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歲企業家駕駛蔚來車禍去世,警方通報

2021年08月18日20:50

原標題:31歲企業家駕駛蔚來車禍去世,警方通報

8月12日,上善若水投資管理公司創始人林文欽駕駛蔚來ES8汽車,啟用自動駕駛功能模式後,在沈海高速涵江段發生交通事故,不幸逝世。

福建莆田高速交警8月18日發佈《警情通報》稱,林某某駕駛閩CD5XXX號電動汽車在沈海高速公路莆田市涵江段追尾碰撞前方同車道由李某某駕駛正在施工作業的閩A95XXX號輕型普通貨車後側,造成電動汽車駕駛人林某某當場死亡,貨車乘車人王某某受傷, 兩車不同程度損壞的道路交通事故。

案情回顧

8月14日,一個認證為“美一好”的個人公眾號發佈訃告稱, 2021年8月12日下午2時,上善若水投資管理公司創始人、意統天下餐飲管理公司創始人、美一好品牌管理公司創始人林文欽(昵稱“萌劍客”),駕駛蔚來ES8汽車啟用自動駕駛功能(NOP領航狀態)後,在沈海高速涵江段發生交通事故,不幸逝世,終年31歲。

美一好創始人林文欽車禍去世

據瞭解,作為多家餐飲公司的創始人,林文欽先後創立了“意淇港式下午茶”“大喜麻辣拌”“鍋聚俠”“甲如花甲粉”等多個知名餐飲連鎖品牌,全國加盟店超500家。

林文欽的生前好友鄭先生此前對媒體說,已排除駕駛員酒駕和毒駕,其所駕駛車輛事發時開啟了“自動駕駛(NOP領航狀態)”。

據悉,疑似由“自動駕駛”引發的事故並不是第一次出現,而是涉及多家車企。今年8月4日,長城哈弗H9車主使用ACC自適應巡航時未識別大貨車變道而追尾;同月,網友稱試駕小鵬G3使用ACC自適應巡航時未識別前方車輛而追尾;更早前,外媒更是多次報導特斯拉車主因使用輔助駕駛導致事故。

蔚來這起事故,還有幾大疑問需要解決

蔚來這起事故引發輿論的廣泛關注,而自動駕駛技術的安全性也再一次受到拷問。不過,這起事故,還有幾大疑問需要解決。

“1

該起事故發生時的具體環境如何?

據央廣網報導,當地警方表示:“此事故為林文欽駕駛蔚來汽車追尾前方汽車導致,事故造成車輛損壞嚴重,需要等待進一步的調查結果。”

記者瞭解到,8月12日下午,一輛高速公路養護車正在最左側的車道作業,車後放置的提示雪糕筒正被工人收起,車輛低速前行。當時,事故車蔚來ES8先是撞上了路邊的樁桶,隨後撞擊位於快車道上的這輛高速公路養護車,而該次撞擊也導致養護車側翻、事故車蔚來ES8損毀嚴重。從網傳事故圖來看,事故車蔚來ES8發動機蓋已經扭曲變形,A柱直接被壓扁,頂棚出現嚴重擠壓變形,車輛左前和駕駛位車門嚴重變形,前輪嚴重受損。

且從目前公開信息可以判斷,事發當時,林文欽駕駛的蔚來ES8確實開啟了NOP領航輔助功能,但車輛為何沒有及時在障礙物面前刹停,這一問題仍然有待警方調查後才能得出結論。

“2

蔚來的NOP領航輔助功能

是否屬於自動駕駛範疇?

