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會能否借新項目“潮”向年輕人

2021年07月27日04:27

原標題:奧運會能否借新項目“潮”向年輕人

7月26日,東京奧運會滑板女子街式賽,2005年出生的中國小將曾文蕙闖進決賽,儘管最終排名第六,但這一成績也創造了中國滑板的奧運歷史。視覺中國供圖

“滑板能開拓眼界,能讓氣質更‘潮’,希望你們喜歡滑板,更希望未來能有更多中國滑手可以和我並肩作戰。”7月26日,東京奧運會滑板女子街式賽,2005年出生的中國小將曾文蕙闖進決賽,儘管最終排名第六,但這一成績也創造了中國滑板的奧運歷史。

這個16歲的中國女生在賽後的呼籲完全符合國際奧委會向“年輕化”改革的初衷。2016年,國際奧委會正式宣佈棒壘球、空手道、滑板、競技攀岩和衝浪等5大項目成為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正式比賽項目,這些項目均貼有“年輕”“時尚”的標籤,換言之,符合曾文蕙看重的“潮”。

“現在的年輕人有很多選擇的機會,不能指望他們找上門來,我們必須主動作為。”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早就意識到,在商業電影、娛樂節目以及電子遊戲的“競爭”下,“還有誰來看” 已經是現代奧林匹克發展遇到的不小難題。

當這些年輕化的項目真正登上奧運舞台後,巴赫的設想已初有成效。

年輕的參賽者都在這裏

東京奧運會滑板女子街式賽的發佈會上,一位記者向台上獲獎的三位選手提問:“你年輕時選擇滑板……”聽到“年輕”一詞,滿頭銀髮的主持人不禁笑起來:“她們現在還不夠年輕?”他兩手一攤,作出驚訝的表情,滿場記者的笑聲透露一個事實:真正年輕的參賽者幾乎都在這裏了——領獎台上的三人均為“05後”。

獲得冠軍的日本選手西矢椛出生於2007年8月30日,她成為奧運會近51年來最年輕的金牌獲得者,而銀牌得主巴西選手蕾莎·萊爾則更加年輕,出生於2008年1月4日。即便是三人中最年長的銅牌選手中山楓奈,也不過16歲。

當這群未成年的運動員走進發佈廳後,幾乎全場成年人放下正在忙活的稿件,起立為她們鼓掌。不可否認,這群年輕人在賽場上的表現抓住了觀眾的心,無論此前是否瞭解這項運動,只要看她們每次騰空而起,都會提心吊膽,看她們穩穩落地或是跌倒站起,場上都能默契地爆發出讚賞的“哇”和心疼的“哦”。

可場上的女生們卻一副“玩兒”的樣子,尤其“大絕招”失敗後,幾乎沒人垂頭喪氣,來自菲律賓的女滑手馬吉林·迪達爾從道具上摔下,重重地“坐”在了水泥地上,但她立馬兩手朝天,露出白牙大笑,像極了喜劇演員的“救場”。這個來自菲律賓一座小城的女孩,其實早已聞名,因為她依靠滑板改變了全家的生活,此前,全家靠著媽媽賣炸鵪鶉蛋的微薄收入維持,家庭條件簡陋到連一張像樣的沙發都沒有,但在屋子一角,她的滑板和鞋整齊擺放。當在亞運會奪冠後,迪達爾立刻成為了菲律賓的焦點,也進入了贊助商的視野,此後,全家搬進了一個真正像樣的家。

樂觀、自信、足夠鬆弛,這個賽場上音樂不斷,隨著旋律舞動身體的選手也隨時能被鏡頭捕捉,甚至有“大神”級選手滑行時,手裡還擺弄著手機。只有賽場正中的奧運五環時刻在提醒觀眾,這可是奧運會的比賽。

