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時代,不想讓父母為我的人情埋單

2021年09月24日05:41

原標題:學生時代,不想讓父母為我的人情埋單

“最重要的是,當我們拋掉‘最in的唇色’‘最潮的運動鞋’之後,需要嚐試去探索,自己不可撼動的價值在哪裡。”

——————————

臨近“中秋”“國慶”雙節,在中國傳媒大學讀研三的曉光內心十分糾結。一天前,她收到了大學同學莉莉的結婚電子請柬,微信小程式打開後,伴隨著甜蜜的背景音樂,婚紗照上莉莉和她的老公笑得非常甜蜜。曉光在替莉莉開心的同時,也在思忖,是不是要給莉莉發個紅包,隨一份禮呢?

25歲的曉光處在一個尷尬的年齡——儘管仍在讀研,可她的大、中學同學,許多已經早早結束了學業,踏入工作崗位一兩年後,便結婚生子了。在邁向成年人社會的邊界線上,她明白,結婚隨禮會慢慢成為她接下來幾年的常事。

然而讓曉光尷尬的是,這個月的生活費已經所剩無幾,如果給莉莉發個紅包,那麼月末可能就捉襟見肘了。

曉光的尷尬處境並非個例,許多“大齡”學生都面臨這個問題。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讀研二的齊爍把每個月的生活費都控制得十分精確。每個月吃飯1200元,日常用品開銷300元,偶爾與同學朋友聚餐大概500元,每個月總共2000元左右的生活費,齊爍基本上能實現自給自足。他的主要收入都由自己做兼職、獎學金來承擔,有時父母也補貼一些。

“我一個20多歲的大小夥兒,實在不好意思張口問父母要錢了。”儘管家境並不困難,齊爍還是儘量避免向父母伸手。“但同學結婚隨禮會打亂我的節奏。”齊爍坦言,“我不想用父母的錢來給我的人情埋單。”

在東部沿海經濟發達城市讀大四的圓圓最近也在為同學婚禮的“份子錢”發愁。最近圓圓的大學閨蜜要結婚,熱情邀請全班同學參加婚禮。大學同學來自五湖四海,隨禮標準到底該怎麼確定?

圓圓是北方人,按照她們家鄉小鎮的風俗,“份子錢”大概在300-500元左右。但最近圓圓私下詢問了當地同學,她們表示,大家統一,每人1000元。圓圓被這個巨額紅包難住了,如果給,就要向家裡要錢,父母一定難以接受1000元這個標準,但如果只給500元,跟其他同學比起來就會顯得很小氣,面子上過不去,而且,會不會讓閨蜜不開心呢?

儘管不情願,圓圓還是以“最近需要買衣服”為理由問父母要了1000元,達到了隨禮的平均水準。“向爸媽要錢,我從來都沒撒過謊,但這次我真的沒辦法,也許是虛榮心作祟吧。”圓圓一直在為這件事感到愧疚。

的確,大學階段常被看成步入社會的開始,過生日、升學、找工作,乃至結婚生子都成為一項人際交往的內容,隨之而來的人情往來也多少給學生造成壓力。對此,南京鐵路大學心理學教師魏冉說,結婚隨禮被認為是傳統習俗中的一部分,但因為涉及金額,大部分同學沒有獨立的經濟能力,這個現實矛盾就引發了很多同學的內心衝突。其實,我們應當意識到這隻是人際關係中的一個方面,如果處理得當,並不會真正影響個人形象和同學之間的關係。

魏冉認為,所謂的消費需求增加是主觀問題。那些困在高消費需求里的同學們,其實是自己選擇了這樣的生活狀態。有些人擔心“隨份子少,感覺低人一等”,對於這樣的心態,先不要指責他們“虛榮”,要看到這背後表達的是學生對於歸屬感和自尊的渴求。

魏冉說,大學階段,同輩之間的互動和支援非常重要,很多同學擔心自己如果消費能力不及平均水平,不夠“精緻”,會被身邊同學瞧不起,或者被孤立。但是,當高消費真的讓我們苦不堪言的時候,只有“打腫臉充胖子”這一條路可以走嗎?渴望融入群體,被別人尊重是每個人的需要。但是群體不僅一個,如果我們無法融入“高消費”群體,那麼我們是否可以嚐試融入其他群體呢?

“最重要的是,當我們拋掉‘最in的唇色’‘最潮的運動鞋’之後,需要嚐試去探索自己不可撼動的價值在哪裡。當發現了自己真正的價值所在,屬於我們的群體自然會出現,而我們自然會產生被接納和被尊重的感覺。”

近一年多來,由於疫情影響,很多社交方式轉移到了線上,有些老同學舉辦“雲婚禮”,進行在線直播,圍觀同學可以網上點讚、彈幕互動、直播間刷禮物,增加了很多自由表達祝福的方式。

在北京讀研究生的焦潔去年就參加了老家同學在B站直播間的雲結婚,各路親朋好友通過幾台電腦手機“觀禮”,氣氛熱烈,隨時互動,大家都特別開心。焦潔說:“我也給老同學刷了幾百元的火箭,這次雲婚禮沒人湊份子,不用攀比,根據自己實際情況參與。去掉那些虛浮的東西后,更能真實表達我的心意。”

實際上,只要由衷祝福,贈送一份結婚禮物並非難事。得知發小“十一”結婚,讀大二的丁悅老早就開始考慮準備什麼禮物。她網購了一個相冊,把兩個人從小到大所有照片按時間順序剪貼在相冊里,旁邊記錄著兩個人的共同經曆、個人趣事。在相冊的最後一頁,丁悅寫道:“與你共同長大的二十年我很開心,從這一頁起,希望你和他開啟嶄新的人生。”

“我和我發小之間的感情不可以用紅包衡量。”丁悅表示,“我確定她能get到我這份禮物里滿滿的祝福!”

對此,魏冉表示“非常認同這種方式”, “對於真正的好友,在經濟能力所及的範圍內,我們完全可以精心挑選一份雖價格不高,卻非常用心、充滿感情的禮物,或者幾個同學一起包一份‘大紅包’。而那個與你有著堅固友情的結婚朋友,想必也一定會理解你的狀況,隨不隨禮都不會真的影響你們的關係。”

齊元皎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9月24日 06 版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