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汽車業“劫”後餘生

2021年08月03日00:03

原標題:鄭州汽車業“劫”後餘生

導讀:超過40萬輛受損車輛的善後工作將曠日持久。而在它們再流通時,圍繞這塊“蛋糕”,保險公司、拍賣平台、4S店、修理廠、二手車商等都將暗暗爭奪。

“洪水越漲越高,家裡開始斷電斷水,貌似要被淹了,你趕快回來啊。”7月20日下午4點,接到新婚妻子電話時,鄭州合眾新沃4S店服務部的周爽正在這場特大暴雨中趕往客戶所在的小區搶救車輛。

此時,誰也不知道,鄭州這座身處中原的城市,即將迎來一場“災難”。

事後回想起過去幾天的經曆,留在周爽記憶里的是84個小時不眠不休、搶救涉水車輛的晝夜奮戰。

“7月20日下午,接到險情報告後沒來得及考慮便去了一線救援,越早將客戶車輛搶救出來,損失就能降到越少。”周爽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從7月20日接到客戶電話到24日,他和同事在暴雨和洪水中轉移、檢修涉水車輛30餘台。

在齊腰的洪水中,周爽和他的同事雙手被水泡得發白,腿上身上都是淤青。

“沒法兒回憶。”7月29日,當記者問起暴雨中的救援過程時,河南合眾汽車集團服務部部長趙學忠數度哽咽,淚眼婆娑,從7月18日暴雨初期,24小時值守為消費者提供免費救援服務幾乎成了這家經銷商工作人員的常態。

而無論是周爽還是合眾汽車集團,都只是“7·20”特大暴雨後,鄭州汽車業自救的一個縮影。

河南保險行業協會數據顯示,截至7月28日,河南保險業共接到理賠報案41.23萬件,初步估損98.04億元,已決賠付4.34萬件,已決賠款6.09億元;其中:涉及人民群眾財產安全較多的車險報案22.64萬件,估損金額64.12億元。

“泡水的車輛數目不止這些,從經銷商的數據來看,現在保守估計,僅鄭州市的受損車輛就已經超過40萬輛了,基本上是鄭州汽車保有量的十分之一。其中,有25%的受損車輛基本是‘沒頂’車輛,基本報廢了,受損程度在三級以上的車輛佔比達到60%。”7月29日下午,某合資品牌汽車經銷商集團售後負責人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

目前,隨著搶險救災工作的推進,鄭州汽車救援工作已經進入尾聲,然而,被淹的車輛怎麼處理,消費者如何快速理賠,經銷商與保險公司如何配合,數十萬輛水淹車何去何從?這一切仍待解決。

對“劫”後餘生的鄭州汽車業、保險業以及從事汽車售後服務的“周爽們”來說,一系列善後工作仍然是一場持久戰。

“告急”的經銷商

數十萬輛的泡水車給當地汽車經銷商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記者走訪多個大型4S店發現,店內外停滿了車門大開的車輛,不少車輛的隔音棉、座椅被拆出來單獨晾曬。

“我們店內目前拖回來等待定損、維修的過水車輛大概700台,4S店已經存放不下了,在周圍租了幾個停車場專門停放。”在位於鄭州市金水區的一家合資品牌4S店內,有工作人員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而店內的維修人員也在等待修理的車輛間忙碌。

“車輛停放場地、車輛維修人員嚴重不足。”上述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車艙進水之後,包括車底的隔音棉、座椅需要盡快拆解晾曬、維修,否則多日浸泡之後,不光發酵產生臭味,還會影響車身結構和線束、接口等,會給車輛帶來更嚴重的損害。

7月30日上午,當記者來到位於鄭州市惠濟區的河南汽車貿易中心,各家4S店門口也擺滿了等待處理的受損車輛,到處是被拆卸下來單獨晾曬的車底隔音棉、座椅。

與此同時,還有源源不斷的車輛被運進園區內,在記者與奧迪4S店銷售顧問交流的五分鐘內,就有兩輛泡過水的車被運來維修;在廣汽豐田店外,七八個工作人員將一輛滿身是泥的車推往維修車間。

“這隻是這幾天運來的車輛,有600多輛等著修理,還不止這些,還有一些被水泡過的車還沒來得及拖過來,這兩天還陸續有車過來。”上述奧迪銷售顧問告訴記者,目前維修人員正在加緊維修。

“我們門口停的全都是被水泡過的車,現在都在修,車庫還有七八十輛車正在修理,廠家從其他地方調來很多修車師傅,要不根本修不過來。” 東風風神4S店銷售顧問告訴記者,這次鄭州至少有50萬輛車受損。

更有經銷商告訴記者,由於受損車輛過多,新運來的車輛排隊時間將超兩個月。

“已經有消費者來問維修進度了,但是你也看到,需要修理的受損車輛太多,人手不夠,隔音棉、座椅晾曬也需要時間,現在盡力安撫消費者的情緒,也希望消費者能夠理解目前的情況。”上述經銷商表示。

