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昕/劉詩雯3-4不敵日本組合,國乒無緣混雙歷史第一金

2021年07月26日21:23

原標題:許昕/劉詩雯3-4不敵日本組合,國乒無緣混雙歷史第一金

在26日的乒乓混雙決賽中,許昕/劉詩雯組合遺憾3-4不敵伊藤美誠/水穀隼,無緣歷史首枚乒乓混雙金牌。

比賽中,許昕/劉詩雯先贏後輸,被伊藤美誠/水穀隼逆轉,劉國梁最擔心的事發生了……

許昕/劉詩雯組合。
許昕/劉詩雯組合。

住在熱搜里的球隊

因為賽程安排,國乒開始的幾場比賽並沒有太多轉播,但網上就已有諸多國乒相關的段子。

沒感情的鼓掌機器、送對手離開的眼神、劉國梁在水穀隼採訪背後戴金牌……國乒“人均段子手”的屬性和“凡爾賽本賽”的實力,讓國乒“住”在了熱搜里。

馬琳坐在空蕩蕩的場館裡面無表情地鼓著掌,網友形容,“他鼓掌聲之大,就像搓澡師傅給人拍背一樣。”

混雙1/4決賽中,法國組合爆冷淘汰了中國香港隊,場外旁觀的劉詩雯、許昕、馬琳三人組目送香港隊離開的眼神,又戳中了網友的笑點。

而在東京奧運會前,劉國梁做客節目時吐槽外媒報導金牌目標:“日本女隊主教練,她要拿三塊,伊藤也要拿三塊,中國如果再拿三四五塊……這金牌一共才幾塊啊?”

言下之意,大家都懂。

國乒不是神,他們也得拚

“心跳特別快,就希望趕緊比賽,投入到比賽中達到忘我的境界,才能從這種緊張中釋放出來。”這是國乒混雙亮相後,許昕賽後的感慨。

那場比賽,許昕和劉詩雯出場時,臉上寫滿凝重。“手緊”的兩人,在首局比賽9-11輸給了加拿大華裔球員王臻/張默。

當然,許昕和劉詩雯的實力讓他們很難在決賽前遇到挑戰,他們隨後便4-1拿下比賽,此後不失一局晉級決賽。

可國乒的壓力,連網友都能看得出來——混雙決賽在晚上8點舉行,但是早上8點,“昕雯組合拚奧運國乒首金”的話題就已經衝上了熱搜榜單。

評論大多是,“大家不要覺得金牌理所當然”、“運動員壓力真的特別大,盡力拚就行”、“金牌固然可喜可賀,但沒拿也不代表他們丟臉”……

作為熱度最高的項目之一,國乒承擔的壓力可想而知。而乒乓混雙,則是國乒壓力的核心。相比其他項目國乒的“雙保險”,混雙作為東京奧運會乒乓項目新增設的單項,每個協會只有一對組合參賽。

而日本,早就盯上了這塊金牌。

“歷史上第一塊混雙金牌,沒有人是擂主,誰敢拚敢打,誰狀態好,誰沒背上包袱,誰就能在心態上取得優先權。”談到金牌,許昕把姿態擺得很低。

“昕雯聯播”,從頭再來

不要心理包袱,需要敢打敢拚——這句話說起來輕鬆,但要做到,許昕和劉詩雯兩位老將卻拚盡了全力。

東京奧運會,劉詩雯已經30歲,超越了王楠成為歷史上中國女乒年齡最大的奧運會參賽者,而許昕的年齡甚至還比劉詩雯大了1歲。

身體機能的下滑,如何保持狀態,是兩人面臨的最大課題。

2019年拿到世乒賽女單冠軍的劉詩雯,在此之後飽受傷病困擾,缺席了5站比賽。於是奧運延期後,“小棗”選擇手術。手術一耽誤就是5個月,直到2020年年末,劉詩雯才回到乒乓球檯。

3月的全運會乒乓球預選賽,許昕形容劉詩雯:“我感覺她現在最多恢復7成吧。”

從狀態頂峰到從頭再來,劉詩雯要在國乒的廝殺中一點點把狀態拉起來,難度可想而知。

看著搭檔劉詩雯受傷,再加上奧運延期,許昕的壓力也有增無減,“去年那段日子太難受了,睡不著覺,一天三個小時睡眠吧。就是精神不正常,那段我也不知道怎麼了,是抑鬱了還是什麼了,就覺得人不正常。”

於是,5月的奧運模擬賽第一站,“昕雯聯播”四分之一決賽爆冷出局;模擬賽第二站,“昕雯”決賽被連扳3盤逆轉……

雖然沒能贏到最後,但“昕雯聯播”組合的狀態,在輪番的磨礪中,一點點打了出來。

想成戰神,要先練心

許昕曾這樣形容混雙在國乒中的地位:“只有一對選手打奧運會,領導和教練對我們是格外的期待,也格外的擔心,因為輸了就什麼都沒了。”

常勝將軍,位置擺在高處,自然要頂著常人難以想像的壓力。面臨世界乒壇的衝擊,劉國梁坦言:“只有變得更強大,你才不會害怕。”

如何變得更強?劉國梁給出的答案是:“要把奧運選手培養成‘戰神’,就需要‘戰狼’在場上給他們製造更大的困難和障礙。”

“要把每個球員都調動起來,讓這些球員像‘戰狼’一樣在場上‘撕咬’,才能把奧運陣容打造得更強,更具有戰鬥力。”劉國梁這樣形容此前模擬賽的作用。

“我們也敢於電視直播,就是敢於讓所有的對手去研究,這顯示出我們的自信。”

而對於“昕雯聯播”組合,他們自組合以來到2020年2月德國公開賽,曾取得33勝1負的戰績,混雙組合對他們來說似乎沒有太多挑戰性。

這對於國乒來說問題不大——上男雙!

早在兩人磨合的一開始,劉國梁就透露兩人常常和男雙對練:“在隊內賽的時候,他們都是讓2分或3分去打的,好幾對男雙組合都打不過他們。”

最後一次模擬賽,國乒教練還特意給“昕雯”設計了一系列非常規賽程,其中就包括安排了孫聞/薛飛、林高遠/張瑞、王楚欽/孫穎莎三對各具特色的對手。

“球已經練得很紮實了,更多的時候是練心,特別是奧運的賽場,練心對運動員來說是最難的。”劉國梁說。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