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好故事|夢迴古希臘:現代奧運會運動員如果裸體比賽會怎樣?

2021年07月29日09:47

  來源:BBC

  作者:Rachel Nuwer

  翻譯:任天

現代的運動鞋和運動服使運動員如虎添翼,但如果他們像古希臘奧運會的競賽者一樣裸體比賽,那不穿衣服的心理影響可能會超過身體上受到的影響
現代的運動鞋和運動服使運動員如虎添翼,但如果他們像古希臘奧運會的競賽者一樣裸體比賽,那不穿衣服的心理影響可能會超過身體上受到的影響

  古希臘傳說中,公元前720年,一位名叫奧希普斯的奧林匹克運動員在參加185米跑步比賽時纏腰布突然掉落,但他沒有因為羞愧而停下腳步,反而繼續衝刺,並最終贏得了比賽。他的成功為其他參賽者樹立了榜樣。裸體參加體育比賽——通常還會在身上塗抹橄欖油——在希臘風靡一時,被視為對天神宙斯的終極致敬。

  “人們認為奧希普斯是英雄,是勝利者,然後開始頌揚他的裸體,希臘人將裸體視為一種認可希臘人身份和文明的方式。”

  然而,當現代奧運會在1896年複興時,文化潮流早已扭轉。當時的組織者完全沒有考慮過恢復古希臘的裸體比賽傳統。在現代的體育比賽中,服裝對運動員的表現也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跑鞋可以提供抓地力,並在跑步者的步伐上增加彈力;泳衣可以幫助游泳者更容易地在水中翱翔;緊身的服裝可以明顯減少風阻。

  考慮到新冠肺炎疫情的限製,今年夏天在東京舉行的奧運會在很多方面都與以往不同。東京奧運會開幕式想必都給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們大膽點做個有趣的假設——如果這屆奧運會採取更不同尋常的做法,比如恢復古希臘奧運會的裸體傳統,那會怎樣呢?

  當然,這一意向天開的假設永遠不可能城鎮,但這確實可以引發我們對運動成績、文化規範、性別歧視等有趣問題的思考。

  首先,裸體比賽會給許多運動員帶來一些相當尷尬的問題。

  事實上,許多現代的選手們在運動時經常裸露著大部分的身體,只穿著緊身衣,而這些衣物的某些部分確實起到了相當重要的作用,例如將女性的胸部和男性的生殖器固定在合適的位置,這些衣服選料製作都十分精良,至少在舒適性方面很有幫助。

古希臘人競賽時常常赤身裸體,以展示人體的力量和傑出技藝
古希臘人競賽時常常赤身裸體,以展示人體的力量和傑出技藝

  另一方面,服裝在一定程度上有助於運動表現(而不僅僅是舒適性),這得取決於每個運動員所穿著的服裝,它是否適合運動員的身體,是否適合某項運動。首先,運動服可以使身體流線型化,“支撐著你”,讓肌肉力量更好地執行手頭的任務。舉個例子,舉重腰帶和彈性纖維可以幫助運動員穩定肌肉,使他們可以將所有的能量都用在運動項目上。沒有這些服裝,運動員的表現可能就會受到影響。

  光滑的衣物也可以減少身體在空氣或水中運動時遇到的阻力,這對許多運動項目都有好處。例如,自行車運動員不僅會刮掉腿毛,還可以穿上緊身衣,使身體受到的空氣阻力降到極低;他們還會在衣服上設置一些粗糙的補丁,以創造有利的尾跡的形態。

  當然,在服裝給運動員帶來優勢的眾多例子中,最令人信服的還是來自游泳項目,這項運動事實上已經“成為一項工程競賽,而不僅僅是人體運動能力的競賽”。2008年,採用新技術製造的泳衣成為了頭條新聞。當時參加北京奧運會的游泳運動員打破了25項世界紀錄,其中有23項紀錄是由運動員穿著一種名為鯊魚皮“LZR Racer”的高科技泳衣創造的。

  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科學家幫助設計了LZR Racer,根據他們的說法,這款尖端的泳衣減少了24%的皮膚摩擦,還壓縮了穿著者的身體以減少阻力。2010年,國際游泳管理機構國際泳聯(FINA)認定,LZR Racer和類似的泳衣給穿著者帶來了明顯過於不公平的優勢。現在,國際泳聯已經禁止運動員穿任何有助於提高速度、浮力或運動表現的泳衣參加比賽。如果不穿泳衣,而是選擇裸體參加游泳比賽,運動員的表現可能並不會超過現在的水平,畢竟乳房或生殖器都增加了人體在水中的阻力。

