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要做電影院的“釘子戶”?

2021年07月27日04:27

原標題:紀錄片要做電影院的“釘子戶”?

我們需要一個封閉的環境、一個巨大的銀幕,黑場,觀眾才有可能識別出紀錄片所呈現的生活的多個層面,人物一個小小的舉動、一個小小的表情,都可能觸動他。

---------------

最近院線正在上映的紀錄片中,票房最好的是《九零後》,1000餘萬。其次是《大學》,500餘萬。兩部片子的豆瓣評分,分別是8.2分,8.1分。紀錄片叫好不叫座,排片量低,票房低,似乎成了一個略顯悲情的常態。根據燈塔專業版數據,2014年以來上映的紀錄片中,前10名票房加起來不到10億,其中前兩名占了一半多。

《大學》的創作團隊來自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清影工作室,20年來,加上學生作品,清影出了三四百部紀錄片,其中在院線上映的,包括《大學》《我在故宮修文物》在內,一共6部。

“‘清影’已經算是電影院的‘釘子戶’了。”清影工作室創始人之一、清華大學教授雷建軍說,“但紀錄片真的需要進影院。”

中青報·中青網:為什麼紀錄片在院線的票房總是不太理想?

雷建軍:電影在誕生之初就是紀錄片,把日常生活搬到大銀幕上放。當時的紀錄片也是作為奇觀存在的。那個時代,人與人之間的連接很少,一個美國人在大銀幕上看到了非洲人、亞洲人,會覺得很神奇;漸漸地,世界的連接度越來越高,觀眾不能滿足於只看日常生活,電影需要越來越多的“奇觀”才能吸引觀眾。荷李活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飛速發展,就是把日常生活整個戲劇化、奇觀化。

所以,影院從一開始就需要奇觀,這一點從來沒有變過。

中國的電影業這些年發展迅速,實際上是商業電影的增長。也有不同的人做過藝術電影的努力,但成功的例子偏少。對於紀錄片,尤其是人文社會類的紀錄片,以記錄普通人的生活為主,和現在商業院線的氣質是不匹配的。

商業院線的目標群體非常明確,就是要抓住能來消費的人。觀眾到影院,需要付出時間成本、吃飯和電影票的開銷,等等,這是一個綜合性消費。花這麼高的成本,消費者顯然更希望通過大銀幕得到快感,這可能是紀錄片給不了的。

中青報·中青網:觀眾也不是不愛看紀錄片,像《我在故宮修文物》《舌尖上的中國》都在互聯網上獲得了很高的點擊量和好評度。

雷建軍:視頻平台對觀眾來說,只要買了會員,不管看什麼幾乎都是零成本。對影院來說,一場電影只有幾個觀眾來看,是要賠錢的。我很理解院線經理,不排片是對的;對觀眾來說,喜歡看紀錄片,在視頻網站上看就好了,不必花時間和金錢成本特地跑到電影院。

中青報·中青網:那紀錄片為什麼一定要進院線呢?

雷建軍:紀錄片中有一個非常大的類型,就是記錄日常生活。片中人物不會像明星那麼耀眼,劇情沒有那麼大的強度,視聽效果也沒有那麼好……但正因為此,我們更需要一個封閉的環境、一個巨大的銀幕,黑場,觀眾別的東西也看不了了,就安靜地看著銀幕。這樣,他才有可能識別出紀錄片所呈現的生活的多個層面,人物一個小小的舉動、一個小小的表情,都可能觸動他。而在手機上、電腦屏幕上看,紀錄片的那些厚度,觀眾很可能get不到。

中青報·中青網:是不是有的紀錄片從一開始就沒想進電影院?

雷建軍:其實,絕大部分紀錄片最開始的目標都不是進影院,能進影院的屬於極少數。而奔著影院去做,比如在影像、剪輯、後期處理上,按照電影標準去做,成本相對也高。所以,絕大部分紀錄片只是為了記錄。

以前導演把紀錄片拍出來,是表達一個現象和自己的一些想法;現在我們覺得,紀錄片拍出來,應該讓更多人看到,而不僅僅是作為一個藝術品存在。我們本來就是大學的新聞與傳播學院,不能只局限於做個人表達。

中青報·中青網:目前票房較好的紀錄片有哪些?

雷建軍:帶有特殊屬性的,比如講述“慰安婦”現狀的《二十二》,票房1.7億。此外,自然類的會好一些,這屬於紀錄片中一個獨立的類型,《我們誕生在中國》票房6600多萬,《地球神奇的一天》4778萬。而對於人文社會類紀錄片,1000萬票房都是很難的,2000萬基本就是天花板了。

清影的片子,目前最好的《喜馬拉雅天梯》,1100多萬;《我在故宮修文物》不到650萬;《大學》目前500多萬。其實《大學》的觀眾群體會比一般的紀錄片更大一些,它至少適合所有的中學生看。但它依然存在一個問題,缺發行經費。

中青報·中青網:如果票房一直欠佳,紀錄片怎麼才能在電影院待下去?

雷建軍:歐洲有藝術院線,也許觀眾不多,但還是一場一場一直放下去,因為有政府補貼。我認為紀錄片拍攝不是非得要補貼,但是紀錄片發行是需要政府幫助的。今天,每一條推送到你手機上的信息,除了國家大事和突發新聞,其他的背後幾乎都有著商業元素,紀錄片也許是個單純的例外。紀錄片又重要又脆弱,它承擔的功能有些像司馬遷,首先是對當代史的記錄,然後才是作者自己的表達。紀錄片想在電影院待住,無論中國還是外國,都需要政府補貼來支援。

中青報·中青網:點映似乎是近年來興起的一個好方法?

雷建軍:對,點映就像紀錄片界的“拚多多”,運用互聯網技術,把觀眾零散的需求用低成本的方法整合起來,湊夠30人就能開一場,既讓影院不虧本,也讓觀眾有片可看,對片方來說也省了很多宣發費用。

中青報·中青網:現在紀錄片票房最好的城市有哪些?

雷建軍: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是紀錄片的主要票房城市,這兩年新起來的有杭州、成都。點映有一個好處,即便你住在很偏遠的地方,只要能找到30個誌同道合的人去影院,依然能看到你想看的電影,這就把選擇權交給了觀眾。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蔣肖斌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7月27日 09 版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