物業服務,可謂在房地產業務上盡心盡力。

當然,海馬汽車的其他業務不只有房地產,金融業務也是重要版圖。

早在2008年,海馬汽車就成立了海馬財務,此後又相繼成立了海田小貸、海田金融、海馬基金等金融公司,還參股了海南銀行。2017年,海馬更是拿下了“一照難求”的壽險牌照。

根據官方資料顯示,目前海馬集團旗下擁有汽車、金融、地產三大產業板塊。

頗有意味的是,海馬汽車能夠不被強製退市,一直存活到現在,主要依賴的就是這些因“不務正業”而開闢的業務。

此前,由於海馬2017年、2018年連續兩個會計年度經審計的淨利潤為負值,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有關規定,海馬汽車股票自2019年4月24日起被實行退市風險警示,證券簡稱由“海馬汽車”變更為“*ST海馬”。

為了保住上市資格,海馬開啟了“大甩賣”的模式。2019年,一次性出售了401套房產和部分房地產物業;次年又陸續出售了145套房產,由此才得以“摘星”,變為“ST海馬”。

賣完房子後,今年海馬還向中國鐵路投資出售了其持有的海南銀行7%股權,轉讓價格為3.297億元。轉讓完成後,海馬持有海南銀行的股權從12%降至5%。

一系列甩賣之下,海馬汽車的證券簡稱在今年5月正式由“ST海馬”變更為“海馬汽車”,由此成功摘帽。

不過,海馬汽車摘帽與其主營汽車業務毫不相關,海馬汽車財務狀態依舊不容樂觀。今後,當海馬汽車無房產、股權可變賣時,其如何應對危機?

目前,海馬還有新的機遇可以抓住。

7月20日,海馬汽車發佈公告,中國第一汽車股份有限公司擬將持有的公司控股子公司一汽海馬汽車有限公司49%的股權、海南一汽海馬汽車銷售有限公司50%股權,無償劃轉給海南省發展控股有限公司。

本次股權劃轉完成後,海馬汽車股份持有一汽海馬股權比例仍為51%,海南控股持有一汽海馬股權比例為49%。這也意味著,海馬汽車終於與一汽正式“分手”,今後海南控股將接替一汽股份成為一汽海馬的第二大股東。

海馬汽車與一汽集團“分手”消息一出,次日海馬汽車股價直線飆升。7月21日開盤不到十分鐘,海馬汽車便被大量買單封至漲停板,當日收盤報5.53元/股,漲幅高達9.94%。

此前,海馬汽車為了獲得汽車生產資質,因而與一汽集團共同成立了一汽海馬,但一汽集團不但沒有給到海馬汽車幫助,反而還成為海馬獨立發展的阻礙。

“一汽海馬的市場表現不佳,有產品投資失敗、庫存損失大、經營水平差等原因,但最為致命的還是體製製約。一汽海馬董事會和股東會很少正常召開過,對產品、投資、研發等戰略決策慢、效率低,效果非常差。”海馬汽車董事長景柱曾如此評價。

與一汽“分手”後,海馬汽車作為海南省唯一整車製造企業,背靠著海南建設自由貿易港的契機,利用政策優勢也能開拓海外市場,同時也能獲得海南省的各種政策扶持。

失去小鵬汽車這棵“救命稻草”後,海馬汽車能抓住新的機遇,最終實現逆襲嗎?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