曾文蕙也在屢次跌倒後始終保持微笑,“跌倒和受傷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賽後接受採訪,曾文蕙的褲子右腿膝蓋處透出一片淡淡的紅,“剛才把之前的疤給碰掉了,沒什麼。”她笑著拍了拍褲腿上的灰,似乎沒人提及,自己都沒察覺疼痛。但她能記住的是,這是自2017年從武術跨項到滑板後,她在國際賽場首次闖進決賽,而同場還有自己欣賞的女滑手西村碧莉,“她滑行的狀態和速度都讓人很舒服”。曾文蕙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透露,因為個性靦腆加上語言差異,她在賽場上幾乎沒主動和這位知名的日本滑手打招呼,但每次都會在旁觀賽,而今天,她們相遇在奧運會的決賽中,曾文蕙主動上前和西村擊拳,“我就說了加油。”

在社交中表現主動,這是曾經的曾文蕙“絕不可能”的行為。曾文蕙今年16歲,來自廣東省肇慶市廣寧縣橫山鎮曾村,她曾是一名武術運動員,自2017年年底通過跨項選材入選中國滑板集訓隊。因其良好的身體素質以及反應靈活、身體協調性強等特質,僅用半年多時間,便完成了從武術到滑板的跨項轉變。

可更難轉變的是性格。起初,性格內向的她不太懂得和其他滑板選手交流,甚至當陌生人給予鼓勵,“有點不知道怎麼回應別人,又害怕別人覺得你沒有禮貌”,但滑板項目的熱情、勇敢和自由,逐漸讓曾文蕙不得不走近人群,一開始,是學習他們的手勢以及穿衣風格,漸漸地,自己在技術動作上越來越熟練,信心也催熟了勇氣。

她記得,每次大賽前臨時適應場地,其他選手紛紛下場,她總是不好意思地“謙讓”,可慢慢地發現,滑板運動中,堅持自我、表達自我很重要,這般“謙讓”只會讓自己在比賽中因準備不足吃虧。她要學會把賽場當成自己的主場。

12歲之前,曾文蕙的主場是武術,但她害怕被注視,歡呼聲偶爾會令她恐懼,“因此武術成績一直沒有突破”。沒想到主場變成滑板賽場,歡呼聲有增無減,她仍不得不站在場中央,奇妙的是,隨著練習滑板的天賦轉換成一個一個“超帥的動作”,她竟習慣了這種氛圍,甚至已經開始期待觀眾的喝彩。

在質疑和肯定中摸索

在東京奧運會進行新增項目調整後,北京體育大學教授黃亞玲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因奧運會規模呈現日益龐大的趨勢,給舉辦國家帶來的壓力日增,也讓一些弱小國家望洋興歎,因此,羅格曾在奧運會設項上有過"瘦身"的改革。而巴赫上台後,夏季奧運會則突破了 28 個大項的限製,東道主也將在設項上擁有更多的主動權,取而代之的是另外幾個 "數量帽",如夏奧限製10500名運動員、5000 名註冊官員、310 個小項,“這樣的方案,給奧運會吸引年輕人熱衷的體育項目加入騰出空間。”

在巴赫看來,這5個項目就是一次面向青年群體的創新,“它們原本在日本就廣受歡迎,在奧運會之後也將成為重要的奧運遺產。”

但隨著備受矚目的滑板兩枚金牌都落到日本選手手中,質疑聲也浮現。在今天的發佈會上,就有歐美記者提問:“連續奪得兩枚金牌,日本的滑板水平真的那麼高嗎?”

質疑與滑板項目的特殊性不無關係。作為一項曾經流行於街頭的“小眾”項目,不同於其他奧運項目有高度統一的標準,滑板除了看中技術動作的難度和完成度,還看中選手的創意和風格,而這一部分,既是容易產生主觀影響的空間,也是滑板“街頭文化”不可退讓的陣地。最關鍵是,滑板的比賽場地鮮有統一標準,每次大賽的賽場設計也是“創意”的一部分,“我們習慣了田徑場400米跑道,足球12碼罰球點,但滑板賽場很少有固定的標準,這也是項目一大特點。”2017年中國滑板為備戰奧運“白手起家”時,當時主管滑板項目的中國輪滑協會秘書長黃強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每次比賽場地的設計圖也不會提前很早公佈,為的是降低給選手“模式化準備”的機會。

