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總量僅差14.7億元 江蘇最短板兩地級市如何踐行“共富”

2021年08月26日19:43

  原標題:經濟總量僅差14.7億元 江蘇最短板兩地級市如何踐行“共富”

  21世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王海平

  當經濟總量以“千億”為計量單位時,幾十億已不是差距。在江蘇省連雲港、宿遷兩個地級市之間,差距就非常小。

  2020年,連雲港完成國內生產總值3277.07億元(人民幣,下同),宿遷完成國內生產總值3262.37億元,兩市之間的差距僅為14.7億元,這也是自1998年以來兩市國內生產總值之間差距最小的年份。

  僅以2020年數據看,在江蘇省內,蘇州一直是經濟發展的領頭羊,其總量已突破2萬億元大關;緊隨其後的是破萬億的城市,即南京、無錫和南通,總量在1萬-2萬億元之間;總量在5300億-7700億元之間的城市最多,有常州、徐州、揚州、鹽城、泰州;第四檔是鎮江、淮安,經濟總量在4000億-4250億元之間;連雲港、宿遷,經濟總量在3200億元左右。

  按當前經濟發展形勢,尤其是進入新常態之後,從2020年數據看,可見5個檔的格局及其前4個檔內部之間排位仍會保持較長的時間,但從連雲港和宿遷的數據對比看,在第五檔之內的差距實際上已不是差距。

  2021年上半年,連雲港完成國內生產總值1716.82億元,增速為14.9%;宿遷完成國內生產總值1653.19億元,增速為13.8%;兩者差距為63.63億元。在經濟發展形勢面臨多重壓力的情況下,連雲港實現14.9%的增速,為全江蘇省最高。

  連宿兩市,前者於1962年成為江蘇省地級市,後者則建市於1996年。當前,兩市經濟總量旗鼓相當,僅有極其微弱的差距。當進入到高質量發展階段,尤其是共同富裕理念之下,經濟總量不再是唯一,不同城市可以通過共同奮鬥實現本區域的共同富裕。

  宿遷工業較強,連雲港外貿體量大

  連宿兩市發展各具特色。從2021年1-6月的主要列統數據看,兩市差別已不明顯,又因資源稟賦不同,少量指標差異明顯。

  經濟總量上看,連雲港僅領先宿遷63.63億元。不過,宿遷工業發展勢頭強勁,其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1729.53億元,多出連雲港約5億元。同時,在工業用電量上,宿遷高出連雲港19.872億千瓦時。

  不過,衡量地方可持續發展的一個重要指標是固定資產投資中的工業投資。這一領域,連雲港實現了673.78億元的投資,但宿遷近幾年只是在關鍵時間節點公佈了增幅指標。

  連雲港和宿遷在2016年年度的工業投資分別為1487.34億元、1328.70億元。按照以往慣例,因基數相對較低,宿遷的年度列統各項主要指標增幅常年保持江蘇前三。這也意味著,工業投資上,經過“十三五”時期的發展累計,連宿兩市已旗鼓相當,毫無差別可言。

  需要指出的是,衡量高質量發展的一個關鍵指標是高新技術產業產值占比規上工業比重。

  2021年第一季度,連雲港高新技術產業產值增長25.3%,其中“三新一高”產值257.51億元,占高新技術產業產值的比重為94.8%,占全部規模以上工業產值的31.3%;戰略性新興產業產值增長29.3%,占全部規模以上工業產值比重為40.1%。而2021年上半年,宿遷高新技術產業產值590.75億元,同增55.6%;占規上工業比重34.2%。

  在一般公共財政預算收入方面,連雲港為155.72億元,宿遷為153.73億元,這多出的2億元已不是差距。其中,連雲港稅收收入119.30 億元,稅占比為76.6%,低於宿遷的136.75億元和88.9%。稅占比,是衡量收入結構優化的重要指標,反映出地方產業的活力和競爭力,也同時意味著非稅收入占比的下降,這是評價營商環境的重要指標。至於金融領域,連宿兩市也已無本質差別。2021年1-6月,在列統的金融機構存、貸餘額這2大主要指標上,連雲港與宿遷分別為4872.22億元、4940.09億元和4168.92億元、4188.87億元。

  連宿兩市最大的差距在於開放型經濟,連雲港優勢明顯。連雲港是隴海蘭新沿線中西部地區最便捷出海通道、連接亞歐的新亞歐大陸橋東方橋頭堡、連接海陸絲綢之路的戰略支點,具有顯著的區位優勢。宿遷作為江蘇成立時間最短的地級市,是內陸型發展模式。

