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肉搏出的武林消逝後,再沒人看香港電影?

2021年09月24日20:46

原標題:血肉搏出的武林消逝後,再沒人看香港電影? 來源:澎湃新聞·澎湃號·政務

如果不是刻意去尋找,很少有人知道最近院線有部名為《龍虎武師》的紀錄電影悄悄地上映,又悄悄地下檔。

這部紀錄片的實際排片率不到1%,票房不足100萬。

這個情況像極了這部影片里介紹的大部分“龍虎武師”的命運,台上默默無聞,台下無人問津。

“龍虎武師”是香港的叫法,聽著威風,其實就是內地影視界所說的“武替”,都是在影片里做替身,玩特技,跑龍套,屬於苦活累活最多的一幫演員。

不過,在香港影視圈,不是拍什麼功夫片的人都能稱呼為“龍虎武師”,得是那種拍過玩命的場景,渾身是傷的武師才配得上這份稱呼。

“他們以前做的事情,往後也沒有人會做得到。”

這確實是一句客觀公正的評價。

在技術進步的今天,人們再也難回到曾經輝煌的功夫片年代。

這個“消逝的武林”,起源其實是中國的戲曲藝術。

文 | 摩羅客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世界華人週刊”(ID: wcweekly),原文首發於2021年9月22日,原標題為《這群替明星玩命的人,得到了半個娛樂圈的支援》,不代表瞭望智庫觀點。

1

上世紀70年代,京劇名伶於占元在香港開辦了一家名為“中國戲劇學院”的武生培訓班。

這個不起眼的培訓班里,後來走出了扛起香港功夫電影半壁江山的“七小福”。

“中國戲劇學院”培訓班合影

他們是元龍、元樓、元彪、元奎、元華、元德和元武七人。

也就是大家熟悉的洪金寶、成龍、元彪、元奎、元華等人。

除了他們七人,其實還有元慶(袁和平)和元秋。

與此同時,另一位京劇演員“粉菊花”也開設了著名的春秋戲劇學校,不僅培養武生,也培養專門的生角、旦角等。

62歲的粉菊花(最右)帶領眾徒弟參演《大鬧泗州城》

大家熟悉的羅家英、陳寶珠、蕭芳芳、陳好逑、林家聲、鳳凰女、筱菊紅、楊盼盼、尊龍等都是這個培訓班出來的。

而龍虎武師林正英、董瑋等,都是這個培訓班教出的武生。

程小東、火星等武師,則出自唐迪的東方戲劇學校。

那時的香港梨園行還未被電影擊垮,需要大批戲曲演員助演。

為了混口飯吃,一些香港普通家庭就把孩子送來拜師學藝。只要簽了生死約,不管死活都全憑師傅調教。

培訓班里的孩子從小就要接受嚴格的基本功訓練

這些培訓班走出了無數武師和演員,但論最著名,也最有影響力,莫過於“七小福”。

因為他們的大師兄洪金寶先行一步進入電影圈,做起最早的龍虎武師。

不久,隨著香港功夫電影的崛起,京劇藝術開始式微,大批觀眾紛紛走進電影院,香港功夫電影迎來了黃金時期。

與之相反,梨園行的培訓班因為找不到出路,不得不歇業。

恰好邵氏影業的邵逸夫開始拍功夫片,急需大量會唱戲、會騰挪跳躍的武師,無處可去的梨園武生也順勢變成了片場的武替。

邵逸夫(中坐者)和他的邵氏影業帝國

一句話來總結這段歷史,曾經的京劇名角為躲避戰亂來香港,即所謂“北派南傳”。老師傅靠開班謀生,教導了一批什麼都不懂的半大孩子,闖進了香港電影的武俠片世界。

事實上,正是傳統的京劇藝術形式豐富了未來這些龍虎武師的創意,曾經親密無間的同門之誼使彼此肝膽相照,甚至以性命相托。

這些半大的娃娃基本功紮實,但是最大的本事就是不怕死。

七小福闖蕩江湖的時候,片場根本沒有什麼完備的保護措施,基本就是一條鋼絲一條命。

洪金寶一手帶出的“洪家班”被譽為業內的“敢死隊”,人人都是靠著玩命的精神一點點揾食打拚。

洪金寶和自己的洪家班成員被稱為香港龍最玩命的一群龍虎武師

洪家班所有的動作和特技都是龍虎武師里難度最大,危險最高的,堪稱整個行業的“天花板”。

很多洪家班參與的功夫片、動作片,身為大哥又是武術指導的洪金寶在拍攝結束後往往不是喊CUT,而是急切喊“趕緊救人!”