7月25日,男子街式賽有“滑板機器人”之稱的美國選手休斯頓在決賽5個“大絕招”展示中只成功了一次,不少名將也紛紛失誤,“在場地熟悉程度方面,東道主是否會具有優勢?”這樣的疑問甚囂塵上。但輸掉比賽的休斯頓不僅摘帽向現場記者和教練致意,還主動祝賀冠軍崛米雄鬥,面對為他抱不平的聲音,他堅定地表示,“今天只有一個勝利者,那就是滑板運動。”

對滑板這樣的項目來說,“進奧運”不一定皆大歡喜,提倡自由、隨性的項目愛好者往往擔心,奧運會變成一個框,框住靈感、框住那些從街頭生長出的活力。衝浪也有同樣處境,北京交通大學在讀研究生李宸想是一名衝浪愛好者,但她發現,在國內很多沿海地區的浪都很小並不適合衝浪,體驗價格也比較貴,且在很多人看來,衝浪還是一項很危險的極限運動,因此,當得知奧運會上有衝浪項目,她期待能讓更多人瞭解這項運動,將來可以遇到更多誌同道合的朋友,“中國如果參加的話,希望能有個好成績吧。”

遺憾的是,因與國際高水平運動員還有一定差距,中國隊未獲得東京奧運會參賽資格。

東京奧運會的衝浪比賽將在太平洋沿岸的千葉縣舉行,“我看到東京奧運會的衝浪場所是在釣崎海岸,我馬上記住了這個名字,為的是之後要過去衝浪。”美國範德堡大學準研究生夏東洋表示,“衝浪走進奧運會,定會增加這個運動項目的熱度,也許我今天去衝浪沒有那麼多規則,隨著這個體育項目的發展和規範,以後可能會有更多的規則來製約,那樣我就不喜歡了。”

但對競技體育屬性更強的項目,支援的聲音成為主流。即便像棒壘球、空手道這樣具有東道主強優勢屬性的項目,在其他國家的運動員看來,能登上奧運賽場已經彌足珍貴。

作為東京奧運會新項目中的金牌大戶,空手道將產生8枚金牌,日本隊在該項目上早已野心勃勃。即便勢單力薄,代表中國出戰的兩員女將尹笑言、龔莉也表示,即便競爭激烈,也是期盼已久的機會,尹笑言此前對媒體表示:“我是真期待奧運會,因為這是人生當中第一次,對我來說也可能是唯一一次,我希望能站上最高領獎台,我真的太渴望了。”

設男、女全能2枚金牌的競技攀岩同樣吸引了年輕人目光,奧運賽場上,中國攀岩隊的兩名“00後”運動員潘愚非、宋懿齡將分別參加男、女全能比賽。在北京大學山鷹社現任理事、前攀岩處處長陳淩霄看來“對攀岩的年輕人意義重大”,他表示,入奧非常利於宣傳這類小眾化運動,也糾正了一般人對攀岩的固有偏見,同時,有利於增強攀岩年輕人的文化認同感,“攀岩不再只是一群‘野孩子’的遊戲,而是受到奧運會認可的正式運動項目”,他期待,入奧能有利於促使政府及社會組織主導及協助構建一個能讓更多人參與攀岩的項目環境。

而堪稱日本國民運動的棒壘球,重返奧運的消息早已讓中國棒球人充滿期待,即便中國棒球隊不會出現在本屆奧運賽場,但對國內日漸增加的棒球愛好者來說,他們相信入奧能讓棒球得到更多的重視,從而改善棒球項目發展環境,“目前,我們畢業後繼續從事棒壘球相關事業的情況不容樂觀。比如,我畢業回家之後就很少有機會能接觸棒壘球運動,畢竟這是一個團體運動。”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前野馬棒球隊隊長王國彪表示,“棒壘球重返奧運”就像延伸出了一條通向未來的路,“讓更多人瞭解這個項目,也能催生出更多相關產業,我想這是給所有熱愛棒壘的年輕人的一劑強心劑。”

本報東京7月26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特派記者 梁璿 實習生 蓋姣伊 李梓昂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7月27日 04 版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