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聚焦李雲迪事件:光環下的“自我毀滅”

2021年10月22日16:00

  原標題:李雲迪,毀滅自己

  來源:環球人物

  在很多一直關注李雲迪的人看來,早在名聲、榮譽、金錢撲面而來時,他就已經開始“墮落”了。

  |作者:東月 萬千

  平靜了一陣的娛樂圈,因“朝陽群眾”對李雲迪的舉報又掀起風浪。

  10月21日晚9點06分,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朝陽”發佈情況通報稱,近日接到群眾舉報,有人在朝陽某小區賣淫嫖娼。警方在依法展開調查後,查獲了嫖娼違法人員“李某迪”。“李某迪”已被依法行政拘留。

  在這條微博發佈的20分鍾前,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早已提前預告:“這個世界的確不止黑白兩色,但一定要分清和劃清黑與白。這個,絕對不可以錯……”配圖是一架鋼琴。後經證實,“李某迪”即鋼琴家李雲迪。

·“平安北京”微博截圖。
·“平安北京”微博截圖。

  消息曝出後,輿論一片嘩然。媒體紛紛發文評論:“黑白琴鍵不容涉‘黃’”“誰敢突破底線,就是自作孽不可活”;有網友反諷娛樂圈亂象道:“至少這屆看守所獄友們熱鬧了,李某吳某強強聯手,文藝節目琳瑯滿目啊”;還有人則遺憾表示,“天才就這樣墮落了”……

  不過,在很多一直關注李雲迪的人看來,他的墮落似乎“早有徵兆”。

  從萬眾矚目到聲名狼藉

  早在10月21日上午,李雲迪嫖娼被抓的消息就已經開始在網絡上小範圍流傳。有網友爆料稱,“10月20日晚,李雲迪因涉及違法行為已被控製,相關內容全網範圍被下架。”

  到了下午,#李雲迪鏡頭#的話題在微博上受到人們關注。有網友發現,在當天中午播出的《披荊斬棘的哥哥》第十一期(上)中,節目前半部分都沒有出現李雲迪的個人鏡頭,到後半段的舞台部分才有他的身影出現,而且在介紹藝人時也沒打上他的名字。有人猜測“李雲迪或許真出問題了”。

·李雲迪在《披荊斬棘的哥哥》第十一期中鏡頭極少。
·李雲迪在《披荊斬棘的哥哥》第十一期中鏡頭極少。

  但與此同時,李雲迪的個人微博還在更新,節目正片中鏡頭雖少但仍有他的身影,粉絲因此認為那些爆料都是“莫須有的污衊”。一時間,情況撲朔迷離。

  直到晚上,“錘子”終於落下——李雲迪因嫖娼被行政拘留了。

  對於“嫖娼事件”,李雲迪方始終保持沉默。李雲迪的恩師但昭義接受封面新聞採訪時表示自己“很生氣”“很痛心”,“李雲迪作為公眾人物,應該從各方面嚴格要求,不能犯這樣的大錯!”李雲迪的一位師兄也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對此“感到痛心與惋惜”。

  很多人都關心李雲迪違法的後果。今年2月,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發佈《演出行業演藝人員從業自律管理辦法》,明確規定演藝人員應當自覺遵守的從業規範。李雲迪被行政拘留,除了要承擔相關法律責任,還要面對行業抵製及公眾道德譴責帶來的後果。

  目前,《披荊斬棘的哥哥》已刪掉所有有關李雲迪的宣傳動態,李雲迪的微博超話也已關閉。

·《披荊斬棘的哥哥》重新剪輯上線的視頻中,李雲迪被打上馬賽克。
·《披荊斬棘的哥哥》重新剪輯上線的視頻中,李雲迪被打上馬賽克。

  中國音樂家協會發佈聲明,取消李雲迪會員資格;四川音樂學院摘掉李雲迪鋼琴工作室牌匾。

·四川音樂學院摘掉李雲迪鋼琴工作室牌匾。
·四川音樂學院摘掉李雲迪鋼琴工作室牌匾。

  一夜之間,這位昔日的“鋼琴王子”聲名狼藉。

  “把自己娛樂化”

  今年8月,李雲迪獲邀參加《披荊斬棘的哥哥》。節目官宣之後,一條熱評說:“這節目就不能邀請點人類高質量男性嗎?”結果李雲迪回懟:“我都不算人類高質量男性嗎?”

  由此可見,李雲迪自視甚高,此前的他也有著傲人的資本。

  他自出道就被認為是“天才”。3歲那年的一天,奶奶家的收音機里正播放朱明瑛的《回娘家》,一曲結束,他已經會跟著哼唱。母親發現他的音樂天賦後,便把他送到少年宮學習手風琴。一年後,他便順利通過手風琴5級考核,還參加了四川省“宏聲杯”少兒手風琴邀請賽,獲得第一名。之後,他改學鋼琴,只用了5年的時間,便獲得全國少兒鋼琴比賽的冠軍。

·李雲迪童年彈手風琴。
·李雲迪童年彈手風琴。

  之後,李雲迪慢慢走向國際比賽。2000年,他來到波蘭,參加第14屆肖邦國際鋼琴比賽,摘下桂冠——在他之前,肖賽的金獎已經空缺了15年。

  那一年,他一舉成名,才剛剛18歲。

·李雲迪年少成名,備受關注。
·李雲迪年少成名,備受關注。

  他接下來的道路更是順風順水。

  2001年,19歲的李雲迪登上央視春晚舞台,還發行了首張古典音樂專輯。接下來的20年,他發行了20多張個人專輯,獲得不少國際榮譽,各大國際音樂廳都曾奏響他的音符。此外,他還擁有許多社會榮譽和職務,被聘為四川音樂學院鋼琴研究院副院長和教授……

