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年之恥!失去美斯的巴塞 現在算幾流?

2021年12月09日10:49

巴塞,現在還是頂級隊嗎?
巴塞,現在還是頂級隊嗎?

  「我還想感謝拿高士文Julian Nagelsmann,如果今天拜仁沒有贏波的話,那這一切將變得不可能。」

  歐聯小組賽第六輪結束之後,帶隊晉級歐聯十六強的賓菲加教練捷西斯Jorge Jesus在接受採訪時,特意感謝了同組的拜仁慕尼黑和他們的教練拿高士文,就像他所說的,如果拜仁沒有在主場贏下巴塞,那麼賓菲加以2-0擊敗基輔戴拿模的結果也會變得毫無意義。

  但從某種角度來說,賓菲加教練所感謝的,其實是拜仁慕尼黑沒有在確定小組首名出線的情況下,讓這場比賽成為鍛鍊年青人的舞台。對陣這兩年的老對手,拿高士文依然派出了絕大部分主力球員。

  畢竟從實力層面來說,現在的拜仁慕尼黑戰勝巴塞隆拿,根本算不上什麼新聞。

  算上今早的這場比賽,巴塞已經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里,連續三次輸給拜仁慕尼黑。

  2019-2020賽季的歐聯復賽階段,巴塞隆拿在中立球場2-8慘敗於德甲豪門。今季的歐聯小組賽,兩支球隊被分到同一小組。第一輪,巴塞隆拿在主場便以0-3不敵對手。今早,面對不贏波就有可能被淘汰出局的前景,又是一個熟悉的0-3。

  要知道,這還是在沒有球迷助陣的安聯球場。

  這樣一來,沙維Xavi帶隊的巴塞便創造了一項項新紀錄。自1997-98賽季的5分以來,今年只拿到7分的巴塞創下了隊史第二差的歐聯小組賽成績;7分的成績,也使得他們無法晉級歐聯淘汰賽,這也是21年來的頭一遭。

  比賽結束後,沙維表示巴塞的目標是必須贏得歐霸盃,而巴塞上一次踢歐霸盃,還是在遙遠的2003-04賽季。當時被些路迪淘汰的5個月之後,今場比賽正選出場的小將加維才剛剛出生。

  然而沙維的話說得還是有點早,因為還需要參加歐霸盃附加賽的他們,能不能進入歐霸盃還是一個未知數。

  這個結果,當然不是巴塞將士想要看到的。

  賽後接受採訪時,阿羅祖Ronald Araujo自然也很沮喪,但被問到為什麼會淪落到這步田地時,阿羅祖則表示:「沒有出線不是因為這場比賽踢得不好,而是之前的比賽踢得不好。」

  話裡話外之間,他將責任推到了之前幾個月的巴塞和當時帶隊的高文身上。誠然,高文在前四輪的表現確實不夠好,0-3不敵賓菲加,更是引發了眾人的討伐,然而別忘了,正是他在基輔戴拿模身上拿到的6分,才讓巴塞有了今天對陣拜仁力爭出線的希望。

  而上一輪主場戰平賓菲加,教練席上坐著的已經是沙維了。

  即便如此,沙維也不會遭到巴塞隆拿球迷的批評。

  巴塞隆拿上一次三球完敗拜仁慕尼黑之後,高文迎來了他在今季的第一次下台危機,不僅如此,他在比賽中排出的三後衛陣型也遭到了加泰羅尼亞媒體的猛烈批評。

  就在那場失利之後,媒體盛傳拿樸達Joan Laporta找到高文,告訴他不要再使用三後衛陣型,433才是巴塞的DNA。

  兩個月之後,連戰術安排的威信都已經失去的高文終於被拿樸達所解僱,後者從卡塔爾請回沙維,寄希望這位根紅苗正的「拉馬西亞代表」能將球隊拖出泥潭。

  但沙維嘴上說著傳控,排出來的陣型卻依然誠實。

  對陣拜仁的今場比賽,巴塞隆拿在戰術板上看起來是一個433,但本質上依然是三後衛。

  除了比基Gerard Pique和朗格勒Clement Lenglet這兩位沒有疑問的中堅之外,具備中堅體格的阿羅祖來到了右閘的位置上,而在他的身前,則是邊後衛代打翼鋒的迪斯。

  因為負責右側邊線球的人是阿羅祖,沙維當然可以堅稱自己打的是433,但迪斯Sergino Dest的防守責任有多麼繁重,他更像右翼鋒,還是右翼衛?

