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 | 美國出爐“溯源報告”!so what?

2021年08月29日18:45

原標題:熱點 | 美國出爐“溯源報告”!so what?

90天期限到了,由美國情報機構開展的病毒溯源“調查”查了個寂寞。

拜登8月24日收到了情報機構上交的所謂“溯源報告”,報告對於新冠病毒來源並沒有得出明確結論。27日,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公佈了“溯源報告”的非機密評估摘要,稱情報系統各分支在新冠病毒“實驗室泄漏說”和“自然起源說”之間無法統一觀點。

調查結果還表明,新冠病毒並非是作為生物武器創造出來的,也“幾乎不可能”是通過基因工程編輯而來。報告同時稱,中國官員在新冠疫情暴發前對新冠病毒並無任何瞭解。

漫畫:溯源新冠病毒須及時消殺“政治病毒” (視覺中國供圖)
漫畫:溯源新冠病毒須及時消殺“政治病毒” (視覺中國供圖)

美國情報機構的這份“溯源報告”,表面看起來似乎沒有公佈任何關於溯源的證據,但面對實驗室泄漏“極不可能”的科學結論,美方堅持“自然起源”和“實驗室泄漏”兩種可能性並存的論調不改,本質上還是為自身抗疫不力尋找藉口,並繼續大搞“政治溯源”。

對於美方發佈的這份“報告”,中國外交部副部長馬朝旭8月28日發表談話說,這是一份徹頭徹尾的政治報告、虛假報告。

“中國實驗室泄漏論”沒有任何根據

世衛組織和科學界多次強調,病毒溯源是一個嚴肅的科學問題,必須以科學為依據,理應也只能由科學家通過深入研究得出結論。而目前國際學術界和醫學界的普遍共識是,新冠病毒起源於自然界,美方提出並一直鼓噪的“武漢是新冠病毒源頭”假說並無科學和證據支撐。

早在2020年3月26日,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院長柯林斯就發表文章指出,新冠病毒是自然界產生的,不是實驗室操作的產物。2020年4月30日,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官方網站曾發表聲明說,美情報界同意科學界的廣泛共識,即新冠病毒非人為製造,也未經過基因改造。

今年7月5日,24名國際知名醫學專家在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上發表聯合聲明,表示目前沒有科學證據支持“實驗室泄漏論”。7月16日,22名中外科學家聯名撰文《新冠病毒起源——盲眼鍾表匠理論》,運用英國著名進化論生物學家理查德·道金斯的經典進化理論,論證了為何新冠病毒只可能來源於自然、不可能是人為製造。

8月20日,包括美國科學家在內的21位國際科學家在《細胞》雜誌發表評論文章,再次反駁新冠病毒“從武漢病毒所實驗室泄漏”的假說,指出沒有任何證據表明早期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與武漢病毒所有任何聯繫,也沒有證據表明該所在大流行之前擁有或研究過新冠病毒的祖細胞。

8月25日,中國-世衛組織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聯合專家組的國際專家,在《自然》雜誌聯名發表文章,回顧了在武漢進行的28天考察過程和聯合研究報告。報告確定了病毒出現途徑的幾種可能性:通過中間宿主引入“比較可能到非常可能”, 實驗室引入“極不可能”。文章表示,國際專家組一直公開呼籲,任何支持“實驗室泄漏論”的數據都應被公開或提交給世衛組織,但目前沒有這樣的數據出現。

截至目前,已有70個國家致函世衛組織,強調中國-世衛組織聯合研究報告的成果應該得到維護。

美國生物實驗室安全記錄最糟糕

按照美方堅持傳播的新冠病毒“實驗室泄漏論”,實際上,美方才是世界上嫌疑最大的國家。在不做猜測、尊重科學的前提下,必須承認美國恰恰是生物實驗室安全記錄最糟糕的國家。美方對這一點心知肚明,只不過一直裝聾作啞,拒絕正面回應,還聲稱美方沒有接受相關調查的理由。

從2015年1月到2020年6月,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生物實驗室共向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報告28起涉及基因工程微生物的安全事故,其中6起涉及包括SARS、MERS(中東呼吸綜合徵病毒)和新冠病毒在內的冠狀病毒,且許多病毒經過了基因改造,共8名研究人員可能被感染。

除2020年4月一名研究人員因被感染新冠病毒的小鼠咬傷隔離14天之外,其他所有存在病毒感染風險的人員均正常工作生活。

而且,有關事故報告特意刪除了基因編輯情況、事故處理過程等關鍵細節,更多關於安全漏洞的事宜也被拒絕公開披露。

漫畫:美國黑手掩蓋其國內早期病例 (人民視覺供圖)
漫畫:美國黑手掩蓋其國內早期病例 (人民視覺供圖)

近期,一個叫“巴里克”的人在科學界之外也“名聲大噪”。拉爾夫·巴里克是美國北卡大學教堂山分校生物實驗室負責人、公共衛生學院微生物學和免疫學教授,被稱為“冠狀病毒獵手”,擁有與合成病毒相關的多項專利。2020年9月14日,巴里克接受意大利廣播電視公司(RAI)時稱,他可以做到“人為改造病毒卻不留痕跡”。