  就其他夏季運動而言,服裝對比賽成績或得分的整體貢獻就比較值得懷疑了,“有很多人聲稱運動服有這個功能,有那個功能,但實際上,並沒有什麼差別。”

  例如,緊身衣的設計目的是改變血液在體內流動的方式,以改善氧合作用。但事實上,在相關研究中,對於運動員穿這些服裝時能否提高成績,支援和反對的比例大約都是50%,已經進行的研究都還沒有定論。

  另一方面,運動鞋的情況則完全不同。合適的鞋子不僅能提高運動表現,也可以確保運動員的安全。高性能運動鞋可以提供足弓和腳後跟的支撐和腳掌的緩衝,對跑步、跳躍和快速轉彎有顯著的幫助。鞋子還能減少對下肢、骨骼、韌帶和肌肉的衝擊。 腳承受著整個身體的重量,這就是良好的足部支撐如此重要的原因,因為這可以支撐你的整個身體。

  為了安全起見,一些運動甚至需要更專業的鞋。例如,參加奧運會帆船比賽的運動員依靠鞋子來防止滑倒,並幫助他們懸掛在船舷上時保持穩定。因此,專業運動鞋降低了發生危險事故的可能性,同時也提高了運動表現。總而言之,“如果他們想回歸裸體的奧運會,那也可以,但至少要保留鞋子。”

  裸體也可能會影響比賽的結果。如果被強製要求裸體參加奧運會比賽的話,無論穿不穿鞋,一些運動員很可能會選擇退出奧運會以示抗議。更為保守的國家也可能禁止他們的選手參賽。裸體對於重視端莊、謙虛的文化來說,這是不可想像的。

LZR Racer泳衣減少了穿著者在水中移動時的阻力
LZR Racer泳衣減少了穿著者在水中移動時的阻力

  如果18歲以下的運動員也被要求裸體參賽,將會帶來嚴重的法律和道德問題。在古希臘的奧運會上,只有年齡在12歲以上的裸體男性運動員參加比賽,而且考慮到比賽的宗教性質,運動員的性行為或性化是被嚴格禁止的,可能會遭到嚴重反對。但今天就不是這樣了。在當時,奧運會上的裸體有著不同的含義,而如今,這會變得非常性化、非常色情,反過來又會變得非常具有掠奪性。

  在古希臘,觀看奧運會的主要是男性精英,他們都來自相同的文化和宗教背景(少數未婚女性也被允許參加)。而今天,奧運會通過電視向全世界數以千萬計的人轉播。如果有裸體奧運會的話,保守國家可能會禁止電視台播放比賽,但在更自由的地方,“媒體公司會興奮得發狂”。

  另一方面,觀眾的反應會非常複雜。有人會認為這是藝術的、高貴的、光榮的,也會有其他人認為這是令人厭惡的。在社交媒體上,任何觀點都可能廣泛傳播,那些身體受到外界凝視的運動員,其表現幾乎肯定會受到影響——無論是好是壞。

  更不羈的運動員可能會喜歡這種關注,他們擁有完美的身材,並希望將其展示出來,但即使是最自信的參賽者也會發現他們很難平衡這些關注,他們無法控制媒體和流行文化如何看待(他們的身體)”。

一些運動項目已經因其暴露的服裝而聞名,但參賽者仍然可以選擇穿著更加保守的服裝
一些運動項目已經因其暴露的服裝而聞名,但參賽者仍然可以選擇穿著更加保守的服裝

  毫無疑問,女性和變性運動員會比男性運動員面臨更多的評判。歷史上有很多這樣的先例。例如,在1999年的女足世界盃決賽上,布蘭蒂·查斯泰恩在攻入決定性的一球後脫下了球衣,這位女足運動員穿著運動胸圍的照片引發了國際媒體的狂熱——儘管事實上,男性運動員經常會祼露上身。

  事實上,對許多運動員來說,全裸奧運會對心理的影響可能遠遠超過不穿衣服對身體的影響。想像一下,當你試圖屏蔽一百萬條關於你身體最私密部位的評論時,你會有什麼樣的心理狀態。

  如果裸體成為奧運會的永久主題,那麼隨著時間的推移,人類社會可能會漸漸回歸希臘傳統,以英雄主義和讚頌的目光來看待運動員的裸體。當然,這肯定不會在一夜之間發生。

  與此同時,對許多運動員來說,在心理上擺脫圍繞著裸體的文化包袱和社會評判需要付出極大的努力,這很可能會影響他們的表現。在這些限製下,第一屆裸體夏季奧運會的金牌得主可能不是那些運動能力最強的人,而是那些具有最強大的古希臘思維能力的人。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