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愛你的話好好說

2021年10月09日20:20

  原標題:“結婚1年和結婚5年的區別”

  作者:末那大叔

  處在離婚冷靜期的夫妻,是什麼狀態?

  互相裝不認識?還是一見面就爭執到底?

  《再見愛人》中的王秋雨和朱雅瓊給出了答案:想要關心但張不開口,渴望溝通卻害怕再次互相傷害。

  雙方都不清楚,自己對對方還剩下多少留戀;卻都能夠確定——難以回到相愛的過去。

  起初看第一期時,我是有點遺憾的,畢竟他們已經攜手走過了19年。

  直至我看到他們是怎麼由一件小事,吵到面紅耳赤,才發現這段感情之間的問題,不止裂縫,而是鴻溝。

  這一切的根源在於,他們根本不願為對方委身。

  朱雅瓊是一個會親手采野花送給朋友,嚮往浪漫的音樂人。

  對她而言,尤其在感情方面,只有像音符那樣自由感性,才是愛一個人的常態。

  王秋雨則是一個骨子裡的務實主義者,他不喜歡任何形式與驚喜。

  認為那都是“作秀”,完全沒有必要,就連結婚也是。

  所以他們至今在一起19年,有一個兒子,

  卻從未有過一場婚禮,甚至一枚戒指。

  “我為什麼要演給別人看呢?”

  朱雅瓊就像是一瓶被使勁搖晃過的可樂,

  而王秋雨則是一杯溫熱濃醇的手磨咖啡。

  可樂和咖啡一起下肚,是會脹氣的。

  更何況他們是要融在一起生活。

  對事情的理解差異,決定了他們在這段關係中的位置。

  從小受天才型教育的王秋雨,一直以來都是結果導向人格。

  對他而言,只要能達到目標,事情的過程不重要。

  而在過程中,可能會經曆到的糾結、沮喪、喜悅等等一切情緒,他都不許自己有。

  一個連自己情緒都可以無視的人,又怎麼會在意別人的呢?

  領證的當天,他說朱雅瓊“太醜了”。

  被問到是否喜歡朱雅瓊唱歌,他直言“從來都不喜歡”。

  就連補拍婚紗照時,朱雅瓊問他:“我好看嗎?”

  他都依然不帶任何情緒地說:“衣服好看。”

  王秋雨是不清楚朱雅瓊想聽到什麼答案嗎?

  不,他清楚的很。

  只是比起對方的需求,他更在乎自己一直以來堅持的對錯。

  以至於“任何細枝末節的衝突,都能化身驚濤駭浪”。

  其實感情里哪有那麼多對錯呢?

  一件衣服因為她穿才好看,一朵花因為送她才芬芳;

  都是自私的人,卻想讓對方開心,這才是愛啊。

  實際上,這次是他們第二次離婚。

  第一次提出離婚後,朱雅瓊發現自己懷孕了,於是兩個人又重新在一起。

  意外出現的孩子,讓王秋雨感到“得救”了;讓他再一次誤以為,這段關係不需要經營;就可以以兒子為紐帶,永遠穩定。

  因此他從來沒有想要改變自己的做法,或者多一些愛的表達。

  甚至認為自己打壓式的批評,是為了對方好。

  說到底,他就是放不下面子,承認自己曾經對另一半的忽略與傷害。

  可愛情里需要的,恰恰是柔軟。

  是在沒有驚濤駭浪的平凡日子裡;

  跟我共撐同一把傘,傘柄不自覺偏向我這邊。

  如羅翔所說那般:真正的愛一定不是瞬間的感動,而必然是恒久的委身。

  我們不用各自犧牲底線,只需要在對方需要的時刻,偶爾妥協。

  就像張晉和蔡少芬之間,曾發生過一件小事。

  有天蔡少芬對張晉撒嬌:“老公我們親一下吧。”

  張晉親了她一下,但又隨口說了一句:

  “都老夫老妻了,還玩這個干什麼。”

  在張晉的認知里,“老夫老妻”只是一個非常普通的詞。

  可在蔡少芬聽來,它意味著愛情消失了,當下就難過得落淚。

  從那之後,張晉再也沒有講過這個詞。

  其實他並非真的認為“老夫老妻”是貶義,而是在意蔡少芬的感受,這很重要。

  “在一起”這件事從來都不是數學題,有標準的數值和答案。

  它更像是化學題,兩種不同物質相遇,並不是總相融的。

  若想在一起很久,就得心甘情願地改變自身結構。

  自私的要變得寬容,急躁的要學會耐心;

  脾氣大的要試著收斂,不懂浪漫的要體驗感動。

  是你們從未預想過把對方變成什麼樣子;卻在互相馴化中,成全了最好的愛情。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