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中醫之美”:中醫藥重磅考古文物展亮相成都

2021年09月17日20:33

原標題:“發現中醫之美”:中醫藥重磅考古文物展亮相成都

殷墟甲骨、馬王堆帛書、天回醫簡、敦煌遺書、東漢《治百病方》木牘、清宮銅鍍金包鑲瑪瑙丸藥管 ……這些都是成都博物館今天開啟的全國首個中醫藥文物展“發現中醫之美——中國傳統醫藥文物特展”的展品。澎湃新聞獲悉,9月17日,成都博物館2021年壓軸大展“發現中醫之美——中國傳統醫藥文物特展”正式啟幕,此次展覽是國內首個曆年出土中醫藥文物薈萃特展,展覽通過近百件一級文物在內的300餘件(套)展品,系統地呈現了中國傳統醫藥博大精深的內容和舉世矚目的成就。

從東漢精通脈診、針灸的涪翁、程高等著名醫者,到唐代昝殷著成中國最早的婦科專著《經效產寶》;從北宋蜀醫唐慎微編撰出最早圖文並茂的《證類本草》,到清代著有《中西彙通醫經精義》、最早進行中西醫結合探索的唐宗海,中醫藥發展在四川有著深厚的土壤。

《金光明經除病品》捲紙(複製品)成都博物館藏
《金光明經除病品》捲紙(複製品)成都博物館藏
《治百病方》木牘六枝東漢甘肅省博物館藏
《治百病方》木牘六枝東漢甘肅省博物館藏
銅鍍金包鑲瑪瑙丸藥管清故宮博物院藏
銅鍍金包鑲瑪瑙丸藥管清故宮博物院藏

天人合一 仁心仁術:揭示中醫至真至善之美

“每一種文明都是美的結晶,都彰顯著創造之美。”中醫藥學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創造,是中華文明的傑出代表,當然也是美的結晶。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中醫之美是什麼?

中醫之美並非指表面的視覺之“美”,而是指美在它致力追求“天人合一、調和致中”的至真之理,美在它躬身踐行“仁心仁術、厚德濟生”的至善之道。求真,即探求生命和疾病的真實情況及其所表現出來的特點、規律,是人們保健延年、治癒疾病的前提。因此真正的醫學一定是尋找真相、探索真理的求真之學。行善,即對別人的病患等不幸產生同情憐憫之心,並付諸努力幫助其脫離痛苦,這種利他的行為就是善行。真正的醫術一定是幫助他人避免或脫離苦難的行善之術。歷史上流芳百世的醫學名家無不是醫術高明、醫德高尚者。

瓷鐵拐李坐葫蘆像清上海中醫藥大學藏
瓷鐵拐李坐葫蘆像清上海中醫藥大學藏
可以說,求真與行善本身就是“醫”的天然屬性和要求。從美的本質而言,美是真和善在人類社會實踐基礎上的統一。因此,中醫的求真與行善本身就是“美”。這種美高度融合了自然科學與人文科學,是中國古代科學的瑰寶,是打開中華文明寶庫的鑰匙。這種美教會人們在擁有健康的時候珍惜健康,幫助人們在失去健康的時候恢復健康。這種美為中華民族的繁衍生息保駕護航,對中華文明的發展作出巨大貢獻,對世界文明的進步產生積極影響。
佛手式銅熏爐清成都中醫藥大學博物館藏
佛手式銅熏爐清成都中醫藥大學博物館藏

岐黃之道 天人之際:盡顯中醫博大精深

展覽分為“天人合一:對生命與疾病的認知”“仁心仁術:對疾病的診斷與治療”“對症下藥:本草與方劑”“手到病除:針灸等非藥物療法”“防患未然:疫病的防治”五個單元,囊括了安陽殷墟、長沙馬王堆、成都老官山、西安何家村在內的多個重大考古發現。

紅光丹砂銀藥盒唐陝西歷史博物館藏
紅光丹砂銀藥盒唐陝西歷史博物館藏
從史前骨針到明代針灸銅人像,從晚商甲骨文到民國古籍,展覽以醫學的理論到實踐,以其自身的內在邏輯為主線,對中醫的發展脈絡進行了簡明扼要地梳理和展示,闡述了中醫藥所蘊含的科學文化內涵。
“疒首、疒目”卜辭龜甲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藏
“疒首、疒目”卜辭龜甲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藏
安陽殷墟甲骨上的“疒”與“疫”字證實了早在商代人們就開始區分不同病種。成都老官山漢墓的“天回醫簡”被認為極可能是古代神醫扁鵲醫派的失傳醫書,是現存最早的醫學專門著作,打通了漢代醫學傳承的一大關鍵環節,扁鵲經脈醫學由齊入蜀,對中國醫學作出過重要貢獻。出土於長沙馬王堆漢墓的《養生方》是世界上現存最古老的有關養生學的文獻之一。舉世矚目的敦煌文書里,存有世界上最早的國家藥典《新修本草》,也存有世界上最早的食療專著《食療本草》。
《養生方》帛書西漢湖南省博物館藏
《養生方》帛書西漢湖南省博物館藏