在《龍虎武師》里,元武說自己在電影《省港旗兵》中有一場戲,需要從毫無防護從四五層樓高的地方背身跌落出欄杆,然後重重摔在硬邦邦的冰面。

元武沒拍之前就知道這場拍完,自己凶多吉少,可他因為信任大哥洪金寶,還是照做了。

那時沒有健全的商業保險制度,即便有,一般保險公司也不會給這些明知有危險還去玩命的武師上保險。

普通武師只能選擇信大哥,“傷了殘了,大哥養你一輩子。”

跟了哪個大哥,就等於選擇了怎樣的命運。

果然,等元武拍完這段,人已經摔昏過去,直接被救護車拉到醫院,躺了三個月。

元武對著鏡頭感歎:那是用命換回來的呀。

錢嘉樂在拍攝《龍的心》時,按照當時動作設計,他是先撞破玻璃窗然後直接墜落在一樓的頂棚,等卸下一些力道後再翻滾落地。

可實拍時,由於錢嘉樂力道過猛,結果撞碎玻璃後直接越過頂棚,徑直摔在地上,而此時迎面一輛車開來,幸好刹車及時,他才沒被捲入車輪之下。

如此一番驚險動作,錢嘉樂居然只是擦破點皮,沒有斷腿也沒骨折。休息幾天就回來的他被洪家班戲稱為“福將”。

“龍虎武師”名字裡有個“武”,靠的不僅僅是搏命,自己還得有些真功夫。

2

一般功夫片中,武師會分為“上把”和“下把”。

簡單點說,“上把”就是主角明星,是專門打別人的;“下把”則是普通武師,只負責挨打,還要配合劇情做出倒地、翻滾、吐血等動作。

這些屬於傳統的武術套路,是從梨園的武行傳下來,俗稱“套招”,至今還在戲曲舞台及影視圈沿用。

嘉禾迎來李小龍後,他將實戰招數引入到了電影表演,取代了曾經的花拳繡腿。

講究實際的他提倡拳拳到肉,觀賞性更強,更有視覺衝擊力,使觀眾大呼過癮。

只是這就苦了過去只是比劃幾下的龍虎武師們。

《精武門》中,李小龍孤身去日本武館踢館。

看他拳打腳踢暴擊“日本武士”,其實就是“上把”耍帥,“下把”遭殃。

在李小龍的要求下,武師們每個動作不僅要精準到位,還務必做出真實的痛苦反應。

為了求得合適的效果,“下把”的武師只能真的去承受“上把”的主角實實在在的暴擊。

因此,武師被打得鼻青臉腫甚至內傷的情況比比皆是,香港功夫片也真正“硬”起來。

3

上世紀80年代,面對荷李活電影特技的衝擊,技不如人的香港電影人只能靠著奇思妙想比創意,而作為特技一部分的龍虎武師則只能以命相搏。

雖然這些龍虎武師們是受過專業訓練,可他們畢竟還是肉體凡胎,從幾層樓高的地方跳下去,他們也會猶豫,也會摔得骨折、癱瘓。

可為了生存,為了這份自己從事的武師職業,他們只能縱身一躍。

好在龍虎武師這份職業危險是危險,相對收入也高。

鼎盛時期的香港影壇有數千名龍虎武師,每天奔走在不同片場。

在香港平均工資只有數百元左右時,龍虎武師能每月拿到數千乃至上萬的報酬。

那時的汽車還是奢侈品,可龍虎武師們幾乎人人都有車,各類豪車在拍攝片場能從街頭停到街尾。

自然,這些是真正的“血汗錢”。

遺憾的是,許多武師年紀輕輕,沒上過什麼學,也不懂什麼理財,加上自己是靠搏命賺到的錢,因此有錢便揮霍一空,少有能為自己後半生考慮過。

正因如此,在《龍虎武師》里也提到,大部分的武師到了晚年都比較拮據,早年的傷痛更是讓晚年生活雪上加霜。

因為受限於形象、文化背景,龍虎武師能真正轉行成導演、演員、歌手或者武術指導難度很大。

在《龍虎武師》採訪中,所有龍虎武師無一例外提到了林正英。

因為林正英不僅是龍虎武師里轉型最成功的演員之一,他的敬業精神也至今為人津津樂道。

