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8萬”招助理要求貸款整容 整完了老闆不見了

2021年09月17日21:44

  原標題:“月薪8萬”招助理要求貸款整容,整完了老闆不見了

  “焱焱”帶嶽女士進了諮詢室後告訴她哪些地方應該整容,並稱總價是10萬元。“我問她能不能減價,她說可以跟老闆問問。最終費用是8.5萬元。”

  新京報記者 慕宏舉 薄其雨

  通過“招聘總經理助理”“月薪8萬”的形式吸引一批年輕女子,在入職之前要求其做整形並貸款以達到詐騙的目的。多名想求得高薪的女子因此上當受騙,沒有得到工作還身背高額債務。

  9月1日,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利用整形貸款詐騙案,兩名被告人許桂郡和王琦當庭認罪。9月17日,該案一審宣判,兩名被告人均獲詐騙罪,分別被判處4年9個月和4年6個月有期徒刑,並各處罰金5萬元。

▲庭審現場。圖源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
▲庭審現場。圖源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

  女子應聘時被告知月薪8萬元,但必須貸款整容

  判決書顯示,2019年7月7日,嶽女士在網絡上看見有一家公司招聘總裁助理的職務,她便在網上投遞了簡曆。2天后,有一個自稱是“金總”的人通過微信加她為好友,並問了嶽女士一些個人信息,說可以幫她找應聘的公司。

  7月13日,“金總”約嶽女士在北京市朝陽區小營路房地置業大廈見面並問她基本信息,“問了我性格愛好,工作就是給客戶當私人助理,他說跟客戶談好了,一個月給我8萬元錢,他還說那個客戶之前也找過一個女孩,然後給女孩買了一輛車。”嶽女士跟“金總”說明自己願意做這個工作後兩人便分開了。

  7月下旬,“金總”微信告訴嶽女士稱帶其見客戶,在到達指定地點後,“金總”開著車過來接她並將其帶到奧體中心附近一個酒店門口,車停到酒店門口上來了一個男子。

  嶽女士回憶,通過“金總”和那名男子聊天得知,男子名叫“王總”,之後路邊又上來了 “王總”的司機“趙俊”,王總稱招她要有附加條款,但當時並未說清楚。

  2019年8月1日,簽署附加條款時,只有“趙俊”在場,並告訴嶽女士“王總出差了“。而嶽女士看到條款內容主要有以下幾點:做微整;必須要貸款24期;貸款由王總還;幫她租房子及給她生活費。

  貸款後老闆“出了車禍”,8萬元貸款自行承擔

  面對這樣的要求,嶽女士提出質疑,趙俊表示“王總”之前找過一個女孩,還給女孩買了一輛車,但這個女孩跑了,王總擔心被騙,所以要求應聘者貸款做美容。“分24期貸款,每期‘王總’幫我還錢,以此保證我在這兩年內不會走。“

  同時,“趙俊”告訴嶽女士要去“橙子醫美”做美容,給出的理由是“橙子醫美的老闆和‘王總’認識”。在來到“橙子醫美”的大廳後,“趙俊”為其找到一個叫“焱焱”的諮詢師。

  “焱焱”帶嶽女士進了諮詢室後告訴她哪些地方應該整容,並稱總價是10萬元。“我問她能不能減價,她說可以跟老闆問問。最終費用是8.5萬元。”

  後“焱焱”叫來了兩個貸款的人,嶽女士一共貸了8萬元,“因為申請的是醫美貸款,所以我沒有收到錢,我猜這個錢應該是轉給醫院了。”之後她又從支付寶花唄借了5000元錢,給醫院賬戶掃碼收款5000元錢。

  嶽女士在醫院住了將近一週,其間“王總”和“趙俊”沒有前往醫院探望,“原因是‘王總’在天津出差。”出院以後,嶽女士約“趙俊”和“王總”吃飯,商談貸款和後期的工作安排,也想讓對方看看整容後的樣子。

  但從此之後,嶽女士始終沒有見到“王總”本人,她約對方吃飯,也被爽約。嶽女士問其中原因,“趙俊”稱“王總”出車禍了,並用微信給她發了一段一個人滿臉是血躺在床上、被人推到手術室的視頻。嶽女士提出照顧對方也被“趙俊”拒絕,“他的理由是,‘王總’家人在醫院,不想讓他家人知道是因為回來找我才出車禍的。”

  而貸款的問題,“趙俊”說要等“王總”清醒了再說。之後嶽女士多次詢問“趙俊”貸款還款的問題,“趙俊”也多次以“‘王總’病情嚴重”、“還在昏迷”等理由回覆她。

  直至9月中旬,當嶽女士再次聯繫“趙俊”時,對方稱已經離職。嶽女士表示自己一共貸款8萬元,現在已經還了3期貸款,即分期還了16986元,“都是我自己還的,我沒有收到對方承諾一個月給的8萬元錢。”

  以招聘為由騙應聘者整形並貸款,兩名被告人因詐騙罪獲刑

  經調查,“趙俊”原名許桂郡,“金總”原名為王琦。

  判決書顯示,許桂郡供述,他與其他人通過廣告或者群裡面發佈招聘的方式,名為招聘總經理助理,實為招聘“保姆”,工作就是正常照顧客戶的生活起居,還有發生性關係的項目。

  許桂郡稱,王琦是他的渠道代理,為其輸送應聘者,團夥成員王帥對外稱自己為“王總”,許桂郡則負責將人帶至整形醫院。

  王琦也供述,他以招總經理助理為由,把應聘者推薦給許桂郡,許桂郡和應聘者談,“說客戶長得不行需要整形,然後帶著客戶去整形醫院做手術,客戶沒有錢,就騙客戶貸款做整形。”

  許桂郡表示,2019年夏天,他看到“橙子醫美”的招聘廣告後找到“橙子醫美”的人談合作,“最後定的是如果客戶做手術,刨除成本後我們和橙子醫美分成,我們拿70%,橙子醫美拿30%,客戶如果只做基礎項目我們就不分提成。”有時,應聘者也會得到10%的分利,許桂郡稱,給應聘者10%是因為她們恢復是有時間的,給她點甜頭,不讓她有那麼大心理壓力。“我一共往‘橙子醫美’帶過20名左右的客戶。”許桂郡供述。

  據“橙子醫美”店長李某玲證言,2019年,她以“橙子醫美”的名義跟許桂郡簽訂了合作協議書。

  “橙子醫美”多名店員的證言顯示,在客戶沒錢的情況下,外圍市場部的人員會推薦相應的醫美分期貸款,讓客戶去進行相應的貸款,幫助客戶貸款成功之後,貸款直接打入到醫院的賬戶裡面,醫院再進行手術。客戶沒錢的情況下,客戶會詢問分期貸款,市場部的人員會推薦相應的醫美分期貸款,讓客戶去進行相應的貸款。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許桂郡、王琦犯詐騙罪。檢方指控,被告人許桂郡夥同被告人王琦於2019年4月至10月間,在北京市朝陽區望京西園1 區134號樓1層底商“北京橙子醫療美容診所”以招聘高薪職位、入職需整容為由,騙取被害人嶽某某等人共計人民幣40餘萬元。

  2021年9月17日,該案在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

  法院認為,被告人許桂郡、王琦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共同虛構事實騙取他人錢財,數額巨大,二被告人的行為侵犯了公民財產權,均已構成詐騙罪,依法應予懲處。

  最終法院判處被告人許桂郡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9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5萬元,被告人王琦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6個月並處罰金5萬元。宣判後,被告人王琦表示將會上訴。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