千年典籍、精細器具、經絡人偶、療病秘方……在觀眾與文物的對望中,千年前的藥香嫋嫋而至,喚醒一脈相承的文化記憶。

生生之學 妙手回春:草本針灸融彙天人義理

博大精深的中醫藥世界,從遠古先民使用石器和火治療傷病開始,到中西醫彙通派名醫張錫純創辦中國近代第一所中醫醫院,許多“第一”和“最早”展現了中國人的智慧與創新。

在第一單元“天人合一:對生命與疾病的認知”展廳,至少在3000前年西周時期就已出現了“陰陽”和“五行”學說。它被用來詮釋生命因“和”而生,因“和“而續的動態平衡,展現了古人對世界認知的初步思考,表達著中國哲學的精神內核和中華文明一以貫之的生命觀。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覽還將一個個中醫學界如雷貫耳的醫學“大牛”帶到觀眾面前。扁鵲、華佗、張仲景、皇甫謐、葛洪、孫思邈、李時珍……這些在教科書上出現的千古名醫,其背後不僅是傳說和故事,還有中華民族對於生命健康、人類福祉孜孜不倦的求索。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手術器具明江陰市博物館藏
手術器具明江陰市博物館藏

展覽中明代著名醫家夏顴(1348~1411年)之墓出土的外科手術刀,已具現代柳葉刀雛形,精製的醫療器械反映出當時外科的發展水平。

蜀韻川醫 相輔相成:巴蜀醫道承襲天府文化

從東漢精通脈診、針灸的涪翁、程高、郭玉等著名醫者,到唐代昝殷著成中國最早的婦科專著《經效產寶》;從北宋蜀醫唐慎微編撰出最早圖文並茂的《證類本草》,到清代著有《中西彙通醫經精義》、最早進行中西醫結合探索的唐宗海,四川也是中醫藥發展的深厚土壤。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展廳內,由故宮博物院提供的東漢時期的一級文物“太醫丞印”橋形鈕銅印是目前所見最早的醫生用印,它可能曾被東漢川籍名醫郭玉所用。郭玉深得另兩位蜀地名醫涪翁、程高真傳,精通脈理,有“一針即瘥”(瘥:痊癒)的針刺神技。
經絡腧穴針灸銅人像明湖北省博物館藏
經絡腧穴針灸銅人像明湖北省博物館藏
在此次展覽中,成都天回鎮老官山三號漢墓出土的天回醫簡,也將亮相於眾。這是目前一次性出土醫學竹簡數量最多的考古發現。據推測,該墓主將扁鵲、倉公的醫書帶至蜀地,與該墓同出土的經穴漆人一起,完整地反映了扁鵲、倉公的“經脈醫學”體系,也展現出中醫在秦漢之際的針灸學成就。
天回醫簡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天回醫簡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藏
從老官山漢墓到天府中藥城,川醫川藥成為“中醫之鄉、中藥之庫”的靈地。得天獨厚的中藥自然資源,綜合的科研水平,雄厚的產業基礎,健全的中藥商貿流通體系,讓成都這座沉澱有千年中醫底蘊的城市得以創新包容的天府文化孕育出時代發展潮流下的巴蜀醫道。
交互融合延伸拓展:一展一問聯通展廳內外
交互融合延伸拓展:一展一問聯通展廳內外
此次展覽還首次推出成都博物館“一展一問”互動活動。自展覽起,成都博物館將以每個展覽為基礎,面向觀眾徵集與展覽相關的問題。不管是想瞭解文物背後的故事,還是對醫藥文化好奇,只要你有與展覽相關的問題,就可以用“一句話”的形式,在“成都博物館”的官方平台(知乎、微博)留言或私信,成博君將對大家的問題進行收集梳理,並邀請相關領域專家,以“一句話”快問快答的形式和觀眾們互動。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除了“一展一問”外,成都博物館還邀請名醫名師開展清宮醫藥、考古出土醫簡、養生文化等多種主題的講座活動,深入淺出地科普中醫藥學。
展覽海報
展覽海報

據悉,此次展覽獲得了國家文物局、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中共四川省委宣傳部、四川省文物局、中共成都市委宣傳部、成都市文廣旅局等各級主管部門的大力支援,整合了故宮博物院、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上海中醫藥大學等全國數十家單位的精品文物。展期為2021年9月17日至12月12日。

(本文據成都博物館資料及相關報導綜合)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