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掃碼點餐集信息,為何全由餐廳說了算?

2021年07月27日08:27

原標題:媒體:掃碼點餐集信息,為何全由餐廳說了算?

隨著掃碼點餐滲透率逐漸升高,對於它的負面聲音也越來越多。流程繁瑣、強製關注,有的甚至需要填寫用戶手機號碼等。昨日,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掃碼點餐系統銷售商發現,目前市場上的掃碼點餐系統完全可以不採集任何顧客信息即可完成點餐,是否要收集信息、收集到什麼程度,都是用戶也即餐廳說了算。

走訪掃碼點餐流程繁瑣引質疑

“您好,幾位?桌子右下角掃碼點餐,謝謝。”不知不覺,這句話已經成為絕大多數餐廳的開場白。越來越多的商家加入了掃碼點餐的行列中。

在北青報記者隨機走訪的50家餐廳中,27家餐廳在提供掃碼點餐服務的同時,也可以用紙質菜單點餐;9家餐廳沒有提供紙質菜單,只能掃碼點餐。

只需要顧客自己動動手指滑動屏幕,就能完成從點餐、下單到後廚、核銷以及結算的全過程,還可以因此減少人工的投入。掃碼點餐曾經憑藉操作簡單、數字化的優勢,一時間受到了大量餐廳經營者的青睞。但越來越多的消費者表示,在一個又一個附加環節的“捆綁”下,掃碼點餐正在逐漸變得繁瑣。

北青報記者在某快餐店體驗掃碼下單時發現,掃碼後需要信息授權,經過各種驗證,還要成為會員。點餐時要關掉不停彈出的廣告彈框。如果網絡不佳,還要經曆漫長的等待才能加載完成,中間不小心退出還要再來一遍。在整個操作過程中,跳轉了該餐廳三個不同的小程式才完成下單。

在北青報記者探訪的部分餐廳中,連使用店家的WiFi、開發票也需要掃碼,完成從這個公眾號到另一個公眾號間的反複“彈跳”。

“現在微信整個界面都是餐廳公眾號推送。有時候點完餐忘了取消關注,一天能收七八條,導致我查看微信的時候,重要消息都被刷下去了。”魏女士向北青報記者訴說了她的苦惱,每次掃碼點餐後,她就會不斷收到餐廳推送的廣告。

“我只是想點個餐,卻還要授權、註冊會員、填寫信息,流程未免太繁瑣了,就不能掃了碼直接讓我點餐嗎?”

調查掃碼後的流程由餐廳設置

只靠手機掃碼來點餐,不關注微信號,不註冊會員,不留手機號真的不行嗎?當然是可以的。在北青報記者的探訪中,4家餐廳不需要任何其他操作就能完成掃碼點餐。

據某餐飲系統服務商表示,掃碼之後的流程,餐廳可以自行設置,商家需求越多,價格也便越高,還可以提供定製系統。

該餐飲服務商介紹道:“需要採集哪些信息要看餐廳需求,登錄系統就可以查看個人信息、到店頻次、消費金額,也可以通過讓消費者註冊會員的方式,獲取消費者手機號、生日等更多個人信息,甚至可以一鍵導出至表格中查看。而這樣一套掃碼點餐系統加上硬件也不過2000餘元。”

另一家餐飲系統服務商在其官網上這樣介紹自己:在餐飲私域流量下,通過數字化工具和方法,將“堂食會員、會員外賣、會員商城”的數據和運營進行一體化管理,助力餐企實現“開源”和“節流”。

業內人士表示,大多數商家願意更換一套完整的點餐系統,除了方便門店管理外,也想享受其“附加價值”——新增會員和提升消費者黏性的機會。通過蒐集顧客信息,用戶的消費數據同步沉澱到後台,可以為顧客“畫像”,為商家後續推送營銷活動等提供了支援。因此,很多餐飲經營者收集消費者信息都違背了“最少夠用”的必要性原則。

亂象中消協曾點名“掃碼點餐”

除了給自己的餐廳顧客“畫像”外,這些被收集的信息最終去了哪裡?在萬物皆互聯的當下,這些餐飲企業有沒有能力保護這些數據的安全還未可知。因為必須關注了才能掃碼點餐、開票、連WiFi,不少顧客不勝其擾,頻頻收到各種廣告以及推廣。

事實上,與上述情況類似的APP違規收集個人信息,已為人詬病許久。早在2019年,工信部便重點整治了“私自收集個人信息”“超範圍收集個人信息”“不給權就不讓使用APP”“過度索取權限”等8類損害用戶權益的行為。與此行為類似的“掃碼點餐”還沒有充分引起監管部門的重視。

今年3月25日,中國消費者協會就曾點名“掃碼點餐”,指出餐廳僅提供“掃碼點餐”涉嫌過度收集消費者個人信息,也侵害了消費者的公平交易權。消費者到餐廳就餐,並無必要提供手機號、生日、姓名、地理位置、通訊錄等與餐飲消費無關的信息。

7月14日,“掃碼點餐真的便利嗎”衝上微博熱搜榜,引發1.5億次閱讀,2500餘次討論。據瞭解,《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規定侵害個人信息權益的違法行為,情節嚴重的,沒收違法所得,並處5000萬元以下或者上一年度營業額5%以下罰款。

記者調查

50家餐廳點餐方式

掃碼或菜單:27家

掃碼:9家

菜單:14家

信息收集情況

填寫會員信息:10家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