  其實不需要說得太直白:

  當然了,相較於高文Ronald Koeman所執教的那場比賽,沙維手下的這支巴塞,當然有著一定的進步。

  0-0的時候,或者嚴格來說,比賽前25分鐘的巴塞,還是打出了一些進攻威脅,尤其以迪比利Ousmane Dembele領銜的左路為主,還是考驗到了拜仁的後防線:

  只不過距離入球,他們還差著不少。

  到了25分鐘之後,拜仁的進攻便逐漸上線:

  這次進攻結束之後,老將艾巴受傷離場,這一幕就已經提前預示了上半場後半段的走勢。

  3分鐘之後,拜仁攻入第一球:

  在這次進攻中,比基已經無力上前頂防利雲,即便已經到了底線附近,他也只敢背著手,讓利雲送出了這腳助攻。

  失球之後,雖然巴塞有所反制,但在第42分鐘,巴塞丟掉了第二球:

  辛尼Leroy Sane的遠射固然精彩,然而在那之前,拉邊協防的布斯基斯Sergio Busquets被高文輕鬆晃開,讓拜仁將進攻從逼仄的右邊路,順利發展到了開闊的中路,由此便有了辛尼的這腳世界波。

  比基、布斯基斯,還有受傷下場的艾巴Jordi Alba,當這三人依然能夠佔據巴塞中後場的主力位置時,被兵強馬壯的拜仁兩回合完成橫掃,其實一點都不意外。

  這已經不是教練所能決定的戰術層面的問題了。

  「巴塞在技術和戰術方面擁有你想要的一切,但我感覺他們無法保持住強度,他們就是無法保持住,而我們充分利用了這一點。」

  一向有話直說的梅拿,點出了巴塞輸波的問題。

  相較於一年多之前2-8的那場比賽,如今在前場有了更多年青人的巴塞有了些許的希望;相較於首回合0-3的那場比賽,舉著傳控大旗的他們打出了一些過去的味道。

  但是,後場的年邁和老化依然在拖累著他們的後腿,相較於教練的戰術、場上的陣型,這才是他們輸波的最根本原因。

  什麼叫「無法保持住強度」?其實就是沒辦法踢好90分鐘的意思。

  然而這一點,是拿樸達不會理解的。

  他不滿於高文帶隊打出的0-3,結果今天只能就此接受或許得打歐霸盃的結果;他解僱了想打三後衛的高文,請來的沙維在戰術上依然是三後衛的實質;他寄希望於換帥能帶來局勢上的改觀,但現在的結果只能是把沙維架在火上烤。

  巴塞隆拿的問題積重難返,根本不是請來新教練,買幾名好球員就能解決的,更何況他們在財政上的捉襟見肘,也沒辦法給沙維提供多少資源。

  喊出歐霸盃奪冠的沙維,即便能帶隊從萊比錫紅牛、西維爾、多蒙特、阿特蘭大中殺出重圍,進軍歐霸盃,如今連皇家畢迪斯都拿不下來的巴塞,該如何完成沙維已經縮水的雄心壯誌?

  現在沙維是名宿,還能獲得球迷的支持,然而沒能拿下歐霸盃的時候呢?沒能拿到下季歐聯門票的時候呢?

  誰知道拿樸達會不會繼續順應民意,讓沙維成為第二個高文?

  (牧子)

  

聲明:新浪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