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玩教父Michael Lau:玩具,不止是玩具

2021年10月09日00:03

原標題:潮玩教父Michael Lau:玩具,不止是玩具

最早把藝術的定義拓寬到玩具載體上的MichaelLau現在也已年屆五十,但他卻更加堅信玩具在生活中有著不可取代的價值。

最早把藝術的定義拓寬到玩具載體上的 Michael Lau 現在也已年屆五十,但他卻更加堅信玩具在生活中有著不可取代的價值。

毫不誇張地說,有著“潮流玩具教父”之稱的中國香港藝術家Michael Lau(劉建文)是現今風靡全球的藝術玩具領域中繞不開的名字。

潮流玩具、設計師玩具現在也被稱為藝術玩具(Art Toy),是由設計師或藝術家進行設計,然後委託工廠量產或者自行製作的尺寸不一、材質不一的藝術品。最早起源於日本,在上世紀90年代盛行於美國和中國香港。儘管藝術玩具通常以玩具的形態表現,但由於其承載了藝術家要傳達的設計理念,再加上無法大批量產,因此它們比一般的玩具數量更加稀少、價格亦更為昂貴。而且由於深受街頭文化的影響,藝術玩具的設計往往帶有點嘻哈和叛逆的非主流風格,因此最初的潮玩圈也相對小眾。

香港作為以製作潮玩出名的“造夢之地”,進入新世紀之後也逐漸由“製造玩具”向“創造玩具”轉型。據瞭解,21世紀初以來,藝術玩具領域中陸續誕生了Hot Toys、Threezero&ThreeA、How2work和Enterbay等玩具廠牌,也湧現了Michael Lau、Eric So等一批設計師品牌,使得香港成為了全世界最活躍的玩具創意基地之一。

潮玩“登堂入室”

1999年,Michael Lau在香港藝術中心首次展出了一組共99個的12寸全身可動搪膠玩具人偶,角色靈感來源於當時他為潮流雜誌創作的“Gardener”系列漫畫。這些造型各異、工藝精美的藝術玩具開創性地讓潮玩打入了藝術圈,不但顛覆了大眾對玩具大規模生產、低成本及低質量的傳統認識,還把簡單的玩具提升至限量發行的藝術品的高度。

那次展覽的影響力甚至遠颺海外。2000年日本Sony公司相中了他這99個人物玩具,將其版權收歸Sony旗下,也把Michael Lau和他的潮玩推廣到日本。英國作家Woodrow Phoenix在其出版的《塑料文化(Plastic Culture)》一書中,把Michael Lau描述為潮玩亞文化中“一股巨大的力量”,稱其“Gardener”系列角色玩具人偶帶來的影響“直接而巨大”。而《福布斯》雜誌也在2018年1月的“席捲全球的20個趨勢”榜單中,把Michael Lau列為創立和帶動搪膠藝術玩具文化的“創變者”(changemaker)。

經曆萌芽期後的潮玩行業現在已經逐漸發展出更多新的玩法和變體,盲盒、潮牌IP聯名、跨界營銷等遍地開花。最早把藝術的定義拓寬到玩具載體上的Michael Lau現在也已年屆五十,但他卻更加堅信玩具在生活中有著不可取代的價值。

近日,Woaw Gallery中環空間帶來了Michael Lau的最新個展“MAXX HEADROOM”,呈現藝術家的成名經典之作“Gardener”漫畫中主角Maxx相關的衍生繪畫和雕塑作品,重新聚焦Michael Lau過去三十年職業生涯中的高光時刻。他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專訪時表示:“玩具之所以可以代代相傳,是因為它不僅是一個可以把玩的東西,更重要的是它還可以是人們心靈上的朋友。很多人長大了,但心裡還是個孩子。”展期將延續至本月23日結束。

花園中的小世界

“要說我藝術生涯中幾個關鍵的節點的話,首先肯定是我的成名作‘Gardener’。那是在最好的年紀,做著最好的事情。”

Michael Lau出生於上世紀70年代,當時正值香港進入工業化的火熱時期,其中玩具生產業發達,供應遠至美國大型商店。玩具對於兒時的Michael Lau來說猶如稀世珍寶,而玩具的形式一直深深影響著他的成長。1992年,Michael 大學畢業後開始從事廣告設計的工作,還定期在香港潮流雜誌上連載漫畫“Gardener”。這部不重故事情節的插圖式漫畫通過記錄下主角和朋友間有趣的生活小點滴,表現年輕人對夢想的堅持和追求,還有他們簡單自在、酷炫有型的生活態度。

