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患癌掉髮被笑「不男不女」 林芷煖珍惜運動員夢:不知下刻能否做到

2021年10月23日14:44
林芷煖,Calista
林芷煖,Calista
要經歷一次又一次的痛苦,才能造就更自愛的自己。還在懵懂的 10 歲時,林芷煖(Calista) 便需接受患骨癌的惡夢,當刻她立即想到「還有多少個月命?」於是為自己列出最後關頭想做的事。經過 28 次痛苦的化療,以及將左上臂更換金屬骨,她康復出院。

[caption id="attachment_143357" align="alignnone" width="320"]

白色綁繩連身裙 Loewe[/caption]

對生命的覺悟

在長達兩年的住院時間,Calista 於醫院歷盡生死,遇到一班抗癌小伙伴,但當中有 4 個因康復後再復發,最終逃不過死亡的厄命,「你會覺得生命無常,上星期你還在跟他打機,但下星期他便被轉進隔離病房,然後去世。」這件事令她領悟到凡事都要抓緊當下美好的小時光,「原來死亡真的會在我身邊發生,你不會知道下一刻還會否看到這個人,或許下一刻走的人是我,是我預料不到,因此我會更加珍惜想做的事,並會立刻去做,不會拖延,因我不知下一刻有沒有機會做到。

她亦認為愛自己非常重要,「你不對自己好,就沒人對你好。」相較被動地等待別人的愛,Calista 選擇主動去愛自己,「不要奢望有其他人對你好,或找一個對你好的人出來,但其實不會,因為最清楚自己的人便是你自己,如果有任何情緒,開心或不開心,都需要自己關心自己,才能更錫自己。

校園欺凌

Calista 重回中一的校園生活,豈料這竟是惡夢的延伸。因化療的副作用,她掉光頭髮,結果惹來同學取笑,「因為當時我沒有頭髮,他們說我『不男不女』。可能你甚麼都沒做,只是個插班生,但因為你光頭,所以便不喜歡你,沒人特別想跟我做朋友。」當時她不想上學,對沒頭髮的自己感自卑,印象最深刻的是,生日當天被同學欺負,「正好那天也是愚人節,我回到課室後,發現自己的桌椅被移到老師座位旁,所有同學都在取笑你,看你的反應,我只好默默將桌椅搬回去。雖然她在這件事是被害的主人翁,但當再次聊起時,卻再三為對方辨護,強調大家當時還很年輕,因此沒有怪他們,而且當她長回頭髮後,亦不再受欺凌,還交了不少朋友,包括欺凌她的人。她打趣道,「現時我也會跟他提起,『你當時曾經取笑過我的,我現在有很多頭髮。』」說時她一直撥弄自己的頭髮,仿似告訴事件告一段落,不必再有任何愁緒。也許原諒對方,並不再執著於往事,就是件對自己好的事。

捱過痛苦、獲得成功的信念

拍攝當天,我們還進行一個照鏡的測試,結果勾起 Calista 滿身傷痕的回憶。當訪問提到黑暗的時刻,她認為自己連續經歷不少這種事,「我加入羽毛球港隊後,經歷不止一次的傷患,如韌帶撕裂、針灸時被弄到神經線,以及跑步時因疲勞而險些令腳部出現骨裂等。沒有這麼多運動員如我般,在短時間經歷這麼多傷患。」接二連三的受傷,令 Calista 承受不少壓力,坦言有次回家後感到不快樂,望向鏡中的自己,覺得為何全身都是傷疤,「身體好都碎裂般,我覺得自己沒好好愛錫自己的身體。」每次經歷低谷,Calista都會躲到被堆或坐到黑暗的一角,不過個性開朗的她,很快便會被其他事引開注意,回復原來的笑容。如同一般的白羊座,她個性勇敢和不服輸,遇上不能改變的狀況,如受傷等,都會咬緊牙關捱過,「我只可以堅持,因為知道難受的情況不只一次,我還有很多次,故只要這次捱過後,所有的經歷都會給予自己強心針,得到一個信念,覺得自己會捱過。

愛自己便是快樂地追夢

也許你會認為,要擺脫傷痛,放棄羽毛球不就可以了?但 Calista 突然嚴肅起來,非常堅定說道,「這樣我不認為是錫自己。」她解釋,相較皮肉上的痛苦,更想自己過得快樂,「我覺得打波時的自己很快樂,如果做不到自己喜歡做的事,我會更不快樂。」每次她提到打羽毛球時的經歷,都會說得滔滔不絕,仿似身上的傷痕都會消失不見。與其單單承受痛苦,不如從中覓得快樂,因此 Calista 選擇了活在當下,並以追夢的方式好好疼愛自己。

Text & Videography: Kristie Chu

Photography: Ricky Lo

Art Direction: Ricky Lo & Mimi Kong

Styling: Mimi Kong

Makeup: Toby Lee @hongkongmakeupartist

Hair: Cat Yeong @hongkongmakeupartist

Wardrobe: Loewe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