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舉措接力出台 快遞價格戰有望進入放緩階段

2021年07月27日08:46

原標題:監管舉措接力出台 快遞價格戰有望進入放緩階段 來源:北京日報

監管亮紅燈 快遞價格戰迎“拐點”

  本報記者 馬婧

  從直接送貨上門,到放快遞櫃、快遞驛站、代收點,雖然快遞量飛速攀升,但隨之而來的是快遞員派費下滑、企業業績承壓。近期,隨著監管舉措接力出台,快遞價格戰有望進入放緩階段,行業迎來新“拐點”。

  ●量增價減

  快遞員不願上門派件

  包裹不送上樓、未經允許放快遞櫃、被門口或消火栓“簽收”……不知從何時起,原本挨家挨戶送上門的快遞,衍生出了花樣收件方式。

  記者隨機採訪40位消費者發現,近八成消費者都表示大部分包裹會被快遞員放入快遞櫃。“京東和順豐會聯繫我上門配送,中通快遞會把包裹直接放在門口,圓通和韻達在小區里搭了個棚子作為自提點,需要居民下樓取。”家住朝陽區的孫女士說。

  今年“618購物節”期間,中國消費者協會利用互聯網輿情監測系統,對6月1日至6月20日期間相關消費維權情況進行網絡大數據輿情分析,監測期內共收集快遞、外賣配送類負面信息63043條。消費者吐槽較多的配送類問題主要有不送貨上門、鄉村取件加收快遞費等問題。

  對於服務質量的下降,快遞員也有自己的苦衷。“現在派費降低了,還必須要達到簽收時效,不合格的話會罰款。”在常營片區工作多年的快遞員張梁(化名)告訴記者,3年前網點的派費是一件1.3元,現在已經降到了每件1.1元,但是平均每天需要送的包裹量從200多件漲到350件左右,其中有200多件必須要在下午兩點之前送完,如果每一件都送上門根本無法實現。

  儘管使用快遞櫃時有0.35元到0.45元的費用,但對於張梁來說,這也比上門配送更划算。“現在想掙錢就得送得多,送得多就只能放快遞櫃了。”他還坦言,沒有自提櫃的小區就只能送到收貨人門口或者消火栓旁邊。“如果是小區管理嚴格,單元門上鎖,一般不會丟快遞,如果是管理不嚴就有丟件風險。”

  ●嚴重倒掛

  快遞公司業績承壓

  從2011年的36.7億件,到2020年的833.6億件,過去10年,我國快遞行業的體量翻了20倍。但快遞票單價卻從2011年的20.65元降到了2020年的10.55元,幾乎腰斬。今年一季度,快遞價格進一步下降,快遞業務量和業務收入增速相差29.1個百分點,快遞平均單價為10.2元,低於上年同期均價。

  快遞價格戰帶來的直接影響,是基層網點利益遭擠壓。《2020年全國快遞基層從業現狀及從業滿意度調查報告》顯示,中國超五成快遞員月收入不超過5000元,收入3000元至4000元佔比次之,月收入超過1萬元的僅占1.3%。快遞員的流失現象也十分明顯,中國的快遞員數量已經從高峰期的300萬,下降到目前的不足200萬。

  與此同時,主要快遞公司的業績也承受著更大壓力。順豐控股近日發佈2021年半年度業績預告,預計上半年盈利6.4億元至8.3億元,同比下降78%至83%。申通則表示,預計上半年虧損1.4億元至1.6億元。

  快遞業行業專家趙小敏表示,去年主打“超低價”策略的外資快遞品牌極兔速遞進入中國市場,進一步加劇了行業的價格競爭,加上疫情的影響,一些基層網點收入下滑嚴重,現金流受到很大挑戰。

  ●懲治亂象

  監管部門接連出手

  愈演愈烈的價格戰已引起監管部門的重視。今年4月9日,義烏郵政局以低價傾銷為由處罰了極兔、百世兩家快遞公司,原因是低價傾銷,這兩家快遞企業在義烏的部分分撥中心也停運整頓。近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佈了《價格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修訂徵求意見稿)》,快遞行業價格戰產生的市場亂象行為,也在此規定的監管範圍。

  為保障快遞員的合法權益,七部門近日還聯合印發《關於做好快遞員群體合法權益保障工作的意見》。國家郵政局市場監管司司長金京華表示,目前,國家郵政局已經指導中國快遞協會在部分城市開展了末端派費核算試點,下一步將繼續擴大試點範圍。記者注意到,《意見》還鼓勵行業推動落實“商品定價與快遞服務定價相分離”,使消費者可以根據企業服務能力、商業信譽和快遞價格等選擇快遞服務。

  物流行業專家楊達卿分析,我國快遞行業已經從高速增長步入中高速增長階段。“中國快遞巨頭更像騎車到了山腰位置,稍不用力蹬車,車輪就會沿坡倒轉。”他認為,儘管企業需要適當以價換量保持增勢,但總體上都需要服務資源更集約,服務載體更多元化,為消費提供更精準、高效的服務。

  在趙小敏看來,隨著監管趨嚴,快遞行業完全靠單一價格戰的模式已基本告一段落,下一階段拚的是綜合性競爭力,快遞員保障機製、企業網絡優化升級、信息化技術提升等,都將是市場競爭的重要因素。

【編輯:張燕玲】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