說起這部漫畫的名字,Michael 解釋說:“‘Gardener’的意思是一群朋友在花園里一起開心玩耍。其他人身處花園之外,會覺得這群人很奇怪,正如當年大人眼中的我們,總覺得我們整天愛耍酷,無所事事有點吊兒郎當。但實際上,我們有一個自己的小世界、有自己的快樂和自己的態度。”

在設計漫畫中人物的形象時,Michael Lau著重提煉並融合了一些時興的街頭文化元素,如:鴨舌帽、鬆垮的衣褲、金屬配飾、潮牌球鞋和酷酷的神態等。在眾多漫畫角色之中,Michael坦言這次“MAXX HEADROOM”展覽上獨一呈現的擁有一頭醒目黃髮的主角Maxx,或多或少正是自己的投射。他說:“當年給Maxx設定的身份是一個初級設計師,但他真正的願望是成為一個藝術家。作者自己做不到的事情,總希望能創作一個角色來完成。”他還說,這次的展覽名“Headroom(頭上空間)”一方面是指希望這次創新地做一場只關注單一人物頭像的展覽;而另一方面也暗喻他希望自己總是能在發揮空間有限的條件下做到最好。他指出:“‘Gardener’在過去幾十年做過很多展覽,但多是上百隻玩具人偶的陳列。這次我想換一個角度,記錄下Maxx不同時期和不同階段的心路曆程,像是收錄了他的成長檔案。”

當被問及20年後再次創作Maxx,漫畫角色和創作者之間是否有同步的成長和期待時,Michael Lau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一個創作出來的角色往往更常青一點,外形上不那麼容易變老,但心態上也會日趨成熟。Maxx名字的意思是希望把努力最大化,他由始至終都在堅持初心,把事情做到極致,遇到難題也不放棄。而我自己的話,作為中國的藝術家,我們知道我們的創作在國際藝術市場中可能需要比別人更多的堅持和解釋才能讓別人理解。雖然現在我也已年過半百,但心態上依然不懈怠,每一次都依然想做到最好。”

玩具圈子之外

在1999年的首展大獲成功之後,Michael Lau便離開了廣告界,全身心地投入到藝術玩具的創作之中。但Michael並沒有把自己只局限在潮玩圈子裡,而是像個頑童一樣在藝術市場中不斷做著“攻城略地”的遊戲,以探索更多元化的藝術創作形式。

2016年,他特別創作的繪畫《Jordan本色之牆》在佳士得亞洲當代藝術拍賣中以110萬港元拍出。2018年,佳士得為其打造了首個私人拍賣展“COLLECT THEM ALL !”,展現了Michael Lau超過40件平面、立體及非傳統媒介作品,並為他推出了“所有藝術品都是玩具,所有玩具都是藝術品”的藝術宣言。他評價道:“跟Nike Jordon Brand的合作是一個轉折點,因為它把我的玩具藝術帶進了一個全新的市場。再就是佳士得拍賣行把我的作品拿去拍賣,算是我正式踏入藝術舞台的標誌。”

2020年新冠疫情來襲,Michael也是被迫隔離在家的一員,但他卻始終樂觀地將其視為讓自己專心創作的“天賜良機”。他說自己不僅抓緊時間創作了不少的作品,甚至還嚐試了一些以前不曾觸及的主題。他透露:“從小到大我都沒畫過花,但在疫情隔離期間我畫了一個關於花卉的全新系列。我知道,隔離期間大家心裡都會很鬱悶,心情也會低落,所以我想畫點讓大家開心的事物,一方面想振奮人心,另一方面也可以嚐試突破自己,做些之前沒有做過的東西。”這些花卉系列新作近期也將於Art021上海廿一當代藝博會上的厲蔚閣畫廊展位展出。

Michael有一件繪畫作品的名字讓人十分難忘,叫做“你的快樂是玩具送給你的禮物,你用它做什麼就是你贈予玩具的禮物(Your joy is TOY’s gift to you, what you do with it is your gift back to TOY)”。從花園里喜歡耍酷的“潮人小子”,到靜下心來畫花治癒身邊人的藝術家,我們欣喜於看見Michael從大人的玩具中得到了創造的快樂,也欣喜於他最終把這份純粹的快樂製作成玩具、描繪成畫,回饋給更多的人一起怒放心花。

(作者:梁信 編輯:洪曉文)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