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樂與悲

2021年08月24日12:21

太極樂隊出道三十六年,就算不是其粉絲,我也第一時間在腦海響起:

「紅色的跑車像是帶 神秘,零星的街燈充滿樂與悲……」

似這般還停留在〈紅色跑車〉年代的,最年輕的也該是七十後了,算出賣年齡系列吧!

太極的樂與悲,從八十年代就陪伴我們,轉眼間已是三十六年的歲月。

「其實我們認識了差不多四十年,以前大約每五年就辦一次演唱會,本來是三十五年時想做的,但因為這兩年的各種問題,最後就做三十六年紀念,不過很多事都改變了。」

最大的改變,當屬成員唐奕聰於今年三月在家中猝逝,讓本來的太極六子,變成今日的五個人。

「感覺係似,以前身在福中不知福,到Gary走 ,先發覺原來幸福真係唔係必然,原來是真的要更加珍惜身邊人。」雷有輝說。

「諗返轉頭,大家幾十年來一齊經歷甜酸苦辣,其實是讓我們的人生更豐富。」盛旦華說。

劉賢德就說,為何要在八月搞這次演唱會,皆因:「世界日日改變,這次唔搞,都不知何年何月才再有機會,所以一知道有期,我們就即刻決定做,某程度都和Gary突然離開有關。」

世事變幻莫測,各人都真正體會到,何謂今日唔知聽日事。

就如拍攝時陽光普照的觀塘商廈天台,當天下午其實烈陽如火,根本無人可以開眼望鏡頭,趁時近黃昏拍攝完,不久即下起傾盆大雨。

命運本是迷宮,要留住我吧兼一生不再說別離,就趁夕陽未散,讓段段往事留在幻象裏飛舞吧!

撰文☆梁文威 攝影☆何國豪 化妝☆Kei Kei Ng 髮型☆Joe Tsui@HairCulture 設計☆美術組

人歌聲永不老

問太極眾人,這兩年最大的改變是甚麼?異口同聲都是說,太極經歷了大變,除了一位成員的離去,更和所有人一樣,遇上了難以解決的困難。

「其實我們一九年開始準備開騷,但就撞正各種問題,所以不停延期,直到現在二一年了,三十五紀念就變了三十六年。」

「其實是一個太極的慶典,預了一連串的活動,首先是每位成員都開一個演唱會,到去年年尾就太極演唱會,本來是在西九大草地開的,當然就開不成,中間經過了多次改期,最後到今年四月得到消息, 到紅館八月的期,怕之後變數太大,都驚之後又再有其他事發生,當然也是因為唐奕聰(Gary)離開,大家都覺得不如趁快手去做啦!」

或許就如鄧建明 (Joey)所講,失去Gary是一件史無前例的改變,朱翰博(Ricky)話要珍惜之後能夠相處的時間。

「我們是由第一日開始,就有這麼多人,現在是少了一個,三十五、六年來,一直都是成隊人一齊去,少了一個,很難形容的。」劉賢德德哥說。

即將舉行的演唱會,特別為Gary預留一個位置。

「他的朋友和戰友都想幫手,想一齊做這個演唱會,以前未試過。」

「搵了一個才女幫他彈成晚的琴-黃丹儀,希望他喜歡這位才女。」

雷有輝亦特別造了一首歌紀念隊友。

「〈昭和寫真〉是講八十年代的相、唱片等,回想當年的事。我們就是在八十年代認識的,就送這隻歌給他。」

往事幻想裏飛舞

太極眾人,年齡大約都是五十多到六十歲,認識了四十年的話,也即是他們大半世人,都和身邊的幾位兄弟一齊度過,緣份可說非常深。

也難怪,眼前的太極五子,竟然都分別曾經發到Gary的報夢或靈異接觸。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夢到他,但就不是人人都有甚麼特別訊息,始終真係識 幾十年。」

「夢到他帶我去吃好東西,去了北海道吃海鮮。」

「夢到他全身就似米芝蓮個公仔咁,還是繼續去食。」

「夢到他坐在我大腿上,也是在吃好 。」

「我就不是夢到,但有時做了某些事,會覺得他在旁邊看 ,於是我就會在心中同他講,這樣做,你開心嗎?我有感覺他聽到。」劉賢德說。

「我也冇發夢,但我們認識了四十年,是有心靈感應的,有時工作上的靈感,好像也是他發出來的,就似乎他是在現場現場一齊聽、一齊搞。」盛旦華說。

夕陽未散繼續傾

太極三十六年,其實也有很多人和事,是幾位成員印象深刻的,就算是三十六年後,還是會常常想起。

「當年被人打劫。剛剛開始夾band,好鬼窮,半夜三更夾完band,慳錢就準備行返屋企,由啟業行上富山 。點知去到牛頭角間廟門口,突然有把刀伸出來,又衰在剛剛身上收到少少歌酬,咁就畀晒佢啦!」 Joey說。

「我最記得係Joey差點無命,那是一個露天表演,突然之間Joey電親,成個人碌 落地,無反應呀,Pat(雷有輝)仲即刻大聲四圍嗌救命。佢之後就紅 喇!多 個外號係閃電結他手。」朱翰博說。

「我就簡單一點,最記得就是當年參加嘉士伯比賽,其實好驚呀,所有參賽者都好勁,我就一直諗盡力就算啦!盡情玩,點知好幸運 到獎。」雷有輝說。

「我就成日諗返太極十周年時,我們成班去北京錄音,係好難忘的經歷,竟然可以咁多個人,一齊出去一個月錄歌,印象深刻係食水餃,仲要我們的車壞了,崔建竟然幫我們推車,哈哈哈!」盛旦華說。

「三十幾年好多難忘回憶,我們每一次出埠開演會,一落機就會有很多人接機,好多人。一落機見到個天,吸到不同的空氣,每一次感覺也不同,有次去美國好凍,Gary仲搵張紙捲起扮噴煙,全部都是很重要的回憶。」劉賢德說。

FROM7TO5

其實太極應該有七位成員,如果計埋經理人鄧祖德更是太極八子。

雷有曜九三年移民加拿大,之後間中再有重聚,對上一次已經是二○一七年。

生離還有再見的一天,死別則留下只有思念。

這張演唱會宣傳相,是去年唐奕聰仍在生時拍攝的,當時他還更預測到演唱會舉行時,疫情將會過去,叫Fans準備寫心意卡表達愛意。

事隔一年,人臉已非,世事往往讓人措手不及。

「當年曾經有人問,我們是否應該減少隊員,人多收入就會攤薄,當時大家年輕氣盛,一口拒絕,話捱窮都要成班兄弟一齊玩。」

太極樂隊,是從頭到尾都是這幾個人的,雖然唐奕聰離世,但沒有人準備要再拍新的宣傳相,繼續還是用這一張。

「到時由黃丹儀代Gary彈琴,不過我們會留個位畀佢 !」

「希望他喜歡吧!」

太極五子說。

▲演唱會宣傳的其中一個重點,就是三十六年後的太極,所以就有這張模擬老人家照片,Joey就笑說這張相係「畀佢嚇鬼死」。

▲太極成軍三十六年,但眾人認識了近四十年,從十多歲的仔變成中年大叔,仍然是同一隊人,感情非常深厚。

▲▲太極由最初的七人組合,雷有曜移民後,其實亦不時回港,但近年已甚少現身,到唐奕聰離世,就真的變成五人組合。太極《Rainbow After Rain演唱會》,將於 8月7至8日,於紅館舉行。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