林正英原本是洪家班的成員,後得到洪金寶鼓勵,自立門戶創立了《殭屍道長》系列。

在拍攝完《殭屍先生》後,林正英扮演的九叔大受歡迎,迅速成為一線演員,片酬過百萬。

可他依舊在洪家班需要的時候回來為其他演員做替身。

當時他的徒弟錢嘉樂參演洪金寶的《過埠新娘》,其中要替演張曼玉被人從海盜船上丟下來的戲份。

就在錢嘉樂準備換衣服上場時,被林正英拉住了,表示要替他來演這段。

林正英說,自己現在光是粘上一條眉毛扮“一眉道長”就可以收100多萬片酬,但是你不能受傷,你後面還有戲要演。

實拍後,林正英直接從4米多高的海盜船摔下了下來,半天沒動彈。

洪金寶和錢嘉樂嚇得不停喊他名字。

林正英許久才緩過勁說:“沒什麼,震著肺了。”

看傻了的錢嘉樂忍不住說,這才是真英雄!

錢嘉樂和師父林正英

這就是龍虎武師所推崇的精神,一旦入行,他日無論飛黃騰達,還是窮困潦倒,依舊本色不改。

可惜,隨著香港電影產業逐漸式微,龍虎武師的黃金歲月也漸漸遠去。

部分龍虎武師不得不遠赴海外“老貓傳藝”,至今還在打拚;還有一些則進入內地,教出的弟子都已是大陸影視圈知名武術指導。

至於轉行開出租車,開店也屬於龍虎武師中混得不錯一類人,只是絕大部分武師已經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淡出人們的視野。

即便這樣,相比那些因為拍戲落下殘疾,甚至死亡的武師,他們已算很幸運。

今天,香港的龍虎武師基本都是60多歲的老人,整個行業接近斷層,唯有年過50的甄子丹、錢嘉樂還在堅持著。

雖然香港電影人和龍虎武師們在想方設法繼續培養新的接班人,但是面對越來越慘淡的香港電影,他們也顯得極其無奈。

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見證了香港電影黃金時代的龍虎武師逐漸湮沒在歷史的長河中,但他們為香港電影開創的輝煌時刻將永遠鐫刻在人們記憶中。

只要我們不曾遺忘,故人就未曾離去,我們也就有了來處。

最後,來看一眼《龍虎武師》電影海報。

傷痕纍纍的武師背影,每處傷疤都代表一位拍片受傷的武師。

1983年元武因拍《奇謀妙計五福星》摔斷脖子

1984年錢嘉樂拍攝《快餐車》尾椎受傷

1985年八大武師拍《龍的心》同時七樓摔下,摔斷腿

1985年林正英拍攝《殭屍先生》摔成腦震盪

1986年成龍拍攝《龍兄虎弟》造成頭骨碎裂,生命垂危

1986年洪金寶拍《最佳福星》手骨斷裂

1987年錢嘉樂拍攝《東方禿鷹》導致胳膊上皮全被燒掉

1989年胡慧中和李賽鳳《獵魔群英》全身燒傷

1990年徐寶華拍《老虎出更2》雙腿骨折

1995年熊欣欣拍《刀》重傷昏迷兩天

1996年參演《阿金》導致頸椎受傷,險些全身癱瘓

參考資料:

1. 江湖外史之港片殘卷 丨魏君子著,文化藝術出版社

2. 三聯書店丨張徹談香港電影

3. 文史藝術丨淺析香港功夫電影的發展

4. 中國新聞週刊丨香港功夫片真沒人看了

5. 電影爛番茄丨今天上線的《龍虎武師》,告訴你香港電影是如何打敗荷李活的

6. 北京青年報丨《龍虎武師》:香港動作片最後的武林

來源於世界華人週刊 ,作者週刊作者團

原標題:《血肉搏出的武林消逝後,再沒人看香港電影?》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