據澎湃新聞報導,林文欽朋友鄭先生確認了在發生事故時車輛處於使用輔助駕駛功能狀態:“當時交警請蔚來說明車輛信息時,蔚來上海總部的工程師已向蔚來福建閩南區負責人電話確認,林文欽駕駛的車輛在發生事故時正在高速公路上處於自動駕駛狀態。”

不過,憑此就來判定蔚來NOP領航輔助功能是否屬於自動駕駛範疇,是不夠充分和理智的。

(蔚來官網)

蔚來官網顯示,林文欽駕駛的蔚來ES8,是蔚來的首款量產銷售車型,也是蔚來的旗艦車型,官方售價46.80萬~62.40萬元。蔚來ES8綜合工況續航里程最長可達580km,搭載NIO Pilot自動輔助駕駛系統和NOMI車載人工智能系統,其中的NIO Pilot自動輔助駕駛系統便是由蔚來自主研發,搭載全球領先Mobileye EyeQ4自動駕駛芯片,支持超過20項輔助駕駛功能和遠程車輛軟件升級(FOTA)的技術。

而蔚來的NOP領航輔助功能,便是蔚來NIO Pilot自動輔助駕駛系統在高速路場景下的功能。據瞭解,蔚來的NOP領航輔助功能允許車輛在高精地圖覆蓋的高速公路及城市高架路等路段,按照導航規劃的路逕自動巡航行駛,主要涵蓋場景包括根據高精地圖及環境感知,自動彙入主路、駛離主路;主路中巡航行駛及智能選擇最優車道,自動切換下一高速或高架,支持匝內變道及調速。

且據證券時報,針對這起事故,蔚來品牌部人士回覆稱,Navigate on Pilot(NOP)領航輔助不是自動駕駛,後續有調查結果會向外界同步信息。另據鈦媒體,蔚來方面回應:“目前還在調查中,可以確定是蔚來沒有提供‘自動駕駛’服務。”

還有一個層面值得參考,那就是法律法規。

據國際自動機工程師學會(SAE)披露,根據智能化程度的差異,自動駕駛可分為5個等級,即從L1到L5,其中從L2(部分自動駕駛)到L3(有條件自動駕駛)被視為真正的分水嶺。而據去年3月11日工信部公示的中國自動駕駛分級標準,自動駕駛可分為0級(部分駕駛輔助)、 1級(部分駕駛輔助)、2級(組合駕駛輔助)、3級(有條件自動駕駛)、4級(高度自動駕駛)和 5級(完全自動駕駛),從字面上也能看出2級和3級是一個分水嶺,區分駕駛輔助和自動駕駛。

而目前,L3級別以上自動駕駛車輛在國內現行法律框架下只能在道路上測試。清華大學蘇州汽車研究院院長助理戴一凡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常見的自適應巡航(ACC)、車道保持(LKA)等功能都屬於輔助駕駛功能。“蔚來的NOP便屬於L2級,無論從技術角度,還是從法律法規角度,中國目前沒有L3及以上級別的自動駕駛車輛,這就意味目前所謂自動駕駛的車輛均為L1、L2級,而這兩個級別自動駕駛的本質都是由系統提供駕駛輔助服務,只是輔助功能強弱有別。”

“3

蔚來的NIO Pilot

自動駕駛輔助是否存在問題?

在知道蔚來的NOP領航輔助功能屬於L2輔助駕駛功能後,事發當時林文欽是否完全交付駕駛權成了輿論關注的焦點。

(蔚來官網)

不過,我們要明白的是,即便消費者購買的車型號稱搭載的是等同L2以上級別的自動駕駛輔助功能,實際應用時消費者依然要保持警惕,且在當前的法律法規下,達到L2級以上自動駕駛輔助功能的車型,其系統介入時也需要駕駛員雙手握住方向盤,否則會自動解除,並不存在達到L4級別以上自動駕駛輔助就可以在實際應用下實現“無人駕駛”。

而蔚來也在NOP的用戶手冊里明確強調:車輛與前車相對速度大於50公里/小時時,如前車靜止或緩行,Pilot存在無法刹停的風險;為保證安全,出現上述情況時,請您立即退出Pilot,切勿在上述情況嚐試Pilot對靜止車輛刹停或跟停前車。

(圖源:蔚來官網)
(圖源:蔚來官網)