  然而,業精於勤荒於嬉,行成於思毀於隨。當名聲、榮譽、金錢撲面而來時,李雲迪開始“墮落”了。

  最明顯的一個反映是,在自己賴以成名、引以為傲的專業上,他屢屢出錯而被質疑。

  2013年,有媒體採訪有“中國鋼琴教育的靈魂”之稱的中央音樂學院終身教授周廣仁。周老師講了自己聽李雲迪彈奏的感受:灌唱片之前竟然“臨時抱佛腳”;背不出譜子就來上課,“沒見過這樣的學生”;音樂會上彈得(差到)“我坐在下面都坐不住了”……

  同年年底,李雲迪在工體演奏《野蜂飛舞》時出錯,視頻片段被網友評價為“Possibly the most horrible piano recital of the year”(年度最可怕的鋼琴演奏)。

  到了2015年,李雲迪與雪梨交響樂團合作巡演,第一站在韓國首爾進行。在演奏《肖邦第一協奏曲》第一樂章時,李雲迪記憶嚴重錯亂,斷在了舞台上,被迫停下來重彈。觀眾要求退票,並表示:“我們應該給他喝倒彩,而不是掌聲!”

  事件發生後,李雲迪方第一時間的回應是:子虛烏有,被人陷害。隨後越來越多的質疑聲出現,他才在微博上承認“由於舟車勞頓出現失誤”,向樂迷道歉。

  而這一切背後,自然與他對娛樂圈的熱衷有關。近年來,他屢屢登上熱搜,相關話題卻都與鋼琴無關,不是因為“宏迪cp”,就是因為新綜藝。

  從2016年開始,李雲迪的綜藝邀約明顯多了起來。2020年,據不完全統計,他一共參加了六檔綜藝,《跨界歌王》《樂隊的夏天》《脫口秀大會》,等等。這對綜藝明星來說不算多,但對一位鋼琴家而言,未免有些分散注意力。

·李雲迪參加《跨界歌王》。
·李雲迪參加《跨界歌王》。

  當有人對他表示擔憂,質疑他將音樂娛樂化時,他回應:“我覺得這不是把音樂娛樂化,是把自己娛樂化,什麼叫自己娛樂化,就是我現在要放鬆一下。”

  這種放鬆還體現在他的私生活上。很多網友沒完沒了地嗑“宏迪cp”,卻忽略了這些年李雲迪的其他緋聞也不少:

  2007年,李雲迪與豔星彭丹傳出緋聞,李雲迪極力闢謠;

  2009年,又有媒體在北京拍到了李雲迪與一位神秘女子一起吃飯的照片,並稱這是一段“姐弟戀”;

  2013年,媒體先後曝光出了兩組李雲迪與田霏一同進出餐廳享受美食的照片,這次李雲迪大方“認愛”,但不到四年,戀情告吹;

  2017年,李雲迪被媒體拍到與神秘女子一起出現在酒店,被指疑似新戀情;

  2018年,再曝李雲迪約會年輕女子吃火鍋,舉止親昵;

  ……

  李雲迪或許曾是藝術家,但早在一次次的炒作和恣意揮霍中變得不再純粹,在所謂明星的光環下開始墜落。

  越大的明星,越需要“膽小”

  李雲迪被抓後,有網友提出靈魂疑問:李雲迪什麼都有了,為什麼不好好珍惜,還要去嫖娼?!

  毋庸置疑,近些年社會流向明星的各種資源極多,而不少藝人非但沒貢獻更好的作品,反而在違法犯罪的道路上狂奔。

  有的人,既沒有唱功也沒有演技,靠著一張好看的臉蛋便能被包裝成“流量明星”,變成“吸金王”。只不過,這些人原本就修煉不夠,驟然間上得高處,醜陋處就越是鮮明。

  有的人,靠著業務能力可以被誇一句“實力派”,但私下面對誘惑時,依舊沒能把持住自己。比如與李雲迪一樣犯“色戒”的,有執導過《白鹿原》的導演王全安、演員黃海波,都是在事業的高峰期被查。

·王全安2014年因嫖娼被抓。
·王全安2014年因嫖娼被抓。

  天堂和地獄,往往只在一線之間,一旦滑過那條線就是萬劫不複,欲求輿論和法律“高抬貴手”是絕不可能的。李雲迪最終走向了陰暗的那一面。

  都說“小紅靠捧,大紅靠命”,能成家喻戶曉的明星並不容易,而成了明星後能多年如一日地不“塌房”更難。身處名利場正中心的明星,面對的誘惑很多,不妨把膽子變小點,“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多一點定力,就少一點風波。

  說到底,突破法律底線的那些明星們,犯事還是因為內心深處的狂妄,以為自己不是一般人,找不著“北”了。當他們面臨法律和道德的雙重製裁時,才想起了要敬畏法律,敬畏公序良俗,付出慘重代價也只能說是自作自受。正如俠客島評論所說:“琴鍵彈錯了可以重來,人生道路可得認準黑白。”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