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傳女員工遭灌酒侵害 集體勸酒是否涉嫌共犯?

2021年08月09日13:08

  原標題:華商說法 網傳女員工遭灌酒侵害 集體勸酒是否涉嫌共犯?

  來源:華商報

  近日,網傳阿里巴巴一女員工被男領導要求陪商家喝酒,其間遭到商家和領導猥褻。此事引起全網熱議,8月8日,濟南公安發佈情況通報稱正在調查取證。那麼,集體勸酒是否涉嫌共犯?職場性騷擾該如何應對?

  新聞回顧

  網傳阿里女員工被灌酒遭侵害 濟南警方正調查

  近日,有媒體報導,某認證信息為阿里巴巴員工人士爆料稱,被男上司強製要求出差,公務出差過程中陪商戶被灌醉,後遭到商戶猥褻。當晚,該女員工被送至酒店後,其男上司4次進出其房間,對其進行侵犯。事後,女員工在公司反饋情況,被拖延處理。

  據網傳的該女員工自述內容顯示,女員工曾多次向公司尋求處理,但相關領導態度敷衍,後該女員工選擇在阿里巴巴食堂曝光維權,多位阿里巴巴員工拍下了相關視頻。8月2日,女員工向相關領導提出訴求,要求公司根據規定開除涉事男領導,且阿里系公司對該男領導永不錄用,同時給女員工放長假。對此,女員工得到相關領導3天內給出處理結果的答覆。但3天過去,相關領導回應女員工稱沒有作出開除決定。

  此事引起網絡熱議,8月8日淩晨,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CEO張勇在阿里內網發帖,用“震驚、氣憤、羞愧”表達對阿里一員工涉嫌侵犯女同事事件的感受。他同時表示,必須調查清楚,給全體阿里同學和全社會一個交代。

  8月8日,有媒體對話涉事商戶濟南華聯超市涉事員工,對被阿里女員工指控猥褻一事,其予以了否認。濟南華聯超市也回應稱,涉嫌員工已停職正在接受警方調查。14時許,濟南市公安局槐蔭區分局官方微博發佈消息稱,濟南公安槐蔭區分局對“阿里女員工被侵害”警情,目前正在積極調查取證。警方調查偵辦結果,將及時向社會通報。

  律師看法

  職場性騷擾取證難 企業應通過規章製度來預防

  北京市京師(西安)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王國元律師認為,性騷擾一直是職場難題,且對行為邊界的把握或容忍的程度不一導致認定標準在實踐中存在差異。

  一般情況下,性騷擾屬於人格權受到侵犯,受害人可要求實施者承擔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消除影響、恢復名譽、賠禮道歉等民事賠償責任,且不適用訴訟時效的規定。但在實踐中,職場性騷擾一般事發突然,且發生在同事、上下級之間或行為較為隱蔽,甚至存在以薪資、聲譽等方面的威脅,導致受害者一方存在取證難,證據不易固定等情況,所以法律要求企業、單位等通過規章製度來預防及處理性騷擾非常有必要,通過製度及企業文化對性騷擾做到有違必究的“零容忍”,才能創造良好的工作環境,不給違法犯罪者可乘之機。

  王國元提醒,性騷擾行為如不及時製止或得到責任追究,極易演變成治安案件或刑事犯罪。特別是在商務應酬中,上級不能違背員工意誌強製要求其參與陪酒,即使參加類似應酬也得互相尊重。

  性騷擾暫無明確界定 輕則拘留重則觸犯刑法

  陝西恒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趙良善認為,《婦女權益保障法》第四十條明確規定:禁止對婦女實施性騷擾。受害婦女有權向單位和有關機關投訴。但對於何種行為屬於法律意義的性騷擾暫無明確界定,司法實踐中,一般性騷擾指以帶性暗示的言語或動作針對被騷擾對象,強迫受害者配合,使對方感到不悅,這類騷擾行為能夠使當事人受到冒犯、脅迫、羞辱,使當事人處在不良的心理感受或敵意、不友好的工作(學習)環境中。

  職場性騷擾一般發生在職場環境中,主要表現形式為通過工作便利或者職務關係等條件,故意創造私密空間,反複凝視受害者身體敏感部位,或在工作過程中利用身體故意碰撞或靠近;或者經常發送帶有暗示性、明顯色彩的性挑逗短信;或者以提拔、金錢等方面提出性交換;或者未經同意強行撫摸、擁抱甚至親吻;或者做出某些猥褻動作等。

  如果對他人進行性騷擾,輕則觸犯《治安管理處罰法》,如公然侮辱他人,多次發送淫穢、侮辱、恐嚇或者其他信息,干擾他人正常生活,偷窺、偷拍、竊聽、散佈他人隱私等情節,處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罰款,情節較重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並處500元以下罰款。對違法者予以治安處罰,如情節嚴重,觸犯刑法,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方法強製猥褻婦女或者侮辱婦女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強迫婦女發生性行為的,還將涉嫌強姦罪。

  對於性騷擾,可以通過保留聊天記錄、通話錄音、電話錄音等方式保留證據,如果有關繫好的同事,也可尋求幫助,在獲取證據後及時報警,在面對性騷擾時應隨時警惕。

  知情圖謀不軌還勸酒則涉嫌共犯

  趙良善稱,《刑法》第二十五條明確規定,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所以認定集體灌酒是否為共犯,應明確這些參與者對於灌酒者欲實施強姦行為是否知情,是否實施協助灌酒、參與灌酒行為、協助他人實施強姦的幫助行為,比如明知某個男士對女同事有想法,而女同事無意情況下,故意撮合,並且在喝醉酒後將兩人放置一個房間;或者明知女士對男士反感情況下,起鬨強製灌酒,在女士醉酒情況下,暗示或者放任男士做一些不當行為;或者明知領導對某個女下屬有想法,為取悅領導,參與灌酒,並且將女下屬灌醉,滿足領導私慾;或者在陪同客戶喝酒過程中,明知客戶對自己的職員感興趣情況下,為取悅客戶達到訂單目的,放任女職員被他人灌酒,且在灌醉後並未將女職員妥善安置,放之任之導致被他人強姦,上述這些行為,均可通過主客觀要件來界定共犯。

  所以,滿足共犯條件,必須同行者主觀上對於他人意欲強姦或者實施不當性行為是明知的或者應當明知的,客觀上實施了灌酒且幫助他人達到強姦目的的行為。如果不知情僅是參與了酒局,也未實施其他協助行為,則只能通過共同參與者具體行為,來界定共同參與飲酒者對於醉酒是否盡到安全保障義務。

  網友觀點

  低俗的酒桌文化在矮化物化每一個人

  職場應酬中變味的“酒文化”和職場性騷擾等話題受到熱議,“拚酒、灌酒、逼酒”成為常見的陋習,多名網友自曝曾被職場灌酒、被職場性騷擾。

  FFFF:我之前去應聘,條件之一就是會喝酒。一次聚會領導點名要我去還說有報酬,我立馬辭職了。

  無雙譜FM:有時騷擾沒法取證,被穿小鞋維權無門。

  Happy邵帥:如果職場晉陞靠的不是個人能力,而是溜鬚拍馬、靠喝酒,那麼,低俗的酒桌文化在矮化物化每一個人。

  Yurwa:一般來說,男的在酒桌上都得比女的喝得多,這種酒桌文化對任何年輕人都不是好事! 華商報記者 佘欣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