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專訪│00後入行做鹽工 靠雙手曬出港產食用海鹽

2021年11月19日16:02

【橙訊】在西貢碼頭岸邊,會看到一列船家攤位,牌子上寫著往眾多外島,其中一個是「鹽田梓」,亦叫「鹽田仔」。它從前是一條信奉天主教的陳氏客家村,以曬鹽及捕魚維生;但現時島上已沒有人居住,卻有一班人和村民一起天天坐船往返,努力復修鹽場和保育生態文化。

眼前的小伙子只有20歲,但來到島上工作已經五年,甚至視鹽田仔為家。「有半年我腳傷休息,但我很想念這兒,於是撐著柺杖都要入來兜個圈。」他是阿朗,是香港碩果僅存的鹽工之一。

西貢鹽田仔的鹽場,近年靠一班有心人重建而成。圖:橙新聞

經過兩星期,「鹽寶寶」終於快要出生。圖:橙新聞

日曬海鹽 何謂靚鹽?

鹽場沿用天然傳統的「日曬」技術,海水流入第一個蓄水池,透過陽光蒸發、微風吹拂、沉澱沙石,逐個池過濾,需時大概14日才曬成鹽結晶。「鹽粒是正方形有個十字,呈現漂亮的結晶狀態。」他舉起裝滿鹽粒的玻璃樽,眼神仿似看著美術品一樣,好不滿足。

曬鹽一點也不容易,最大因素取決於天氣。「一下雨就會沖淡海水,又要重新來過。」阿朗把一個大藍盤搬到跟前,裡面有一層薄薄的、閃閃發光的凝結物,他拿起鏟子刮兩刮,堆起一座雪白的小鹽山。

阿朗嚐一口鹽,瞇起眼說:「不是我賣花讚花香,但這兒的鹽不像外面般死鹹!」看著充滿汗水和期待的心血結晶,他笑言「你自己個仔都會覺得特別可愛啦」,甚至嚐出了甜味。

每一粒鹽都得不易。圖:橙新聞

圖:橙新聞

生活VS.生存

島上的生活與城市很不一樣。傍晚,遊人和職員乘最後一班街渡離去後,下班後的阿朗喜歡獨自留下來,享受寧靜的自然環境。他有時與相熟的船家去夜釣,有時叫朋友乘坐「大飛」入島燒烤打邊爐,有時甚至乾脆在員工休息室席地而睡,就這樣渡過無數個夜晚。

不喜歡逛商場上戲院嗎?完全不,阿朗說,「大自然那麼好玩,我才不要去鬧市人多擠迫的地方!」他泛起笑容,黝黑的皮膚下亮出潔白的牙齒。「外面返工是生存,這兒是生活,是兩個世界。」

刻苦但有意義

除了製鹽外,鹽場主要亦作教育用途,阿朗亦是導賞員之一。「小朋友和老人家來參觀,竟然70幾歲人都不知道鹽是怎樣製成,讓我覺得我的工作更有意義。」雖然要忍受曝曬和蚊叮蟲咬,甚至因長期勞動而弄傷腰骨,阿朗仍然覺得值得,更愈來愈喜歡鹽田仔。「捱下捱下又承受得到,就再做多年,一直慢慢做,再承傳給新義工。」有年輕面孔繼續守護我們最後的鹽場,實是難能可貴。

阿朗平日兼顧訪客接待的工作。圖:橙新聞

靠自己雙手製造的海鹽特別「甜」。圖:橙新聞

記者:周涴楠

拍攝︰余宗桓、劉智恒

剪接︰余宗桓

製圖:Benny

責編:黃展豪

更多推薦文章

【發緊夢調查局】萬聖節Special 大學鬼故一定多?

【夢專訪】失業轉型教人砌模型 90後女生:不能忍受半點瑕疵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