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的“反思”,這就完了?

2021年10月14日09:38

原標題:英國的“反思”,這就完了?

據英國《每日郵報》網站10月12日報導,一份報告說,英國在新冠疫情期間的疫苗研發和醫學研究領先於世界,幫助全球挽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

英國國會議員們說,新冠疫苗接種計劃是“曆史上最偉大的科學成就之一”,它“彌補了”英國的其他政策錯誤。

議員們在報告中稱該計劃“規劃果斷、實施有力”,讓英國成為第一個啟動新冠肺炎疫苗大規模接種的西方國家。

報告說,英國政府很快“確定了疫苗是擺脫疫情的出路”,並大力投入研發,提供2000萬英鎊資助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臨床試驗。

報告還認為英國在去年11月就簽訂3億劑疫苗採購協議的做法是“積極”的。

報告的結論是:“英國的新冠疫苗計劃是英國科學和公共管理史上最成功、最高效的計劃之一。”

報告說:“全球疫苗行動最終將挽救數以百萬計的生命,英國在其中發揮了領導作用。”

報告說,英國國民保健署的大規模疫苗接種計劃取得了巨大成功,英國在這方面是全世界成績最亮眼的國家之一。

報告還“稱讚”英國科學家在為新冠肺炎患者尋找治療方法方面“勝過”其他國家。

延伸閱讀

英媒:英反思早期“群體免疫”是“最重大失敗”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10月11日報導稱,英國一項新冠調查報告發現,英國早期的“群體免疫”策略是一次“公共衛生失敗”。

英國議會的新冠調查報告得出結論說,新冠疫情暴發初期,英國政府和科學家做出了一個重大決定,即支持採取“群體免疫”策略,這是“英國有史以來最重大的公共衛生失敗之一”,導致無數人喪生。

報導稱,這份聯合報告由來自保守黨、工黨和蘇格蘭民族黨的22名議員一致通過。在英國首相約翰遜承諾進行的全面公開調查之前,這份報告是對英國疫情應對方式的首次權威調查。

陷入“團體迷思”和“宿命論”

議員們指責政府及其科學顧問陷入“團體迷思(指在一個團體內,成員出於從眾壓力而不能做出客觀和符合實際的決策)”,沒有考慮世界其他地區採取的有效疫情應對方式。

英國下議院科技委員會和衛生與社會保健委員會公佈的這份報告說,雖然英國擁有“一些世界上最優秀的專業人才”,但它在疫情暴發的頭幾週卻決定推遲實施封鎖措施,也沒有要求人們保持社交距離。

據報導,英國已有超過15萬人死於新冠疫情,是全球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之一。

報告指出,英國在2020年3月實施封鎖措施的速度慢於其他幾個歐洲國家,也未能像許多東亞國家那樣成功開展病毒檢測和追蹤行動,這是“不可原諒的疏忽”。另一項疏忽涉及政府未能在疫情早期實施嚴格的邊境管控措施,這原本可以減少新冠病毒在旅行者當中的傳播。

下議院科技委員會主席格雷格·克拉克說,考慮到當時有限的病毒檢測能力以及大部分人認為民眾不會接受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的“封城”,所以他們認為科學顧問並沒有“蓄意奉行群體免疫政策”,但這其中存在一定程度的“宿命論”,使這樣的結果成為必然。

“自視甚高拒絕東亞觀點”

報告指出了疫情早期出現政策和建議失誤的幾個原因。其中包括:因為英國沒有採取有效的病毒檢測行動,有關病毒傳播的數據不足;過分依賴特定的數學模型;低估民眾對封鎖措施的接受程度;對政府緊急情況科學諮詢小組的成員身份和活動保密;以及自視甚高,把其他國家——特別是東亞,但也包括歐洲其他地方——的不同觀點拒之門外。

議員們表示,在被指至少參加過一次諮詢小組會議的87人當中,除一人外,其餘所有人都來自英國機構。報告說:“我們本該對其他地方正在採取的做法——比如及早採取封鎖措施、實施邊境管控,以及進行有效的病毒檢測和追蹤——持開放態度。但一定程度的‘團體迷思’意味著,我們沒有這樣做。”

報告發現,內閣大臣們認為“很難去質疑官方科學顧問的觀點”,儘管他們本該對“任何科學建議背後的假設提出質疑,尤其是在國家緊急狀態下”。報告說,沒有什麼證據表明大臣們對這些建議提出了“足夠多的挑戰”。

“大臣們用自滿回應警告”

報導稱,這份長達150頁的報告收集了來自50位證人的400份書面陳述和證據。

克拉克說,“英國疫苗計劃的大獲成功與國民保健署病毒檢測和追蹤計劃的糟糕表現形成了鮮明對比”。

影子衛生大臣喬納森·阿什沃思在對該報告發表評論時說:“這份由跨黨派議員撰寫的報告措辭嚴厲,指出了大臣們在應對疫情方面犯下的重大錯誤。每走一步,大臣們都受到了警告,但他們用自滿來回應。我們現在需要公開調查,以便今後永不再犯如此悲劇性的錯誤。”

一位前保守黨內閣大臣說,報告對英國科學家的批評“意味著大臣們不能光是說‘我們遵循科學’,這句話成了他們去年的口頭禪。科學終究不是黑白分明的,但封鎖決定卻是非此即彼”。

監製 | 亞君

審核 | 田欣

編輯 | 唐立辛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