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Pal CEO:世界正走向數字支付,企業在創新上需要小心行事

2021年08月23日13:43

  8月23日消息,據報導,2016年初,PayPal首席執行官丹·舒爾曼(Dan Schulman)決定,他要好好思考一下加密貨幣。

  當時,一枚比特幣的市場價格約為400美元,而幾個月前剛剛與母公司eBay分離的PayPal市值約為500億美元。

  舒爾曼曾在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Priceline.com、維珍移動(Virgin Mobile)和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擔任高管。他曾說過:“我2014年剛上任時,我想很多人都認為PayPal已經經曆過了最好的時光。我來的那一天,就是Apple支付(Apple Pay)發佈的那一天。我將其視為送給自己的‘歡迎來到矽谷’禮物,我知道我們必須重新定義自己。”

  舒爾曼希望將PayPal從一個簡單的結賬按鈕轉變為一個可以依賴於各種數字支付的“綜合平台”。

  因此,2016年1月,他將比特幣錢包Xapo的聯合創始人、矽谷最早的加密貨幣倡導者文思·卡薩雷斯(Wences Casares)引進PayPal董事會。這隻是一條漫長道路的第一步,它旨在將PayPal打造成一個值得用戶信賴的指南針,幫助消費者和商家在令人迷惑且動盪不斷的加密貨幣世界中找到方向。

  舒爾曼回憶道:“每次我以為我明白了,我就會再去找文思談談,然後意識到我並沒有完全明白。大多數人以為自己懂了,其實並沒有。懂與不懂的界限非常微妙,我想要確保PayPal既有規模,又具備真正的功能。”

  在過去的5年里,比特幣的價格上漲了100多倍,目前已超過4萬美元。與此同時,貝寶的市值已增長6倍,至3000億美元以上。

  但舒爾曼堅持認為,比特幣的價格是加密技術中“最無趣的東西”。他認為,這隻是提高金融體系效率和包容性的必要舉措的一部分。

  他表示:“我真的相信,各國政府和央行都明白,世界正走向數字支付,不能只通過發行紙幣來管理貨幣政策。”

  PayPal對加密貨幣的接受速度比其競爭對手Square要慢,Square於2014年首次允許賣家接受比特幣支付,其創始人傑克·多爾西(Jack Dorse)在過去幾年中已成為加密貨幣領域的有頭有臉的人物。

  相比之下,在加密貨幣的江湖中,舒爾曼可能並非聲名顯赫,但他時刻保有一種皈依者的熱情。他希望PayPal做好支援央行數字貨幣(CBDC)的準備。他認為,在中國開始測試“數字人民幣”後,支援CBDC是必經之路。他表示,這意味著要與監管機構和政府官員“攜手合作”,確保“最高層體系的穩定性和完整性”。

  與之形成隱性對比的是Facebook陷入停滯的加密貨幣項目Libra。2019年,PayPal退出了天秤座協會(Libra Association),原因是擔心Facebook在推出項目前沒有與監管機構進行足夠多的接觸。這最終導致了來自法律上的強烈反對,這家合資企業(現在更名為Diem)也一直被困在了啟動階段。

  舒爾曼補充說道:“這並不意味著我們不應該創新,這隻是意味著我們需要小心行事。”

  與此同時,比特幣的價格波動似乎確實有助於打造一款更吸引人的應用程式。持有加密貨幣的PayPal用戶登錄的頻率往往是以前的兩倍。

  繼去年在美國增加了對購買、持有和出售加密貨幣的支援服務之後,這項功能將於本週開始面向PayPal的英國用戶推出。

  目前,美國用戶已經可以使用加密貨幣作為他們PayPal錢包的資金來源,舒爾曼希望這將使數字貨幣從投機性資產類別轉向更廣泛的金融用途。PayPal的3000萬商戶現在可以接受比特幣支付,而不必擔心轉換費用或其他複雜性問題。

  這些加密功能是PayPal更大的擴張計劃的一部分,舒爾曼將其稱為支付“超級應用”,包括即時通訊、儲蓄賬戶、賬單支付和轉賬以及購物功能,預計將於今年晚些時候推出。舒爾曼表示,他希望把PayPal變成一個人們每天都在使用的應用程式。

  和Uber、Facebook一樣,這種超級應用的靈感來自一款中國的全能應用“微信”。在美國或者歐洲,很少有公司能夠像微信一樣將即時通訊、電子商務和遊戲等多種功能整合到一個應用程式當中。舒爾曼在製定PayPal整合應用戰略時,諮詢了微信母公司騰訊總裁劉熾平(Martin Lau)。

  PayPal公司成立於1998年,那是互聯網的初生時代。雖然它可能不再擁有像Revolut或Klarna等活力四射的金融科技創企光環,但它的長壽讓它贏得了消費者的信任。舒爾曼表示:“如果你不信任一個品牌,你就不會在它的超級應用中完成自己的生活。”目前,PayPal的用戶規模十分龐大,最近已擁有超過4億個活躍賬戶,每季度處理近50億筆交易。

  這款超級應用的發佈正值PayPal與eBay的分離即將完成之際。而故事的最開始,舒爾曼剛剛受聘管理PayPal。

  他說,這是一個巧合,但這個巧合恰恰凸顯了PayPal在過去7年經曆的變化。

  此前,維權投資者卡爾·伊坎(Carl Icahn)曾施加壓力,認為eBay增長放緩製約了PayPal作為獨立公司的潛力。拆分時,eBay占PayPal收入的四分之一,利潤佔比則更高。如今,在eBay實施了自己的支付系統後,它占到PayPal銷售額的4%。

  舒爾曼和他在eBay的競爭對手、現任耐克首席執行官約翰·多納霍(John Donahoe)製定了一項五年計劃,以“讓兩家公司彼此不再相互依賴”。舒爾曼表示:“我們的甘特圖長達兩英里,要處理的細節十分繁雜,真是太瘋狂了。”

  除了技術細節,比如數據中心的分離和兩個大型網站的整合,還有定價、與競爭對手的合作以及產品路線圖方面的規定。

  轉型並非一帆風順。在PayPal最近一個季度,一些投資者對eBay推出自己的支付平台的速度超出預期感到驚訝。但舒爾曼表示,隨著eBay成為“我們重要的戰略客戶,但也是眾多客戶之一”,他和多納霍(目前仍擔任PayPal董事長)為2014年最初的過渡計劃表現得如此出色感到驚訝。

  對於PayPal來說,這種外交手段只會變得更加重要,因為它要面對一個客戶和競爭對手相互重疊的世界。Apple(Apple)允許PayPal在應用商店(App Store)和iTunes上進行支付,但它也在與Apple支付(Apple Pay)展開競爭。

  舒爾曼說:“我的觀點是,生意是個人化的。很多時候人們會說,‘這不是你的問題,這隻是生意’,但我不相信。人們需要能夠看著你的眼睛,然後選擇信任你。”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