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瑞麗戰“疫”紀實

2021年11月23日22:21

原標題:雲南瑞麗戰“疫”紀實

  新華社昆明11月23日電 題:邊城大考——雲南瑞麗戰“疫”紀實

  新華社記者伍曉陽、龐明廣、林碧鋒

  邊城瑞麗,一次次站在了“暴風眼”。

  10月以來,雲南省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瑞麗市發生境外輸入引發的本土疫情,累計報告感染者61例。迄今,瑞麗遭遇新冠肺炎疫情輪番襲擊,加上持續的境外輸入性病例,累計收治病例超過1200例。

  如何將疫情控製在邊境,成為一場大考。

  黨中央、國務院對瑞麗疫情防控高度重視,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給予科學指導和有力支持,雲南調度全省資源支援瑞麗戰“疫”,6000多名幹部群眾晝夜鎮守邊關,“白衣天使”逆行出征,共同築起一道邊境疫情防控“長城”。

支援:聚國家支持、舉全省之力

  11月19日,曾為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瑞麗“三胞胎媽媽”字蓉,經曆漫長的住院治療、分娩手術、產後康複和隔離觀察後,終於回家。第一次親手抱起3個寶寶,她喜極而泣。

  今年夏天,29歲的字蓉和她腹中胎兒,經曆了一場驚心動魄的生死考驗。

  7月9日,字蓉挺著大肚子住進定點醫院。懷三胞胎本來就是高危妊娠,瑞麗不具備保障三胞胎分娩的醫療條件,何況她還是重症患者,字蓉感覺天都要塌了。“最高的時候發燒到40攝氏度,人都燒迷糊了,呼吸非常困難。”

  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綜合組赴雲南工作組緊急部署,迅速安排聯合會診,從北京、南京、廣州、昆明等地調派呼吸科、產科、兒科等30多位專家趕到瑞麗,組成孕產婦多學科聯合診療專班對字蓉開展治療。

  8月11日,字蓉躺在手術車上,被推進專門為她搭建的臨時隔離手術室,準備分娩。進去一刹那,字蓉被眼前的場景震撼了——小小手術室里,數十名醫務人員“嚴陣以待”。

  當天10點08分,伴隨著連續啼哭聲,3個小寶寶順利出生,核酸檢測均為陰性。聽著新生兒健康的啼哭聲,闖過“鬼門關”的字蓉躺在手術床上熱淚盈眶。

  一家人在致醫護人員的感謝信中寫道:“你們在我們家庭的‘至暗時刻’帶來光明和希望,如此恩情,沒齒難忘。”

  瑞麗戰“疫”,並非一座城市在邊境“孤軍作戰”,而是全國全省勠力同心,共同戰“疫”。

  黨中央、國務院對瑞麗疫情防控和民生保障等方面高度重視,作出一系列安排部署。中央和國家各部委對瑞麗給予極大支持和幫助,國家衛健委派出強有力的工作組趕到一線指導處置。雲南舉全省之力,靠前指揮、下沉指導,調集醫護人員、疾控人員、民警和民兵等支援瑞麗戰“疫”。

  防輸入——各級各部門支持瑞麗構建物防、技防、人防相結合的立體化防控體系。瑞麗市市長尚臘邊介紹,瑞麗邊境線長169.8公里,目前物防設施、技防設施已實現全線覆蓋,共有6000多名幹部群眾日夜值守在邊境一線。

  提能力——各級各部門支持瑞麗全面提升醫療救治、核酸檢測、流調溯源和集中隔離等能力。“瑞麗在全省第一家完成負壓病房改造,第一家建立傳染病醫院,第一家建立方艙醫院……”雲南省衛健委主任楊洋說,現在瑞麗一天就能完成一輪全員核酸檢測,救治、隔離等設施具備了“打大仗”的條件。

  強支援——各級各部門調派大量人員馳援瑞麗。去年以來,雲南累計派出省級醫療隊1359人、除德宏州外其他州市醫療隊2652人、德宏州其他縣市抗疫人員4900多人、公安民警700多人、民兵10000餘人,與瑞麗共克時艱。

  建屏障——各級各部門支持瑞麗優先接種新冠肺炎疫苗,建立免疫屏障。德宏州委書記薑山介紹,包括瑞麗在內,全州已完成疫苗接種240.7萬劑次,其中完成全程接種111.67萬人;完成加強針接種23萬人次;3到11歲兒童疫苗接種10萬餘人次。

  保民生——雲南出台支持瑞麗疫情防控和民生保障的一攬子政策。尚臘邊說,今年瑞麗已向困難群眾發放救助金、補助金、消費券等共1.3億元,全力保障受疫情影響困難群眾生活,目前正在辦理覆蓋面更廣的新一輪困難群眾救助。

  “中央和省累計給予德宏25.35億元和價值3730萬元的物資,為德宏抗疫、瑞麗抗疫提供了強大支撐。”薑山說。

艱難:瑞麗疫情為何難以清零?