  2021年1-6月,連雲港、宿遷分別完成進出口總額410.81億元、183.07億元,連雲港是宿遷的2.24倍,分別完成利用外資項目43個、29個,連雲港是宿遷的1.48倍。連雲港外貿依存度達到23.9%,在江蘇省各市中繼續排名第六位,在蘇北高居第一。但在外資利用上,宿遷上半年的實際利用外資數額為4.85億美元,連雲港未公佈相關數據。

  此外,宿遷目前下轄的縣級沭陽市,已完成了經濟總量過千億的壯舉,成為了蘇北地區縣域經濟發展的高峰;而連雲港海州區2020年實現GDP在650億元左右,排該市內各縣區第一。

  高質量發展下的共富之路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進入“十四五”,單純從列統指標對比連宿兩市發展的差距意義並不明顯,在經濟總量以千億為計價單位的基礎上,百分之零點幾的調整即可完成全省排位之間的更替。對兩城市而言,省內位次僅僅是一個“面子”問題。

  關鍵是從江蘇全省角度看,宿遷的發展尤其是經濟總量和財政收入的全省占比,從成立之初的忽略不計到如今占一定份額,充分顯示了區域協調發展和補短板的成就,走出了一條發達省份欠發達地區的快速成長之路。宿遷與蘇州經濟總量的差距已從過去的10倍縮小至當前的7倍左右,從“不拖全省後腿“進入到”為全省多作貢獻”的新階段。

  根據新時代的要求,江蘇省委省政府在全國首次對各地級市的考核已從傳統方式逐漸準入至高質量發展要求,在設區市高質量發展評價指標(江蘇版)的引領下,採用了綜合指數法和目標完成情況評價法相結合的方法,體現各地高質量發展水平(水平指數)、高質量發展進展(發展指數)、高質量發展總體(綜合指數)等。

  在創新驅動質量上,提出了“研發經費支出占GDP比重”、“高技術製造業投資占工業比重”、“工業戰略性新興產業產值占比”、“每萬家企業法人中高新技術企業數”等指標。

  而在民生領域,則有涉及空氣、水環境、高中資源供給比例、異地就醫聯網等諸多可在本區域範圍和經濟發展水平內應該完成的指標。

  實踐中,各指標先作無量綱化處理,分別計算出水平指數和發展指數,再按各自權重計算出綜合指數,加之有城市“個性指標”和“加減分項(如重大安全生產事故即為減分項)”在其中的平衡,這樣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極端值、天花板”等得出“經濟總量大什麼都領先”的結論。因此,經濟總量優勢不明顯的城市,在江蘇同樣可以成為高質量發展的“第一梯隊”。

  總體上,連宿兩市在經濟質效、發展空間、科技創新、民生保障等諸多領域與蘇南城市的差距明顯,但這不會在本質上影響到共同富裕的實踐。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著眼於未來,兩市應當聚集於高質量發展的不同路徑選擇,尋找到具有區域特色的高質量發展之路,以建立適合本區域的共同富裕。

  對連雲港而言,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意味著發展問題不僅是地方問題,還是關乎全局的戰略問題。

  一是要緊扣國家多重戰略的疊加,發揮東西雙向、海陸交彙、大進大出、優進優出的優勢,構建輻射“歐亞太”的經濟合作大走廊。

  二是要放大標杆示範優勢,加快“雙循環”戰略節點建設,其中要在港口經濟和國際合作上提升發展層次和水平。

  三是要聚焦發展不充分的主要矛盾,著力培育戰略性新興產業,新材料、石化產業基地和臨港製造業集群,為“後發先至”注入強大動力,走出臨海港口城市特色的高質量發展之路。

  對宿遷而言,由於建市晚、底子薄,更有利於各種改革的承接和試驗以及創新。宿遷要繼續秉持和深化建市以來就高舉的“改革創新”精神,建設同步集成改革先行區,將各領域、條線的重點改革進行加強,在更大範圍內利用好國家賦予長三角地區的多種戰略,形成“集成”式同步創新成果。

  改革往往需要真金白銀。在新常態發展要求下,連宿兩市能否真正釋放改革動力,讓更多資源注入民生領域,探索出有效解決本地“住房、醫療、教育”等實際問題,是對高質量發展和共同富裕精神的最好回答。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