不過,針對大量的待修車輛,包括政府、主機廠在內,為加快涉水車輛的維修速度,出台了一系列政策。

“無人賠償”的損失

耿女士是家住鄭州市恒生府第小區的業主,據耿女士描述,“7·20”鄭州暴雨,因小區另外一個業主為了自己的車不被水淹,堵在地下停車場出口長達兩個小時,導致該停車場20多輛車被倒灌的雨水淹沒。

“我的車當時沒有買車損險,只有商業險,車輛已經完全被淹,現在被拖車公司拖至修理廠,肯定是報廢了,這個損失誰來承擔?”7月30日,耿女士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

從耿女士提供的當天視頻來看,一輛橙色的JEEP停在了地下停車場的出口,隨著雨水的不斷倒灌,停在後面的車輛被水浸泡的情況不一,位置較低的車輛甚至被水淹過車頂。

而耿女士的經曆並非個案。在這場大雨中,位於鄭州東廣場的網紅小區瀚海晴宇的多位業主也面臨相同的遭遇。

據該小區業主稱,當日由於物業沒有提醒業主挪車且沒有做好防汛準備,瀚海晴宇三層車庫盡數被淹,其中不乏保時捷、蘭博基尼等超豪華品牌汽車。

據該小區業主在微信群內接龍統計,目前已有將近200戶家庭上報了車輛損失,不少家庭甚至有三四輛車被淹,被淹車輛超過200輛。

“地下是瀚海,地上是晴宇。”該業主戲稱。

據瞭解,瀚海晴宇小區地下停車場共三層,停放車輛超過500輛,其中多數為豪華車;除此之外,業主在地下儲藏室的菸酒等貴重物品也盡數淹沒,損失總計超過4億元。

除了瀚海晴宇之外,鄭州還有多個小區的車庫被淹,車險報損高達十幾個億。

面對巨大的經濟損失,圍繞是否盡到義務,隨之而來的,是受損業主與物業之間的矛盾繼續上演。

“就算車輛購買了車損險,車輛報廢后保險公司的賠償也不足以覆蓋車主的損失。”前述瀚海晴宇小區業主對記者表示,“比如,車輛的購置稅並不包含在賠償之中,車越貴購置稅越高,稍微好一點的車,光購置稅就好幾萬,還有保險,這些損失誰來承擔?”

按照規定,物業作為小區的管理者,應當及時對業主建築物共有部分包括樓頂、外牆、供排水設施進行檢修,在突發暴雨導致車庫進水後,應及時通知業主轉移車輛。如果物業公司做到上述安全管理責任的,不需要承擔責任;如果物業公司未能盡到足夠的注意義務,沒有及時排除險情,未能及時通知業主,延誤了車庫車輛轉移或財產受到損失的,存在一定過錯,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我們正在準備聯合被淹車輛的車主一起,用法律手段向堵住出口的車輛車主和物業追責。”耿女士告訴記者,“因為鄭州疫情加重,目前還沒有進展。”

而瀚海晴宇小區的業主們,也欲通過集體訴訟的方式來挽回損失。

“沸騰”的二手車商

“理賠維修過後,車輛會有不同的流向。多數會以不同的方式流入全國二手車市場。”8月2日,有二手車行業專家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

在這個相對“隱秘”的市場中,包括保險公司、拍賣平台、4S店、修理廠、二手車商等,正在暗暗爭奪這塊“蛋糕”。

“受損的車,如果沒有買車損險(涉水險),賣給我們能有兩萬塊錢、至少一萬塊錢。”當記者問及收回來的泡水車如何處置時,一家東風風神4S店內的銷售顧問告訴記者,外面有專門收購事故車和涉水車的公司,收回來的泡水車會出售給相關公司。

“我們也收泡水車,但前提是個人已經維修好,正常行駛沒有問題,只不過價格要低一點。”鄭州一家江鈴福特銷售人員表示,但並未回應收回來的泡水車的流向。

“說實話,泡水的車修好也不要開了,因為你不知道會因為什麼原因壞在路上,隱患非常大。”7月30日上午,在位於鄭州市北部的一個二手車市場內,一個二手車商極力勸說前來詢價的記者,如果有泡水車還是賣掉之後置換新車比較好。

“比如原來的車值8萬,如果水沒過方向盤達到報廢的級別,那價格就要折一半甚至更多,看車齡和行駛里程,最多也就賣4萬塊錢。”上述二手車商告訴記者,“我們這裏主要做精品二手車,不做事故車生意,不過山西有個大哥讓幫忙找泡水車,剛剛幫他找了一輛沒頂的帕薩特。全國各地都有人收這種泡水車,馬上新鄉那邊的泡水車也出來了,到時候價格還得往下壓,就賣不了這個價了。”

就在與記者交談過程中,該二手車商接到了電話,被詢問泡水的科雷傲三萬元的價格是否值得入手。

“科雷傲配件有點貴,維修起來成本高,修好後正常來賣能賣七八萬塊錢。”上述二手車商表示,“現在這種泡水的車多得很,都是沒有買涉水險的,有保險的都停在保險公司的場地,不過最後也會拍賣。”