  11月22日,瑞麗新增1例本土確診病例,新增2例本土無症狀感染者。自10月1日發生本土疫情以來,瑞麗市已累計報告感染者61例。

  雲南省衛健委副主任陸林介紹,針對這一輪瑞麗疫情,雲南完善疾控、公安、工信等部門聯合溯源機制,省里調派100名流調人員和20名公安民警支援瑞麗,要求24小時內完成流調,迅速排查追蹤密接、次密接人員並集中隔離到位。

  同時,雲南省疾控中心將病毒基因測序團隊“連人帶設備”搬到瑞麗,對每名感染者在48小時內完成基因測序和比對。

  “流調和基因測序顯示,瑞麗市這一輪疫情病毒與上一輪疫情病毒不同源,與國內其他地方疫情病毒也不同源,表明源頭都在境外,是境外多點輸入引發的本土疫情。”楊洋說。

  她介紹,這一輪疫情病例集中在抵邊村寨,傳播鏈多達20餘條,可見境外輸入風險有增無減。這一輪疫情病毒都是德爾塔變異株,傳播力比上一輪更強,表現為聚集性疫情比較多,從感染者家庭成員、鄰居等密接人員中檢出陽性較為常見。

  在此之前,瑞麗已發生去年“9·12”“11·09”和今年“3·29”“7·04”四輪疫情,均系境外輸入引發。

  為何疫情在瑞麗反複發生?薑山分析,這和瑞麗地理區位特殊、抵邊村寨多、邊民跨境交往頻繁、境外疫情嚴重等因素有關。

  他介紹,瑞麗呈“幾”字形嵌入鄰國,兩國城連著城、寨連著寨、田連著田,阡陌交錯、雞犬相聞,甚至存在“一寨兩國”“一家兩國”。兩國邊民同根同源、同風同俗,在長期交往融合中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邊境管控形勢複雜。

  陸林介紹,從瑞麗疫情傳播途徑看,經呼吸道飛沫傳播和密切接觸傳播仍是主要傳播途徑,物品傳人的可能性不排除,環境傳人、動物傳人尚無確鑿案例。

  陸林說,瑞麗疫情傳播鏈多,但平均每條鏈3.8天就得到阻斷。“雖然全市還沒有徹底清零,但每條傳播鏈都迅速實現了動態清零。”

堅守:不讓疫情向內地擴散

  “雖然不能到場,還是說一句新婚快樂……願我們紅紅火火,白頭到老。”7月5日,正在邊境巡邏執勤的瑞麗民警黎楊,在微信朋友圈寫下這樣一段話。

  這一天,是他和妻子鳳倫舉辦婚禮的日子。當親朋好友來到黎楊老家——瑞麗300公裡外的大理白族自治州永平縣慶賀婚禮時,這對新人正在瑞麗一線抗疫。他們缺席了自己的婚禮。

  “婚期本來定在5月,但受疫情影響推遲了,沒想到7月又趕上一輪疫情,真的覺得很虧欠她。”黎楊說。

  作為邊防民警,黎楊長期堅守在防疫一線,和同事一起守衛口岸、通道。鳳倫主動報名當誌願者,參與當地測溫、消殺、發放防疫物資等工作。她經常和姐姐一起做宵夜,送給深夜執勤的幹部和民警。

  新婚燕爾,兩人聚少離多,有時一個月也見不上一面。“前陣子,我嶽母生病在醫院做手術,她硬是一個人扛著,直到嶽母快出院才告訴我。”黎楊說。

  在瑞麗,像黎楊、鳳倫一樣的抗疫夫妻還有很多。

  “幹部幾個月回不了家已是常態。”薑山說,他們拋家舍業、為國守邊,經受風吹雨淋,夜以繼日工作,有的住在荒郊野外,冒著蚊蟲叮咬、毒蛇出沒和感染病毒的危險,有10多位同誌在守邊和防疫一線獻出了寶貴生命。

  8月23日,44歲的瑞麗市畹町鎮混板村弄片村民小組黨支部書記吞靜,在組織疫苗接種的路上突發心肌梗塞,一頭栽倒在一家快餐店門口,再也沒有醒來。

  “那段時間,她每天早出晚歸。”吞靜的好朋友罕撒說,“以前沒有疫情的時候,我們幾個姐妹經常約著唱歌、跳舞,自從疫情發生後,她再也沒參加過。”

  罕撒曾勸吞靜不要這麼拚,但她回答:“這個事情,你不幹,我不幹,誰來幹?”不光自己拚命幹,吞靜還拉著好姐妹一起當村里的網格員。

  在一些抵邊村寨,村民紛紛行動起來積極抗疫,守衛家園。

  在瑞麗市姐相鎮廣弄村,村口執勤點對出入人員嚴格管控。執勤人員都是村民,每戶出1人,5人一組輪流值守卡口。村民喊靜等多名婦女還組成一支巡護隊,每天早晚巡邏,用傣語宣傳防疫政策和防控措施。她說:“我們也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大家都出力,村里才能更安全。”

  雲南省疾控中心主任宋誌忠介紹,截至目前,瑞麗沒有發生持續性社區傳播,沒有一個病例死亡,沒有一個病例向內地擴散。

  11月16日,瑞麗除了14天內有陽性病例、密接人員的小區、村組繼續管控外,其他區域調整為防範區,人員可在市內有序流動。街頭關門已久的商店再次營業。許多市民走上街頭,感受這座城市久違的生機與活力。

  疫情終將過去,太陽照常升起。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