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環球丨虛擬偶像爆紅,但她真的完美無缺?

2021年08月19日17:22

原標題:新民環球丨虛擬偶像爆紅,但她真的完美無缺?

在作家劉慈欣小說《三體2:黑暗森林》中,主人公羅輯愛上了幻想中的女孩,還為此和現實女友分了手;在電影《她》中,生活在未來城市中的男主角和一個沒有實體的人工智能談了場柏拉圖式的戀愛……

時代發展至今,越來越多虛擬人物正走入人們的生活,創造著巨大的商業價值,並在現實世界里圈粉無數。

粉絲“眾創”初音未來

今年3月,被視為“虛擬偶像鼻祖”的初音未來重回人們的視線,突然宣佈要做動畫和漫畫了。

這個留著M形劉海,梳著綠色雙馬尾,穿著學生服的虛擬女孩已“出道”14年。在粉絲眼中,她是絕對“頂流”和“排面”級別的存在。

2007年,日本一家公司開發了一款電子音樂創製作軟件,並用“二次元+女聲”的模式打造了一個虛擬歌姬形象初音未來。初音未來的出現打破了這類軟件僅由專業人士購買的局限,越來越多“宅男”成了她的粉絲,開始在軟件上輸入自己的原創歌曲,並由初音未來演唱。而初音未來的曝光度也由此大大增加。

圖說:歌姬初音未來的演唱會現場。 本文圖GJ
圖說:歌姬初音未來的演唱會現場。 本文圖GJ

此後,有關初音未來的同人創作活動更加多樣,大量以她為原型創作的插畫、舞蹈、小說在網絡上湧現。可以說,人們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給初音未來注入“靈魂”。

初音未來的爆紅也一度在當時的日本社會掀起爭議,但在全球各地的幾十場演唱會場場爆滿,與Lady Gaga等現實中的明星合作,代言路易斯·威登、索尼、豐田……初音未來憑藉爭議出圈,成為世界級的虛擬偶像。

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康德利認為,初音未來之所以如此受歡迎,是因為“人們可以自由發揮、任意添加元素”,創造一個自己“調教”出的初音未來。

主播絆愛背後有“人”

不同於初音未來“任人打扮”,第一個活躍在優兔上的日本虛擬主播絆愛有著鮮明的人設——吐槽犀利的蠢萌妹子。

唱歌閑談、才藝展示、直播互動……絆愛做著真人主播能做的任何事情。但她的談吐、行為、性格依靠的是她身後一個個真人(又稱“人中人”)的演繹。製作者通過實時動態捕捉、表情捕捉等技術,賦予其聲音和人格。更具“人性”的虛擬主播與受眾之間不再是被動接受,而是可以實現網絡互動。

正因如此,粉絲對絆愛的喜歡不僅出於外表。2019年,其背後團隊發佈了由不同聲優配音的四個絆愛分身一事,就引發了粉絲的強力吐槽。“聽了聲音不是她,走了。”有粉絲認為,自己對絆愛的愛很大程度上來源於其幕後配音春日望的演繹。可以說,聲優才是虛擬主播的靈魂。

與此同時,虛擬主播的商業價值也不容小覷。絆愛登錄優兔平台不到3個月便接了第一個遊戲單子。

網紅索薩“人生”起浮

米奎拉·索薩是網紅博主,在社交網站“照片牆”上有著300多萬的粉絲。但這個長著可愛雀斑,留著二次元劉海,定居洛杉磯,有著巴西、西班牙、美國血統的少女,其實是計算機生成圖像,由洛杉磯的一家技術公司於2016年創建,而人設則由一支專業的營銷團隊精心打造。

圖 說:虛擬網紅索薩
圖 說:虛擬網紅索薩

出專輯,和一線大牌合作,接受採訪……索薩的“人生”可謂風生水起。

為提高她的知名度,營銷團隊曾安排了一場激烈罵戰。2018年,索薩的照片牆賬號被一個名叫“百慕達”的虛擬網紅入侵。後者不僅刪掉了索薩的所有照片,還揭穿了她並非人類的真相。但很快人們就發現,百慕達和米奎拉同屬一家公司。去年3月,索薩還經曆了失戀。“我大約在50個陌生人面前哭了。現在,他不再回我的任何信息和電話。”她悲傷地在照片牆上宣佈與自己的真人男友分手。

虛擬偶像未來仍可期?

虛擬歌姬、虛擬主播、虛擬網紅……虛擬偶像團體日臻壯大和多元,而真實網紅不可能像虛擬偶像一樣,時刻充滿戰鬥力。“既然你可以從頭打造一個理想的品牌大使,那為何還要破費去請現實中的明星、超模和網紅呢?”《紐約時報》提問。但營銷公司創始人庫克認為,只有真實的網紅才能給出實際的建議、建立信任感,而虛擬網紅好比櫥窗里的模特。

“他們的存在是虛假的,但影響力卻是真實的。”美國西北大學整合營銷傳播學教授馬爾赫恩表示,“虛擬偶像和實體相比有一個最大的優勢,即他們可以被完全控製。畢竟,人類會犯錯,但被控製的虛擬偶像永遠不會走火入魔或陷入醜聞。”

文 / 弦子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