梳理科研論文可知,巴里克與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院和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下屬的科研機構“綜合研究設施”,都有密切聯繫,“綜合研究設施”副主任麗莎·漢斯萊還是巴里克的學生。美國軍方今年5月7日發佈的一篇新聞稿件顯示,巴里克今年4月曾應邀給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院作講座,內容正是冠狀病毒研究。

上述兩家機構的實驗室安全記錄同樣差勁。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院2019年曾因發生嚴重安全事故,一度被美國疾控中心叫停。

另據隸屬於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的電視媒體WKYC2016年7月報導,“綜合研究設施”的實驗室2015年發生過一次涉及伊波拉病毒的安全事故。更值得關注的是,這兩家機構從事高危病毒和冠狀病毒研究的場所,正是美國拒絕接受國際調查的、“大名鼎鼎”的德特里克堡。這不由得讓外界產生懷疑,巴里克豐富的冠狀病毒“資源”、高超的改造和製造冠狀病毒的技術能力,是否或通過怎樣的方式被運用在德特里克堡的實驗活動中?

鼓噪“實驗室泄漏論”難逃反噬

對於美國生物實驗室相關活動不透明、不安全、不合理的現象,國際社會多方發聲,呼籲美國接受世衛組織的調查。韓國釜山地方法院官網今年8月9日信息顯示,一項由韓國“大韓消防安全教育文化協會”起訴美軍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的案件,已被有關機構受理。

這是美國被自己炒作的“實驗室泄漏”陰謀論反噬的結果。

今年6月3日,美國《名利場》雜誌曾在一篇長達1.2萬字的調查報導中披露,美國政府在“新冠病毒溯源”問題上出現了內部分歧與激烈內鬥。有美國國務院官員稱,他們的同事被明確警告“不要深挖‘實驗室泄露假說’”,以避免外界對美國政府長期資助“功能增益”試驗一事產生“不受歡迎的關注”,因為這將“打開潘多拉的盒子”、“揭開一罐裝滿蠕蟲的罐頭”。

“功能增益”指通過改造生物體的致病性、傳染性或宿主範圍,幫其發展出新的“能力”或“功能”,即加強病毒的毒性。冠狀病毒功能增益正是巴里克團隊最為擅長的技術之一,同時卻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從未開展過的研究領域。

據《名利場》文章,早在2014年,因安全原因,奧巴馬政府就指示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暫停對SARS、MERS病毒和流感病毒增益功能研究的資助。但巴里克進行的冠狀病毒增益功能研究仍在繼續。據美國非營利公司ProPublica調查,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禁令從未落實,因為其中包含一項例外條款,即如果資助機構負責人認為這是保護公共健康或國家安全的必要性研究,則可以申請豁免;等到特朗普執政後,這一禁令於2017年被取消,更多病毒增益功能研究隨之重啟。這意味著,站在巴里克病毒功能增益研究背後的,始終是美國政府。

關於巴里克和美國生物實驗室的更多疑點陸續曝出。比如,早在2019年5月,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就與後來推出新冠疫苗的莫德納公司簽訂了冠狀病毒疫苗研究合作協議。雖然國立衛生研究院後來澄清說這份合作協議是關於MERS的,但這項協議2020年1月經過簡單修訂,直接成了莫德納公司與美國政府合作研究新冠疫苗的重要框架。而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與莫德納公司合作的研究機構,正是巴里克在北卡大學的實驗室。美國在某種程度上的“未卜先知”,是否在彌補什麼見不得人的“漏洞”?

不透明、不合作的恰恰是美國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公佈的新冠病毒溯源報告的非機密評估摘要,雖然表示“無法確定病毒來源”,但仍堅持“自然起源”和“實驗室泄漏”兩種可能性並存,也就意味著其仍將繼續大搞“政治溯源”。同時,美方報告繼續污衊中方缺乏透明度、阻撓國際調查、拒絕共享信息,唸唸不忘抹黑甩鍋中國。須知,抹黑他國或許能暫時轉移美國國內的矛盾壓力,但卻無法自證清白。

中國外交部副部長馬朝旭8月28日發表談話說:

美國情報部門炮製的這份所謂溯源問題調查報告,是一份徹頭徹尾的政治報告、虛假報告,毫無科學性和可信度。

美方還發表聲明,對中國進行污衊攻擊。中方表示堅決反對,已經向美方提出嚴正交涉。美國罔顧科學和事實,執迷於政治操弄和情報溯源。

他們拿不出任何真憑實據,卻一再編造謊言,對中國進行抹黑指責。他們的目的就是借溯源問題向中國“甩鍋”推責,散播政治病毒。

美國動用情報部門搞溯源,本身就是將溯源問題政治化的鐵證。美方指責中國在溯源問題上不透明、不配合,這完全是睜眼說瞎話。

在溯源問題上

不透明、不負責、不合作的

恰恰是美國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