據瞭解,在車輛推定全損後,比較常規的流程是保險公司將車交給下遊的事故車處理公司,協助保險公司對車輛進行處理,然後再拍賣給維修企業。

一般來說,被拍賣的車輛有兩種走向:針對損傷非常嚴重,浸泡時間很長,沒有維修價值的車輛,將會被註銷或是面向拆解企業拍賣,對車輛做拆解後將可利用的零部件進行銷售;而有維修價值的車輛則面向汽車修理廠和有修理能力的專業機構拍賣,這些車輛經過維修並通過相關車管部門的檢測後,通過不同的銷售渠道進入二手車市場。

當然,數十萬輛的泡水車也吸引著來自全國各地的大、小二手車商。鄭州各處停車場、到路邊,“高價回收二手車”的小廣告隨處可見。

而記者通過路邊車窗上的“高價回收二手車”聯繫到的一位四川二手車商表示,現在因為疫情加重,已經離開。

不過,上述二手車商並未停止他的泡水車生意,在其微信朋友圈內,依然可以看到待售的“豫A”或“豫V”開頭的水淹車的信息。

“泡水車還沒有清理出來,現在買二手車還買不到泡水車,未來一到兩個月後,大量泡水二手車會流向全國各地。”鄭州另外一個二手車商對記者表示,“經過專門的泡水車公司拆車、清理、更換電子模塊、線束等處理之後,很難看出車輛受損的痕跡,我們有時候也不好分辨。”

“一般來說,正規二手車商在出售泡水車時,需要跟消費者說明。”上述二手車商表示,在正規的維修機構或者4S店都會留下能夠查詢到的記錄,然而一些私人的汽修廠不會留下修理記錄,買到這樣的車隱患還是比較大的。

“河南和山東、河北、安徽這些周邊省市的二手車市場至少要混亂兩三年。”有汽車經銷商告訴記者。

“整裝待發”的新車市場

暴雨和城市內澇帶來的數十萬受損車輛背後,各品牌在加快對受損車輛維修的同時,也抓住消費者的新車置換需求開啟新車銷售“大戰”。

在鄭州多個汽車經銷商店內,記者發現,不少消費者已經開始選購新車。

“針對這次暴雨中的全損車輛,我們店內還有置換補貼,如果在我們店裡換購新車,只要拿著保險公司或者報廢機構開具的報廢證明,就可以享受5000-10000元不等的置換補貼。”前述東風風神4S店銷售顧問告訴記者。

不僅僅是東風風神,包括廣汽傳祺、江鈴福特、上汽榮威在內的多個品牌針對旗下不同車型提供了不同的“泡水車專享置換補貼”,價格從幾千到一萬不等。

以上汽榮威為例,除了原有的置換補貼外,針對泡水車,還專門推出了額外的補貼,綜合補貼過後,購買榮威iMAX8車型最高可享受一萬元的優惠。

與此同時,7月29日,鄭州市財政局、公安局、商務局、金融工作局和大數據管理局聯合發佈《鄭州市車輛受損報廢的車主購置新車補貼辦法》(以下簡稱《辦法》),明確提出在向機動車回收拆解企業申請報廢拆解業務時,免收拖運費用。在辦理新車註冊登記上牌時,免收機動車號牌費、行駛證和登記證工本費。

值得關注的是,《辦法》指出,在本次水災中受損報廢的鄭州本地牌照(豫A和豫V)民用汽車,車主本人重新購置車輛最高可以申請1.5萬元的補貼。

不過,補貼對象只有在購買新能源汽車時才能夠享受購車補貼。

《辦法》規定,上述補貼由基礎補貼和差異化補貼兩部分組成。其中,基礎補貼為每輛車5000元;差異化補貼根據受損報廢車輛的行駛年限執行,行駛0-3年(含3年)車輛,補貼為10000元,行駛3-6年(含6年)車輛,補貼為8000元,行駛6年以上車輛,補貼為5000元。

在業內看來,上述最新出台的政策在對受災車主進行補貼扶助的同時,也旨在促進鄭州的新能源汽車的推廣和使用。

鄭州市公安局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7月6日,鄭州市機動車保有量已達490.1萬輛,接近500萬輛的數字,也讓鄭州成為名列全國第六位的汽車大市。

然而,雖然汽車總體保有量巨大,但鄭州的新能源汽車保有量並不高。鄭州市公安局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7月6日,鄭州新能源汽車保有量是121183輛,今年新增註冊24314輛。新能源汽車僅占鄭州汽車保有量的2.47%,其中70%為網約車或是出租車。

這個佔比與《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2021-2035年)》中提出的“預計在2025年國內新能源汽車的銷量能達到汽車總銷量的20%”的目標差距明顯。

未來,推動新能源汽車目標的實現,也將成為“劫”後餘生的鄭州汽車業的下一個重任。

(作者:杜巧梅 編輯:張若思)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