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眼中的普陀,原來是這樣的→

2021年10月20日20:26

原標題:文化名人眼中的普陀,原來是這樣的→

近年來,普陀區在“創新發展活力區、美好生活品質區”建設過程中,充分挖掘和利用普陀獨特的區域優勢和資源稟賦,從“蘇河水岸”文化品牌建設、開展精品節展賽事、推動特色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構建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等方面,以特色文化標識打響城區軟實力的文化品牌。

文化名人究竟對普陀文旅留下了怎樣的印象?

他們又是如何理解“蘇河水岸”文旅品牌的呢?

小編邀請到文化名人

請他們談談對於普陀文旅的印象

以及對於“蘇河水岸”文旅品牌的理解

蘇州河的童夢依舊

沈琦華

老同學老街坊從倫敦回上海,打電話給我,讓我陪他去我們老房子周圍逛逛。我們童年在一起學鋼琴,在蘇州河邊的石庫門房子裡叮叮咚咚,老師常常要我們停下來,聽窗外的天籟,再聽她彈音符的輕重。我們只是覺得窗外一片自由天地。那個時候迷偵探片,愛看《尼羅河上的慘案》,畢克的波洛、邱嶽峰的雷茲上校、喬榛的賽蒙、李梓的林內特、劉廣寧的傑基、丁建華的女仆、童自榮的馬克思主義者、趙慎之的富孀、蘇秀的黃色小說家……其實心裡都是他們的聲音。蘇州河纏繞著很多人童年的夢。

老房子在普陀,聽弄堂里的老人家說,蘇州河流經普陀地界有18個河灣,於是便有“蘇河十八灣”的美譽。

蘇河十八灣

掰著手指頭算算,蘇州河入普陀的“第一灣”在長壽路上,是長壽灣。第二三四灣是潘家灣、昌化灣和潭子灣。這三灣早年是上海有名的棚戶區,棚戶區內以江蘇蘇北一帶的居民為主,生活條件艱辛。第五灣是夢清灣,有匈牙利建築師鄔達克在1933年設計的遠東最大的上海啤酒廠。第六灣是朱家灣。第七灣處曾有渡口“小沙渡”,所以稱作小沙渡灣。第八灣邊上是普陀公園,曰小花園灣。第九灣上曾有上棉一、六、七廠集聚,是普陀區內紡織廠最為集中的地方,故被稱為紗廠灣。武寧路橋橫跨第十灣,這個地方原先叫做談家渡,所以第十灣也稱作談家灣。第十一灣近小萬柳堂,稱小萬柳堂灣。小萬柳堂是無錫人廉南湖與其妻吳芝瑛的宅園。吳芝瑛乃安徽桐城吳摯甫的侄女,能詩善書,寫得一手瘦金體,“鑒湖女俠”秋瑾與她訂下金蘭之交,也是女俠的斂骨人。吳芝瑛號“萬柳夫人”,故其宅園稱作“小萬柳堂”。第十二灣在華東政法大學里,稱作學堂灣。第十三灣處曾有光緒年間文人吳文濤闢建的私家花園,因園中植果樹九株而得名九果園灣。第十四灣叫長風灣,是如今長風生態商務區的沿岸。古北路橋橫跨第十五灣,橋邊是原來的上海自來火廠,如今已是上海火花博物館,所以第十五灣也叫火花灣。第十六灣叫北新涇灣,這裏是木瀆港與蘇州河彙合處。木瀆港是滬上曆史悠久的河道,上海原被稱為“滬瀆”,出典便是這裏。第十七灣叫新長征灣,近原老真北路。第十八灣叫祁連灣,蘇州河流出祁連灣就出了普陀地界。

蘇州河普陀段的一些網紅景點還是很值得一看的。

比如蘇州河沿岸健身跑道,從河濱香景園到半島花園小區,從寶成灣到半島花園、蘇堤春曉……蘇州河畔的跑道沒有斷點,從頭走到尾,風景不停。

比如作為上海蘇州河展示中心的夢清園,依偎著蘇州河,分為大魚島、人工濕地和夢清館三部分。夢清館是上海啤酒廠舊址,第一層介紹蘇州河的地理位置以及上海的水利系統;第二層介紹古代和近代蘇州河的汙染和對人類的危害;第三層介紹蘇州河的治理過程以及目前的狀況,這裏展示了蘇州河的人文脈絡和治理成就,講述著蘇州河的動人千面。

夢清園

“蘇河十八灣”的紗廠灣邊上還有一家上海紡織博物館。博物館位於原上海申新紡織第九廠舊址。氣勢恢宏的序廳、底蘊厚實的曆程館、時空連貫的擷英館、互動疊現的科普館、賞心悅目的京昆戲服館,演繹了上海紡織六千多年的產業曆史和文化。

上海紡織博物館

上海少年兒童圖書館新館坐落於普陀區長風生態商務區的長風一號綠地內,南接蘇州河畔。新館內部分佈有大小不同、高低起伏的圓形書架,結合通高中庭、螺旋樓梯等形成閱讀的森林、書籍的海洋,呈現出一種與博爾赫斯設想的巴別圖書館一致的空間效果。

上海少年兒童圖書館新館

蘇州河上海中心城區42公里岸線公共空間的貫通開放,普陀區是其中毫無爭議的“半壁江山”。約21公里普陀區蘇州河岸線彎彎繞繞,蜿蜒逶迤,圍繞長壽路、曹家渡、長風生態商務區、長征鎮四個主題區段,實現了沿河居民小區、文創產業園區與濱水公共空間的融合共生,把普陀的曆史文化、過去現在和未來都攬入了碧水清流的懷抱。

不單是人老了才愛懷舊,三十歲的上班族聽著張艾嘉的《童年》也會哭。鋼琴家霍洛維茲晚年到莫斯科演奏,簡簡單單一曲舒曼的《童年即景》,台上台下熱淚盈眶。我們走到了曾是上海被服廠舊址所在地的葉家宅路100號,原址現存一幢總建築面積近萬平方米、建於民國初年的帶有瞭望塔的三層倉庫。如今這座曆史建築曆經修繕更新,被注入生動的靈魂,成為擁有了現代都市價值的青年共享商務社區,是年輕人的圓夢之地。和老同學,談起以前,看看現在,他說這的的確確是一場幸福的夢啊,在這裏真的可以尋回當年內心的童真。對於我那位老同學來說,蘇州河普陀段的風景是上海最不可凋零的一抹亮色,這關係到海派文化的興盛沒落。話說得狠,但你要理解,一個孤獨的上海人在倫敦,蘇州河對於他來說不僅既是文化的聯想,聯想的文化,更是想起故鄉時的那份肝腸寸斷。

作者簡介

沈琦華,民進會員,媒體人,民進上海市委文化藝術委員會副主任,上海作家協會會員,曾獲“上海文學新人”獎,上海新聞獎二等獎、中國新聞獎副刊作品銅獎,著有散文集《那些事那些人》《新與舊》《讀城記》《文藝家》等。

聯繫電話:021-22899999

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