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歲女孩在校被學姐罰深蹲致殘,家長:尚未和校方談攏賠償

2021年09月26日20:55

  原標題:14歲女孩在校被學姐罰深蹲致殘,家長:尚未和校方談攏賠償

  因發生在學校的一次“體罰”,14歲的四川瀘州合江縣女孩彤彤(化名)遭遇了人生的“至暗時刻”。

  據彤彤自述及同學證言,2020年6月10日晚,合江縣先市中學(該校目前與先市職業高中合辦)校生活老師和學生會學姐查寢時發現彤彤床上有一包零食。學姐罰彤彤深蹲150次,生活老師站在一旁未予製止。這次“懲罰”造成彤彤左踝關節損傷,經過多次治療無法根治,先後被鑒定為“九級傷殘”“十級傷殘”。

被罰致傷已有一年多,彤彤仍需拄著枴杖出行。 本文圖片均由澎湃新聞記者 何利權 攝
被罰致傷已有一年多,彤彤仍需拄著枴杖出行。 本文圖片均由澎湃新聞記者 何利權 攝

  “腳很疼,走路需要用枴杖。”2021年9月17日,彤彤告訴澎湃新聞,因為治療耽誤了課程,自己留了級,目前正讀初三。此外,醫療證明顯示,彤彤被確診為“抑鬱狀態”。其母親周女士告訴澎湃新聞,女兒曾有過自殘行為。

  周女士稱,多位專業醫生表示,彤彤的身體損傷“不可逆轉”,後期只能通過康複訓練加以緩解,而這需要大量費用。事發後近一年來,除了前期治療過程中10萬餘元的費用由合江縣先市中學額墊付外,關於後續治療、康複費用,雙方在經過當地教育部門的多次協調下,至今尚未達成一致。

  澎湃新聞注意到,8月13日,合江縣教體局曾通過網絡渠道對此事進行回應,“要求學校積極與家長溝通交流,充分考慮孩子傷情和家庭實際,在合情、合理、合法的框架下,爭取雙方協商解決”。9月17日,澎湃新聞聯繫先市中學校長徐均科採訪,他在電話中拒絕對彤彤受傷情況進行回應。9月26日,周女士告訴澎湃新聞,校方提出了新的賠償方案,但她尚未接受。

  一次查寢引發的“體罰”

  2021年9月17日,澎湃新聞記者在合江縣先市中學校門口見到彤彤時,她穿著校服,拄著一根枴杖,每走一步都顯得吃力。和人談話時,神情呆滯,眼睛總望著別處。

  彤彤回憶,去年6月10日晚上10點之後,自己回到寢室準備休息,遇到生活老師和“樓長”(也是學生會幹部)查寢,主要檢查是否有學生未經允許攜帶零食到宿舍。彤彤稱,“樓長”是高自己一級的學姐,“她在我的床上發現了一包零食,直接問我承認不承認”。彤彤當即解釋,“這不是我的零食,不知道是誰放到我的床上了。”但這一解釋並沒有獲得認可。隨即,“樓長”在生活老師在場的情況下,罰她做300個深蹲,並且寫一份千字檢討。

  “我的腳踝當年4月份就受過傷,當時幾乎康複了,我怕劇烈運動後再受傷,就跟樓長和生活老師說,能不能不做。”彤彤稱,這一請求被對方“否決”,只是將300個深蹲改成了150個。與彤彤同寢的學生證實,零食是其他同學害怕被查扔到彤彤床上的,彤彤曾向前來檢查的樓長解釋,但樓長不信。

  同樣因攜帶零食進入寢室被體罰的一名學生稱,因為在寢室里被發現攜帶零食,自己和彤彤等8個同學被要求到一樓壩子裡接受體罰,“我被罰了300個深蹲運動,彤彤做了150個,我還另外做了10圈鴨子步。”該學生提及,生活老師坐在門口監督,沒有製止。

  彤彤做完150個深蹲後,腳部出現刺痛。彼時她未聲張,直至6月12日週五回家,周女士發現女兒走路一瘸一拐,腳部還有一個腫包,追問之下,彤彤才告知她在學校的遭遇。周女士當即和班主任溝通,對方告訴她,自己也不知道這件事。

  2020年6月15日,先市中學將彤彤帶到縣里一所骨科醫院進行檢查,檢查後校方告知周女士,彤彤的傷是軟組織傷,並無大礙。但到了6月17日,彤彤腳關節處再次感到無力並疼痛,周女士隨即趕到學校接走了女兒,校方也給墊付了2000元給周女士供治療使用。

