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體時代之下 「美C」還能華麗退場?

2021年08月24日10:45

美斯C.朗拿度,他們能華麗謝幕嗎?
美斯C.朗拿度,他們能華麗謝幕嗎?

  一場後備出戰,讓C.朗拿度Cristiano Ronaldo成為了上週末的焦點人物。

  對陣烏甸尼斯的意甲首輪,C.朗拿度在第59分鐘姍姍來遲。在施捷斯尼Wojciech Szczesny玩火失敗,將球隊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兩球優勢悉數浪費的情況下,葡萄牙人在傷停補時階段頭槌破門,卻被火眼金睛的VAR查出越位在先。

  入球無效,但入球之後的脫衣慶祝還是免不了一張黃牌的代價。

  如此大起大落的劇情,讓祖雲達斯和C.朗拿度的球迷都度過了一個猶如乘坐過山車的90分鐘,然而這場後備出戰背後的懸念並沒有就此終結。

  比賽結束之後,現任祖雲達斯副主席尼維特在接受採訪時,特意為C.朗拿度後備的決定作出瞭解釋:

  「C.朗拿度今天後備是球會與球員一起做出的決定,賽季初他自然不在最佳狀態,主教練嘗試使用最好的陣容,例如基亞連尼今天也坐在後備席上,這些決定是為了讓我們更有競爭力。」

  但是在比賽前一天的新聞記者會上,艾歷尼Massimiliano Allegri被問到C.朗拿度的轉會傳聞時就提到,「我之前安排他休息,是為了讓他為這場比賽做好準備。」

  至於C.朗拿度會不會留隊,副主席和主教練都做出了非常肯定的答覆,尼維特更是表示:

  「他100%會留隊。」

  對於一名年過30歲的職業球員來說,後備出戰是非常正常的情況,就像尼維特所提到的基亞連尼一樣,祖記隊長在上季其實僅僅出場25次。

  但是,這件事發生在C.朗拿度身上,就會成為一件新聞。同樣的事情也會在巴黎出現,如果普捷天奴在今季的某場比賽將美斯放在後備席上,同樣也會成為一件新聞。

  就好像大家都不知道,C.朗拿度已經36歲,美斯已經34歲了一樣。

  誠然,隨著運動科學和營養攝入的水平越來越發達,隨著如今的年輕球員能力在不斷的縮水,球員的職業壽命在不斷延長,70後的保方還沒有退役,基亞連尼還能捧起歐國盃冠軍,C.朗拿度和美斯還能為球隊奉獻至關重要的作用。

  比如對陣烏甸尼斯的今場比賽,最後時刻能為祖雲達斯帶來絕殺希望的,依然是C.朗拿度。

  不過,即便這些老隊員依然在發揮餘熱,但也難掩他們下滑的趨勢。保方Gianluigi Buffon在守門,把守的已經是意乙球隊的大門;基亞連尼在奪冠,但已經連續六個賽季出勤率低於40場;C.朗拿度和美斯在入球,但已經無法充分滿足現代足球的戰術要求。

  一次高位逼搶,就會損耗他們寶貴的體能。

  從團隊的角度來說,C.朗拿度、美斯這樣的球員其實早就應該被「合理使用」。

  平時強度較低的聯賽,出場60分鐘已是極限,到了歐聯這樣的硬仗,後備出場才是對球隊最好的選擇。

  在有限的時間和體能內,既能最大限度完成主教練安排的戰術職責,不至於給其他隊友帶來過多負擔,又能充分釋放自己比後輩更為過硬的技術能力,或錦上添花,或臨危救主。

  然而,這樣「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情景已經很難出現在他們的身上了,一次後備出場就會成為大新聞,更遑論次次後備出場。

  如今的超級巨星,恐怕已經無法像施丹一樣掌控自己的職業生涯。

  C.朗拿度、美斯Lionel Messi在社交媒體上有著上億的粉絲,這些粉絲數為他們帶來了巨額的贊助合約。一旦轉投新球隊,後者也會因此受益,獲得更為廣泛和亮眼的贊助收入。

  從這個角度來說,他們不能不出現在球隊的C位,不管是在私下的商業場合,還是在耀眼的競技場合,都是如此。

  但這並不見得是一件好事。教練很清楚這些年邁的巨星場場正選、場場踢滿90分鐘,在排兵佈陣上是一件多麼巨大的挑戰,甚至球員自己恐怕也很清楚,當自己在場上感到疲憊的時候,身旁的隊友要因此承受多麼嚴峻的壓力。

  2006年的施丹Zinedine Zidane,在皇家馬德里依然不可或缺,在法國隊更是絕對的王牌,但在世界盃決賽的失意之後,他毅然決然地宣佈了退役。

  世紀之初的超級巨星,身上同樣有著數不清的贊助和壓力,但相較於如今的社交媒體時代,並沒有特別清晰,因為在如今,球員的影響力完全可以被數字量化,甚至可以直接精確到個位數。

  社交媒體時代,資本為C.朗拿度、美斯這些巨星帶來了超額的收益,也為他們所處的球隊帶來了巨大的回報,但這樣的代價就是,他們無力徹底掌控自己的職業生涯,因為他們的每個決定都關繫著資本的走向。

  根據羅馬諾的報導,C.朗拿度在今年夏天確實在評估各種選項,但是想離開祖記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後者並沒有收到正式的報價。

  而在美斯的身上,雖然轉會大巴黎的他有望在法甲聯賽颳起一股新的風暴,但從球員自己來說,他並不想離開巴塞隆拿。

  一個想走卻走不了,一個想留卻留不下,這的確不同,但都是類似的悲哀。他們早就到了該退居二線的時候,卻在資本的裹挾和推動下,或被迫或主動地站在追光燈下,為自己、為球隊、為球迷帶來微小的快樂,而更大的痛苦往往也隱藏其後。

  施丹退役時,絕大部分球迷都深感惋惜,C.朗拿度、美斯尚未退役,身上就已經慢慢背負了「毒瘤」的罵名。

  這就是兩個時代的區別。

  (牧子)

  

聲明:新浪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