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9頁內部文件曝光:原來,開幕式就是這麼崩的

2021年07月29日18:24

原標題:1199頁內部文件曝光:原來,開幕式就是這麼崩的

東京奧運會無論如何恐怕都不能以“圓滿”二字評價。

日本著名雜誌《週刊文春》通過多個渠道拿到11版共計1199頁的開幕式內部台本,時間從去年4月至今年7月。他們在28日刊發報導,揭露了東京奧運會開幕式是如何一步步“崩壞”的。

根據2020年4月6日台本,東京奧運會開幕式本來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一輛紅色的摩托颯爽地駛進國立競技場,拉開開幕式表演大幕。而這輛正是大友克洋著名科幻漫畫《阿基拉》中主角的愛車。

隨後會場點亮倒計時。當計數歸零,會場中央的穹頂開裂,露出高台舞台。高台上出現日本當紅女子組合Perfume的三人組。同時使用立體投影技術,投射出東京街景。

演員三浦大知駕駛道具車入場,與扮演成東京站工作人員的舞者一同表演,展現“新東京:連接”的主題。隨後三浦的臉逐漸變化成樹根,會場中舒展的樹根變成巨樹向空中生長。

這一環節展現樹木的生命力,女演員土屋太鳳和舞蹈家辻本知彥共同表演。展現日本茶室環節時,將由舞蹈家菅原小春表演。

最後在會場中展現大友克洋最新創作的“新東京”。

伴隨一陣傳統鈴音,聚光燈全部聚焦舞台中心,演員手持光杖表演舞蹈。

之後播放1964年東京奧運會的回顧影片。伴隨舞蹈進行,女藝人渡邊直美身後大屏上出現“Ready?”字樣,將表演拉回現代。在模仿成世界大陸的舞台間,開始選手入場。

天皇致辭宣佈開始後,舞台從世界變為和平鴿。空中則投下無數象徵和平鴿的紙飛機。

接下來的競技項目介紹環節由任天堂的宮本茂親自監修,旁邊會出現超級馬里奧和宇宙入侵者兩款經典遊戲的CG形象。

最後舞台變化為火炬的形狀,火炬手在周圍傳遞聖火。最後一棒火炬手在舞台中央點燃主火炬台。

這一版方案創作的領導者是女性編舞家MIKIKO。其實一開始奧運會開幕式實際總導演的人選並不是她。但隨著山崎宏和野村萬齋此前相繼下馬,MIKIKO於2019年6月臨危受命,實際承擔起創作使命。而此時距離奧運會原定開幕時間只有一年零一個月。

MIKIKO

東京奧組委官員透露:國際奧委會方面看了這版之後十分高興,表示“能準備到這個地步真是不容易”。雖然之後需要加入有關抗疫的內容,但當時基本所有相關人士都認為只要在這版的基礎上添加內容就可以了。

一名國際奧委會人士感慨:這個方案的特點就是將最新的科技與人的身體表現絕妙融合。每一個場景都精心製作,傾注了生命。有機會真想看一次實際效果啊……

但短短一個月後,廣告公司電通公司以簡樸辦奧運為由將權限集中到同樣是電通出身的佐佐木宏手中,將MIKIKO徹底排除在外。

東京奧組委官員介紹,奧組委將開幕式業務委託給了電通。預算和運作的實權都在電通手裡。

事後人們才得知,在2020年年初這段時間,佐佐木曾提出讓女藝人渡邊直美扮豬的餿點子。這種歧視女性的主意遭到了以MIKIKO為首的團隊成員的一致反對。

佐佐木宏

電通有關人士透露,正在準備服裝和舞台裝置的MIKIKO團隊方案又變成一張白紙,以億計的經費就打了水漂。

在這之後,MIKIKO喪失了對創作方案的決定權,陷入極度失望。“2020年8月18日,佐佐木曾將MIKIKO叫去,給她說明了最新方案。這個方案就是把MIKIKO的方案剪切黏貼的東西。”

具體到表演層面,10月14日的台本變成了這樣。

佐佐木保留了阿基拉摩托環節,但是挪到了表演後半部分。騎摩托的主人公換成了演員菅田將暉。

對此,MIKIKO團隊成員對此十分生氣:確實當初我們也考慮過啟用菅田。但是摩托經過特殊改造,在會場裡實際跑起來還是有危險的。所以結論是選用擅長駕駛的專門人選。佐佐木不僅把已經定案的東西拿出來老調重彈,還完全無視開幕式的故事線索亂剪方案。

