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當家!父母育兒假將落地,提倡家庭共擔育兒責任

2021年07月28日21:46

原標題:奶爸當家!父母育兒假將落地,提倡家庭共擔育兒責任

導讀:在父親陪產假的基礎上增加父親的育兒假,對於保障男職工的權益,平衡家庭的育兒分工,減少對女性的職場歧視,以及孩子的健康成長都有諸多好處。

來 源丨21世紀經濟報導(ID:jjbd21)

作 者丨尤方明

編 輯丨李博

“奶爸”的角色在當今時代已不罕見,提倡家庭共擔育兒責任是降低生育成本、推動實現適度生育水平的重要舉措。

在7月20日發佈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優化生育政策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決定》(下稱《決定》)中,出現了“支持有條件的地方開展父母育兒假試點,健全假期用工成本分擔機製”的表述。

近期,支持三孩生育的配套政策紛紛出爐,四川攀枝花甚至在國內首個提出發放二孩、三孩育兒補貼金。相比看得見的補貼金,育兒假能起什麼作用?

所謂父母育兒假,中國人民大學人口學系主任楊凡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父母雙方共同休假的育兒假製度是產假和陪產假的延續,特別是在父親陪產假的基礎上增加父親的育兒假,對於保障男職工的權益,平衡家庭的育兒分工,減少對女性的職場歧視,以及孩子的健康成長都有諸多好處。

圖/圖蟲
圖/圖蟲

圖/圖蟲

帶薪育兒假製度是發達國家通行的經驗。楊凡指出,2018年,在34個收集到數據的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國家中,33個國家出台了全國性的關於孩子母親的帶薪育兒假製度,32個國家出台了全國性的關於孩子父親的帶薪育兒假製度。

我國先前也有多個地方出台了鼓勵用人單位提供父母育兒假的政策規定。譬如2018年,江蘇省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的《江蘇省婦女權益保障條例》第二十六條中寫明,在女方產假期間,鼓勵男方所在用人單位安排男方享受不少於五天的共同育兒假。

不過,當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致電江蘇省人社廳時,該部門表示,尚不清楚這一政策的落地情況。

楊凡說,從發達國家的經驗來看,父親的假期長度在2-3個月左右,母親的假期長度在3-6個月左右是比較適宜的。育兒假期間的工資水平可以略低於產假時期,但不宜低於80%。先期可探索將生育保險的範圍擴大至育兒假,待到條件成熟時,育兒假期間的經濟保障可由企業和個人共同繳納的基金來承擔,政府予以補貼。

育兒假仍以“鼓勵”性質推進

據楊凡介紹,發達國家的生育假期支持體系大致包含產假、陪產假、育兒假、家庭護理假四種類型。

“育兒假是產假和陪產假的延續,孩子父母都可以享受,但育兒假期間的經濟支持是基於家庭的,意味著通常父母中只有一人能領取。家庭護理假是在育兒假基礎上的進一步延伸,通常允許父母中至少有一人留在家裡對孩子進行照護,直到孩子年滿2至3週歲為止,但這期間基本沒有工資或者工資很低。”楊凡說。

2018年數據顯示,在OECD國家,孩子母親能享受的育兒假、家庭護理假的平均長度為35.8周;孩子父親能享受到的育兒假、家庭護理假的平均長度為6.7周。

其中,有24個國家父母育兒假期間的工資給付水平達到原有水平的80%以上;30個國家父母育兒假期間的工資給付水平達到原有水平的2/3或更高。

一位在英國彙豐銀行工作的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他可享受為期4周的全薪陪產假,其中包含育兒假。而據其提供的一份新加坡彙豐銀行通知顯示,該單位女性員工可在4個月的產假之外享受額外4個月的全薪育兒假,男性員工則可享受2周的陪產假與4周的全薪育兒假;夫妻二人還可共同支配為期4周的共享育兒假。

當前,我國的生育假期支持體系以產假與陪產假為主。2012年國務院發佈的《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將女職工生育享受的基礎產假設置為98天,而各地相繼修訂的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均將這一期限進行了不同程度的延長。其中《西藏自治區生育條例》規定,女方每胎享受365天產假,期間依規享受全額工資或生育津貼。