  傷後走路需要借助枴杖

  此後,周女士帶著女兒輾轉瀘州、成都、重慶等地醫院進行治療。西南醫科大學附屬中醫醫院的住院病曆顯示,2020年6月19日,因“扭傷致左踝疼痛腫脹伴活動受限1天”,彤彤入院治療。醫院初步診斷彤彤為“左踝關節扭傷” ,經治療出院時診斷為“左踝扭傷和勞損”。

  而後在西南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彤彤病情被診斷為:“左外踝骨折、左外側踝骨慢性不穩、左外側副韌帶損傷、左跟骰關節撕脫骨折。”2020年7月1日,她在西南醫科大學附屬醫院進行了腳關節手術,但因撕脫的骨折塊過小,無法用鋼釘複位,只能將破碎的骨塊取出。

  彤彤稱,在手術後,自己的腳部疼痛並未得到明顯緩解,“夜晚也睡不著覺”。為了照顧女兒,作為單親媽媽的周女士辭掉了工作,帶著彤彤輾轉多地繼續接受治療,但多位專業醫生均表示,彤彤的傷已經是不可逆轉的身體損傷,行動受限的結果無法改變,後期只能通過康複訓練加以緩解。

  去年,西南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曾作出醫療證明,彤彤在事發後處於“抑鬱狀態”,醫生建議堅持治療、避免精神刺激,防止意外。“她現在什麼都不跟我說。”周女士稱,女兒將自己封閉起來,脾氣也變得易怒、暴躁,今年還有過自殘行為。

涉事學校大門
涉事學校大門

  賠償方案尚未達成一致

  據周女士稱,彤彤入院治療以來,學校通過直接轉賬到醫院及微信轉賬給她等方式,承擔了10萬餘元的費用。但對於後續賠償等問題,她和學校之間一直沒有達成協議。周女士稱,女兒腳踝目前疼痛難忍,未來還涉及到康複治療,其心理健康問題也讓人擔心,“帶她去看過心理醫生,有些作用,但300元一次,太貴了。”

  2020年10月,四川瀘州科正司法鑒定中心對彤彤受傷情況認定為“關節功能喪失80%”,評定為“九級傷殘”。這意味著,彤彤終身行動受限,或許一生都要借助枴杖出行。

  2021年3月,周女士起訴了先市中學,合江縣法院隨後委託四川博宇司法鑒定所再次就彤彤的致殘程度和後續治療費進行鑒定,5月,司法鑒定報告出爐,顯示彤彤的關節功能喪失程度為50%以上,傷殘程度為十級,“無必然發生的後續治療費用。”

  周女士稱,這份報告讓自己失去了信心,隨後撤回了起訴,轉而要求合江縣教育部門介入協調處理。

  2021年8月12日,周女士通過四川省網絡問政平台“麻辣社區”反映了女兒在學校被體罰致殘一事。次日,瀘州市合江縣教育和體育局通過平台回覆,證實了彤彤在學校遭受體罰受傷的基本事實。

  合江縣教體局在回覆中表示,彤彤在2020年6月10日晚受傷後,學校始終把學生的傷情醫治放在首位,先後將其送往了合江縣張氏骨科醫院、四川華西醫院、重慶新橋醫院等檢查和治療,前期治療過程中的所有醫療費用10萬餘元已由學校全額墊付。在學生住院治療期間,學校按300元/天的標準支付其家屬護理、生活、營養等費用,相關費用已在每個階段治療完畢後足額支付。

  “為充分保障學生和家長權益,學校、縣教育體育局等與家長多次協商,未達成一致意見。”合江縣教體局表示,該局要求學校積極與家長溝通交流,充分考慮孩子傷情和家庭實際,在合情、合理、合法的框架下,爭取雙方協商解決。同時也建議家長通過司法程序,釐清學校責任,運用法律手段維護自身正當權益。

  9月17日,就彤彤受傷致殘賠償一事,澎湃新聞聯繫先市中學校長徐均科採訪,對方未予回應。9月26日,周女士告訴澎湃新聞,校方提出了新的賠償方案,但她仍然沒有接受,“未來這個(治療、康複)費用誰也說不準是多少,希望學校能夠負責,畢竟孩子還小,她這輩子還很長。”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