佐佐木還往里加了一些極其無厘頭的表演:比如叫Lady Gaga戴著馬里奧的紅帽子鑽進水管後,過一會兒鑽出一個同樣打扮的渡邊直美。他也知道這方案不太靠譜,還標註了個“請的來Lady gaga才行”。

除此之外,還有兩個方案:一個是滅火的消防員圍繞著木質的奧運五環;另一個是在表演尾聲,請出歌舞伎演員市川海老藏和野村萬齋。

東京奧組委人士表示:“全部都是政治要求。關於代表江戶文化的消防滅火部分,小池百合子從MIKIKO時期就要求演出團隊‘一定要放進演出。’大概有報答消防滅火團體在都知事選舉中曾支援她的意思。另外一方面,當時奧組委會長森喜朗要求“必須”把市川海老藏塞進去。最後在開幕式上實際表演的節目和服裝,就是當初指定好的。”

開幕式實際演出的市川海老藏

但是對於優先考慮內容的MIKIKO而言,這兩個政治要求和自己構思的演出內容完全不搭調,為此十分頭疼。在2020年4月6日提交的台本中,也最終沒有放入上述節目。

“佐佐木接手之後,很輕易地就重新復活了這兩個節目。巧妙地處理政治要求,正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電通人的一貫做法。無法容忍佐佐木和電通不誠實手段的MIKIKO在2020年11月9日向奧組委提交了辭呈。”12月23日,以MIKIKO為核心的創作團隊正式解散。

在這之後出現了標註為12月8日的台本,自此之後的台本封面上都標上了“機密”字樣。

今年6月27日的台本中,阿基拉部分的演出消失。在決定無觀眾舉辦後,7月台本中暖場演出的計劃也取消了。同時“森山未來的追悼節目”特別標註了“構成調整中”的字樣,直到最後關頭還在趕工。

7月18日台本記錄了一些細微調整,已基本接近定稿。但隨後製作人員醜聞密集爆發,小山田因早年霸淩同學於19日辭職,小林因早年節目中調侃猶太人大屠殺於22日辭職。

開幕式相關人士透露,這之後奧組委慌慌張張對開幕式工作人員展開背景調查。

之後,原定要在木工表演節目中飾演工頭的男演員竹中直人臨時辭職,但並未公開。竹中在1985年名為“竹中直人禁止播出電視”的錄像帶中,曾有揶揄殘疾人的表演。因內容十分過激,出版商已經自行回收。雖然竹中不是製作人,也並未構思劇本,僅僅參與了表演,但考慮到社會輿論,還是辭職了。

很多網友都注意到,開幕式當天使用了很多日本著名遊戲的配樂,但其中唯獨沒有知名廠商任天堂的作品。

一名電通消息人士透露了其中原委。

“MIKIKO團隊曾委託任天堂監修競技項目介紹環節,為此任天堂的宮本茂每個禮拜都會從京都總部去東京開會。但當佐佐木掌權後,很輕易地就把這一環節改成了以小人圖像的形式展現,任天堂方面的感情應該也很複雜。結果在開幕式前任天堂的曲目被全部拿掉了。”

最終成品

就連開幕式中,唯一收穫觀眾好評的無人機節目也是不完全抄襲MIKIKO團隊的創意。

“MIKIKO時期的技術團隊,為了和英特爾的無人機團隊磋商,特意飛去了德國。現在的技術究竟能做到哪一步?多次嚐試後最終形成了演出計劃。如果只是無人機表演的話,就變成了英特爾的技術展示會了。MIKIKO團隊為此結合了與AR聯動的演出。但到正式開幕式上就只‘偷師’到了無人機表演。”

MIKIKO團隊原案

週刊文春寫道,為了實現最棒的演出效果,政府投入了龐大的稅金。開閉幕式的預算從申辦階段的91億日元,漲到2019年的130億日元,之後經曆延期又增加到165億日元。

為了東京、運動員們,向著最棒演出努力的創作者們受到蔑視,開幕式最終只優先考慮政治家、電通和國際奧委會的要求。

MIKIKO在去年10月16日曾向電通高層發了這麼一封郵件:

“反反複複使用這種手段的可怕之處,如果我不控訴,日本就真的完了。”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