男性陪產假則一般在7天至30天內。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諮詢江蘇省人社廳時獲悉,當地男性可享受15天的護理假,同時享受全額工資或生育津貼,二者按照“就高不就低”的原則擇一領取。

關於父母育兒假,我國先前已有部分地方出台了相關規定,但都以“鼓勵用人單位給予”的表述體現。

《江蘇省婦女權益保障條例》第二十六條規定,在女方產假期間,鼓勵男方所在用人單位安排男方享受不少於五天的共同育兒假。《福建省女職工勞動保護條例》第十四條規定,鼓勵用人單位對符合法律、法規規定生育子女的夫妻,在子女三週歲以下期間,每年給予夫妻雙方各十天育兒假。

但就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致電詢問的情況來看,兩地人社部門尚不清楚這一政策的落地情況。

江蘇省人社廳工作人員表示,該部門尚未出台實施“育兒假”的政策文件。而福建省人社廳工作人員則告訴記者,由於是“鼓勵”性質,具體的假期安排還需職工與用人單位間進行磋商,對於假期間的工資發放與生育保險的覆蓋情況也未有進一步的規定。

記者隨即就育兒假的實施情況向福州市人社局與福州市醫保局等單位發起諮詢,截至發稿時尚未得到回應。

如何分擔假期用工成本?

實施父母育兒假的意義何在?

在楊凡看來,使男性更多參與家庭活動是促進家庭和諧幸福的關鍵。而在父親陪產假的基礎上增加父親的育兒假,對於保障男職工的權益,平衡家庭的育兒分工,減少對女性的職場歧視,以及孩子的健康成長都有諸多好處。

從發達國家的經驗來看,父親的假期長度在2-3個月左右,母親的假期長度在3-6個月左右是比較適宜的。期間的用工成本該怎樣負擔是關鍵,《決定》把健全假期用工成本分擔機製放在了與父母育兒假並重的位置。

在近日中國人口學會舉辦的研討會上,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賀丹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完善生育保障製度是配套支持措施的重要組成部分。尤其要發揮生育保險平衡企業間負擔的功能,避免僱主懲罰,減輕女職工集中的企事業單位負擔。發揮保險對女職工產假、育兒假期間的工資代償作用,降低女職工生育的機會成本,保障育兒家庭的基本收入。

賀丹說,同時要發揮生育保險的導向功能,支持男職工育兒假期間的生活津貼,調動男職工集中的企業參保積極性。隨著國家財力的增長,逐步建立起覆蓋全民的生育保障製度。

楊凡進一步表示,在試點範圍內,可以通過將生育保險基金盈餘的部分劃撥給育兒假補貼。但在更長遠的未來,需要另行開闢一條專門針對育兒假的參保通道,使育兒假期間的經濟保障由企業和個人共同繳納的基金來承擔,政府予以補貼。

發達國家經驗顯示,靈活的育兒假製度能增加人們回到工作崗位的可能性,縮短回歸的時間。楊凡告訴記者,在27個允許父母同時休育兒假的OECD國家中,有20個國家允許採取部分時間工作的彈性方式,17個國家允許分散時間段的間歇性休假,還有國家允許夫妻雙方休假時間分開。

“在我國設計育兒假製度時,也可以參照這些做法,採取部分時間工作製、間歇性休假等彈性休假方式,以滿足不同家庭的多樣化需要。”楊凡說。

但若僅以“鼓勵”性質為抓手,難免會出現育兒假“落而不實”的問題。譬如在日本,儘管政府提供了最長52周,期間發放60%左右工資水平的父親休假權利,但受到傳統文化和性別偏見的影響,僅有3%的父親選擇休假。

楊凡指出,這需要政府採取多種手段加以引導。比如,加強宣傳,倡導家庭育兒責任的共同分擔,讓公眾瞭解父親在育兒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作用,以及夫妻共同育兒帶來的正面影響。

也有國家通過設計激勵製度加以引導。澳州、德國等國家出台規定,如果夫妻共同休育兒假,在假期長度、工資水平方面會有額外獎勵。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