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DC合同機製 遭創作者集體抵製反對

2021年08月21日17:23

  原標題:漫威、DC合同機製,遭創作者集體抵製反對

  一、漫畫創作者們的發聲和爭取

  漫威和DC系列電影的每一部影片都離不開漫畫原創作者的努力。但除了第一作者以外,還有一批作者同樣也為漫威和DC電影宇宙的藍圖構建做出了貢獻。角色塑造、故事情節、造型設計……這些創作者的名字通常會出現在片尾字幕處,出現在“特別感謝”一欄中。

  例如,電影《蝙蝠俠》的故事場景來自漫畫家弗蘭克·米勒,《雷神》的人物搭建是沃爾特·西蒙森(Walt Simonson)完成的,《復仇者聯盟》系列電影、衍生劇《獵鷹》和《冬兵》等都離不開庫爾特·布謝克(Kurt Busiek)和埃德·布魯貝克(Ed Brubaker)等人的創作和設計。但是這些漫畫家和創作者在漫威和DC的百億票房收入中究竟分到了多少酬勞?這個著名的成功IP又是怎樣對待他們背後的創作者的?

  布謝克和布魯貝克重現了美國隊長的助手巴基·巴恩斯(Bucky Barnes),創造了由塞巴斯蒂安·斯坦(Sebastian Stan)在漫威的電影和電視劇中扮演的冬兵。但布魯貝克卻稱:“大多數情況下,我們的這些努力只能得到一句‘感謝’,這樣的待遇讓人越來越難以接受了。”他認為《美國隊長:冬日戰士》給他的其他作品也帶來了更多讀者,這讓他作為一個作家很有幸福感,但是他也表示:“當我的郵箱里收到大量關於電影評論的郵件,我會感到有點噁心。”

電影《獵鷹與冬兵》海報。
電影《獵鷹與冬兵》海報。

  吉姆·斯塔林(Jim Starlin)是滅霸這個角色的創作者,他最近向荷李活記者透露,在滅霸被確定為漫威電影反派角色時,他曾與漫威協商以爭取更多酬金。

  暢銷書作家塔奈希西·科茨(Ta-Nehisi Coates)曾創作過《黑豹》(Black Panther)系列。他表示:“漫威對其藝術家和作家有超越合同的道德義務。”他認為自己得到了相對公正的酬勞,但那些默默無聞的作者應該從大製片公司那裡得到更好的待遇,僅有合同是不夠的,如果公司的話語權更高,就能做到與職員簽訂合同而卻不履行義務。

   二、形式主義的合同和感謝信

  一般來說,對於僱傭員工,公司只需要向他們支付固定的費用和版稅。不過,漫威和DC也用了其他的機製來激勵他們的創作者,他們承諾如果這些創作者創作的角色或故事情節成為電影、節目或商品的素材,他們會獲得利潤分成。據《衛報》報導,關於這個機製,DC有一份標準的內部合同。

  據另外兩名知情人士透露,漫威內部也有一份類似的合同,但有一部分創作者並不知道它們的存在。對此,漫威發言人表示,編劇和公司簽訂合同沒有時間限製,他們正在聯繫過去的編劇和藝術家,試圖和他們重新簽訂合同。但考慮到這些合同是否生效是由公司決定的,承諾的稿費可能不了了之。

  過去幾十年里,漫威和DC一躍成為《財富》雜誌評定的世界500強公司之一。現在兩家公司都在討論他們的漫畫創作者們應該獲得多少酬金。但創作者們卻普遍認為,在漫威賺錢越來越難了。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衛報》,漫威在版稅談判中扣除了自己的法律費用。

電影《復仇者聯盟3:無限戰爭》海報。
電影《復仇者聯盟3:無限戰爭》海報。

  據《衛報》消息,漫威在電影中使用創作者筆下的人物之後,會向他們發送首映式邀請和5000美元(3600英鎊)的支票,這是一種預設的補償行為。創作者並沒有義務參加首映式,這5000美元也並非用於住宿或旅行。而漫威以隱私為由拒絕回應這一消息,發言人表示:“我們不能公開談論我們和創作者的個人協議和合同。”

  其他幾位曾與漫威合作過的消息人士表示,為一部票房大賣的系列電影做出貢獻的創作者里,有人得到了5000美元,也有人壓根沒收到報酬。還有部分創作者通過成為電影、卡通和流媒體系列的高管和製片人來盈利。

  三、曆史上出版商的版權爭議

  在曆史上,漫威和DC兩家公司都曾出台過讓創作者滿意的合同。當時的背景是1976年出台的《版權法案》(Copyright Act),該法案賦予了藝術家一次性取消與知識產權持有者合同的權利。

  當時《超人》的創作者傑里·西格爾(Jerry Siegel)和喬·舒斯特(Joe Shuster)遭遇了不公平對待,其他創作者就行使了這一權利,這直接導致他們失去了薪酬。藝術家Al Jaffee曾聲稱,DC漫畫公司提供的薪水是以合同條約為基礎的,所以在他取消了這一合同之後無法兌現公司給的支票,這在當時的漫畫行業內是普遍現象。

電影《超人》(1978)劇照。
電影《超人》(1978)劇照。

  20世紀80年代,大部分漫畫工作者都成為了漫畫迷。1986年,DC華盛頓特區編輯保羅·萊維茨(Paul Levitz)和華盛頓特區總裁珍妮特·卡恩(Jeanette Kahn)試圖推出新方案,以更公平地補償作家和藝術家。2000年,一個出版商聯盟成立了慈善機構,援助那些身無分文的創作者,這個項目又稱為“英雄倡議”(The Hero Initiative)。

  在多次政策和製度調整下,弗蘭克·米勒、艾倫·摩爾和戴夫·吉本斯等創作者和DC簽訂了新合同。艾倫·摩爾和戴夫·吉本斯的作品《守望者》(Watchmen)多次再版,DC和這對夫婦共享了商品利潤。

  當下漫畫行業在利潤分紅方面的相對公平,主要歸功於DC的前總裁保羅·萊維茨(Paul Levitz)。即便他於2009年離開了華盛頓,但他的影響力仍然輻射著整個行業。萊維茨說:“有個俄羅斯笑話是——他們假裝付給我們錢,我們假裝在工作。而我們要儘可能避免這種局面。”“當公司獲得勝利的時候,要惠及那些創作者,我為我們改善了創作者的創作和待遇環境感到自豪。”

  萊維茨的同行稱讚他是華納兄弟高管干預前的壁壘。而在萊維茨離開後,華納和DC都招致了很多批評,上文提及的特殊合同就是從批評聲中誕生的。目前,有些創作者已經徹底離開了DC和漫威,也有部分創作者創建了自己的工作室,他們將不再為這兩家漫畫公司工作。

  編譯丨黎璿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