換句話說,倘若事發當時林文欽完全交付駕駛權的話,那麼這輛開著NOP領航輔助功能的蔚來ES8,還是有可能沒法及時在障礙物面前刹停,一頭撞向高速公路養護車。不過,這也不能說明事故車蔚來ES8的NOP領航輔助功能,不存在沒能識別出養護車和駕駛員。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1月,同樣在沈海高速上,一輛蔚來ES8在開啟NIO Pilot自動駕駛輔助的情況下,不僅撞上道路護欄,還追尾了一輛停靠在內道的五菱宏光,導致車輛左側車輪脫落,車輛半軸斷裂。而8月17日下午,又有汽車博主在微博爆料稱,一位蔚來EC6車主於7月23日參加“蔚來探索營”,深夜回杭州高速途中開啟NOP領航輔助,領航輔助時速120km/h,當時蔚來EC6在NOP領航輔助下,差點撞到停在前方的事故車,幸好車主在前兩秒鍾接管了車子,才沒有發生意外。”

不過,車輛為何沒有及時在障礙物面前刹停,仍有待警方調查後才能得出結論。

“4

該起事故發生後

蔚來是否未經許可私自接觸涉案車輛?

據南方都市報報導,8月16日,林文欽好友表示,事發當日,蔚來曾派人私自接觸涉事的ES8。而林文欽代理律師、北京權佑律師事務所執行主任林麗鴻也於同日表示,關於“蔚來技術人員未經交警同意,私自接觸涉案車輛進行操作”的情況,交警已傳喚該蔚來技術人員做筆錄。

(圖片來源:蔚來官方微博)
(圖片來源:蔚來官方微博)

不久後,蔚來官方微博便發佈聲明,稱公司沒有任何刪改數據的行為,也沒有員工被警方傳喚。“8月12日14時許,蔚來用戶林先生在沈海高速涵江段與正在作業的工程車相撞,不幸罹難。為確保高速碰撞後的事故車電池安全,當天17時許,蔚來服務人員在事故車停車場進行了斷電作業,該作業本身不會造成數據丟失。8月13日下午,經相關方要求,在林先生家屬的委託人和警方的見證下,蔚來技術人員進行了第一次現場數據提取。8月16日下午,蔚來總部技術團隊到達莆田,配合警方及司法鑒定機關進行下一步數據讀取作業。”

“5

該起事故主責在誰?

有律師表示,我國目前尚無法律支持L3級自動駕駛車輛商業化,如果在車輛駕駛層面發生錯誤導致事故,現行法律一定會追究駕駛員的責任。

據中國科技金融法律研究會理事肖颯於8月6日在其企鵝號(蕭颯lawyer)發佈的《原創|自動駕駛,事故誰負法律責任?》一文顯示,在L0-L2級別的自動駕駛中,駕駛員完全掌握汽車的行使,自動駕駛系統僅起到輔助性作用。通常認為,此時駕駛員的注意義務同駕駛普通汽車相當,侵權責任及刑事風險均由駕駛員承擔。

(圖片來源:威馬汽車創始人沈暉微博)
(圖片來源:威馬汽車創始人沈暉微博)

此外,威馬汽車創始人沈暉於8月16日在其微博,就關於“如何看待輔助駕駛普及但事故頻發"問題分享了一些個人看法:① L2 級別輔助駕駛功能,駕駛員是功能操作主體,也是責任主體;②L4 以上級別自動駕駛功能,車內無人狀態下,操作主體是車輛本身,責任主體當歸屬主機廠;③我們 L4 級別無人駕駛功能,當時經過了 N 輪內部決策會議,最終選擇了高頻停車場景的原因,就在於相對封閉的環境、相對低速的狀態,安全性更高。

部分內容:信息時報記者 羅曉彤

其他來源:光明網綜合自新民晚報、海峽都市報、界面新聞、澎湃新聞、封面新聞、福建莆田高速交警、@蔚來等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