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汽車通過港交所聆訊 造車新勢力為何“相約”回港?

2021年07月27日09:38

中新經緯客戶端7月26日電 繼小鵬汽車完成港股雙重上市之後,理想汽車也在加速回歸港股。26日,理想汽車通過港交所聆訊,高盛、中金為聯席保薦人,瑞銀集團為財務顧問。據業內人士透露,蔚來汽車也早有回港計劃。造車新勢力中概股為何集體瞄準港股?

披露新車規劃

理想汽車將尋求作為具有不同投票權架構的發行人申請雙重上市。據招股書披露的理想汽車最新持股情況,理想汽車董事長兼CEO李想持股23.79%,可行使投票權為75.74%,美團持股13.23%,投票權為4.21%,王興個人持股6.76%,投票權2.15%,樊錚持股4.46%,投票權1.42%。

相較於其它兩家造車新勢力,理想汽車只有理想ONE一款車型,採用的是自研的增程式技術。從理想汽車6月成績單來看,其在6月交付7713輛理想ONE,同比去年6月增長320.6%,第二季度理想汽車交付量也達到17575輛,均創下紀錄。

理想汽車在招股書中披露了對未來產品的規劃。其中,理想汽車正在開發X平台,它繼承了理想ONE現有的增程式電動汽車平台,並配備了下一代增程電動動力系統。理想汽車計劃於2022年推出X平台上的首款產品——全尺寸豪華增程式電動SUV,並於2023年在X平台上推出另外兩款SUV。

同時,理想汽車表示正在大力投資高壓純電動汽車技術,專注於開發擁有超快充電能力的純電動汽車,或高壓純電動汽車。“我們正為未來的高壓純電動車型開發兩個平台—Whale及Shark。自2023年起,我們計劃每年至少推出兩款高壓純電動車型。”

定價方面,理想汽車聚焦中高端價位。“戰略性地專注於價格位於人民幣20萬元至人民幣50萬元之間。”

根據過往經驗,汽車製造商會定期推出新的改進車型,以跟上市場的步伐。為保持競爭力,理想汽車表示,可能需要比原計劃更早或更頻繁地推出新車型及對現有車型進行改進。

不過,在風險提示中,理想汽車稱無法保證對理想ONE的改進,亦無法保證推出任何新車型或改進款不會影響現有車型的銷量。此外,公司依靠第三方供應商開發及供應車輛的許多關鍵部件及材料,如果供應遭遇困難,也可能會延遲交付車輛。“我們或會遭遇來自供應商對汽車所使用的原材料或零部件的供應中斷,其中若干供應商是為我們提供零部件的單一供應商。”理想汽車稱。

預計2021年虧損繼續擴大

在新車未產出前,大量的研發投入成了壓在理想汽車上的一座“大山”。據理想汽車披露,其業績記錄持續處於虧損狀態,於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以及2021年第一季度,分別淨虧損人民幣15億元、24億元、1.5億元及3.6億元。

而理想汽車直言,預計2021年淨虧損將繼續擴大。“過去錄得淨虧損、經營活動的淨現金流為負,而且尚未實現盈利,此種情況在未來可能還會持續。”

招股書披露,理想汽車需要大量的資金來進行研發、擴大產能,2021年淨虧損擴大的原因也主要是持續投資未來車型的研發和自動駕駛解決方案,還有生產設施及消費、服務網絡的擴張。2020年以及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理想汽車的研發費用分別為人民幣11億元、5.15億元,分別占收入總額的11.6%和14.4%。而理想汽車預計,未來的研發費用還將繼續大幅增加。

理想汽車還表示,將繼續投資於理想ONE的產能擴增,擴建常州製造基地、零售門店、展廳、交付及服務中心,以及投資研發工作。而該等投資可能不會帶來收入增加,未來的經營性淨現金流可能再次為負。

集體回港透露哪些信號?

除了理想汽車自身的經營情況,其回港動作也受到行業關注。在“燒錢”的造車生死場上,上市曾被視為贏得入場券的重要途徑。“蔚小理”則成為造車新勢力里率先晉級的玩家。截至發稿,據Wind顯示,“蔚小理”三家市值分別為672億美元、349億美元、274億美元。

而回港卻成了這三家中概股的“默契”選擇。7月7日,小鵬汽車正式在港掛牌上市,成為港股“智能電動車第一股”。如若不出意外,緊隨其後的理想汽車將很快登上港股。此外,蔚來汽車早在今年3月就被多家媒體曝出已在港提交二次上市申請,但因股權問題延誤進程。

如何理解這一趨勢?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教授盤和林在接受中新經緯客戶端採訪時表示,新勢力中概股當前依然處在虧損燒錢階段,需要資本支持。A股當前對於虧損期的風險投資偏好不高,而美股當前融資有一些限製,大多數造車新勢力雖然在美股上市,但介於長期融資需求,需要拓展融資渠道。所以,港股是比較理想的目的地,不僅僅為了IPO融資,也是為了保留一個融資渠道。

對中概股回港上市的趨勢,廣發證券曾分析,一方面,股權結構複雜、外資股東占比較高的中概股私有化退市成本較高;另一方面,若存在VIE架構,中概股採用“雙重上市/第二上市”回歸A股也面臨一定限製。

“VIE結構”是很多企業為了赴美上市採取的一種模式,指境外上市實體在境內設立全資子公司,該全資子公司並不實際開展主營業務,而是通過協議的方式控製境內運營實體的業務和財務,使該運營實體成為上市實體的可變利益實體。同股不同權主要指企業可發行具有不同程度表決權的兩類股票,以使管理層獲得更多的表決權。

“但是,雙重上市對於上市公司有一定成本,需要管理兩地,協調各種製度體繫上的衝突,需要報送更多材料,也會遭遇意外的監管,由於區域跨度存在,也需要更多地信息披露。有利之處在於,可以多一個融資渠道,雞蛋不要放在同一個籃子裡,融資信用風險得以分散。”盤和林稱。

值得注意的是,理想所面臨的虧損問題,也是“蔚小理”們的普遍現狀。2018-2020年,蔚來淨虧損分別為114.13億元、119億元和53.04億元,合計286億元;小鵬汽車的淨虧損分別為13.99億元、36.92億元、27.32億元,合計78億元。

盤和林認為,長期來看一定要實現盈利,品牌才能最終找到出口。“當前資本市場風險偏好較高,源自於全球部分國家和地區實施比較寬鬆貨幣政策,但這個情況並非永續,我們要擔心一旦週期逆轉,這些企業的資金流是否可以長期支持其持續性的虧損。所以,企業要抓緊找到盈利模式,擺脫風險。”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