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原愛是小三麼?日本媒體為何對她如此苛刻?

2021年12月25日12:09

  12月23日,日本的《週刊文春》雜誌在自己的網絡上放出了福原愛交際對像A君和A前妻訪談的預告版。

  這一期雜誌應該是在12月30日提前發售的2022年1月6日號。

  預告版中,“文春炮”報導說,A前妻認為自己和丈夫離婚的原因是福原愛。

  這再次將她推上了風口浪尖。

  為什麼日本媒體對小愛的報導這樣苛刻,將她包裝成了不理兩個孩子、回到日本浪蕩交新男友的不稱職母親呢?

  《週刊文春》的這期最新號說——

  2021年3月,雜誌《女性SEVEN》最先披露了福原愛和公司職員A進行“橫濱出軌約會”的報導。

  A只有28歲,比福原愛小5歲,因此兩人屬於姐弟戀。

  2021年4月1日的 《週刊文春》進一步披露說,A是已婚者,福原愛是小三。

  最近,A又被拍到和福原愛在一起買東西以及在逛公園。

  A在接受《週刊文春》採訪時表示,自己已經離婚,所以現在和福原愛約會逛街,不存在任何的“出軌、不倫”。

  不過,A的前妻在另一篇訪談中,將自己的婚姻破裂,歸咎於福原愛的“插足”。

  今年7月,也就是《女性SEVEN》報導4個月後,福原愛和前中國台灣乒乓球選手江宏傑離婚,2人的孩子以共同撫養形勢留在台灣,由江宏傑照顧。

  福原愛回到日本,重新開始接通告工作。她住進了3月在東京都內購買的3億日元豪宅內。

  12月,《週刊文春》拍攝到A駕駛一部車,福原愛坐車后座上,出去買東西的鏡頭。

  購物後,兩人一起返回了福原愛的家裡,此外還發現A多次從福原愛所屬的這一高級公寓外出。

  《週刊文春》援引據說對福原愛瞭解的一個人的話說——

  在所謂的出軌不倫報導後,“A的住房給了前妻,所以自己沒有住處,他和前妻的離婚協議進行得相當困難。福原愛並沒有斷絕和A的聯繫,雙方一直在進行交往,那些說兩人是11月離婚後才聯繫交往的說法是明顯的謊言。”

  A則表示,因為11月自己才正式離婚,所以其實和福原愛只剛開始正式交往了1個月。

  ——“你的離婚是因為福原愛報導的那些原因麼?”

  A的前妻回答說:“是的。”

  ——你聽說了福原愛和A現在的情況了麼?

  A前妻說:“他們已經在一起了吧,我不是很清楚。”

  《AERA》認為,福原愛和A君的熱愛報導,無法完全擦掉他們倆的負面形象。

  今年3月,在橫濱和A君約會、散步吃飯後,兩人在高級酒店住宿;第二天男性去了福原愛的家裡又住了一晚。

  結果因為當時福原愛和A都還在婚姻中,因此釀成了“雙重出軌”騷動。

  隨後,福原愛通過自己簽約的經紀公司“電通體育夥伴”發表聲明,否認出軌。

  在該聲明中,福原愛說:“自己在1月設立了一個個人事務所,為了尋求一些工作上的助言才和該男性見面的,我們並沒有在一個房間一起住過。”

  一名電視台關係者在談到這件事情的時候認為:“放著自己4歲的女兒和2歲的兒子在台灣不管,一個人在日本和男人約會這一點,顯然很難擦拭掉世間對她的負面印象。”

  網絡上,日本網民對福原愛的評價也較為負面。

  一些人說——“順序錯了吧,不是應該先離婚再約會麼?”

  “明明還有兩個小孩,卻自己一個人逍遙?”

  當然,有爆料的不只是《週刊文春》。

  12月22日,《週刊女性PRIME》網絡版披露了雜誌《NEWSPOST7》的收穫。

  文章的標題是《福原愛和那個雙雙出軌帥哥複緣 笑著在公園約會 顯示自己不怕曝光》。

  文章中說——

  這是她人生中變化最大的一年。

  1月,福原愛設立了以自己擔任代表取締役(董事長)的公司“株式會社OMUSUBI”。

  2月她開始單獨居住,這時候,世間對她的報導還都是友好的。

  3月,《POST7》發現,福原愛和一個男人在橫濱中華街逛街,而這個男人並不是自己的丈夫江宏傑。

  被稱為A的這個男人已經和福原愛認識了6、7年,很像在美國大聯盟效力的大穀翔平,是一名企業精英員工。

  約會後,兩人去了酒店住宿,隨後第二天又去了福原愛的家。

  一名體育記者評論說:“在台灣還有自己孩子和丈夫的情況下,顯然這是一個出軌事件,造成了她清純人設的崩塌。”

  福原愛在接受採訪的時候,放出一些內幕,表示自己在和江宏傑的婚姻中,遭受了丈夫和丈夫家庭的欺淩。

  她隨後捲入了和台灣媒體的爭吵。

  江宏傑一直希望避免離婚,但是福原愛的意誌很堅定,也許A是她已經確認好的未來藍圖。

  雖然因為新冠肺炎的原因戴著口罩,但是福原愛和A在橫濱是堂堂出街進行約會遊覽的。

  而且在被報導後,福原愛直接在自己的Twitter上說:“週刊雜誌尾隨我進行拍攝,還不如直接來問我。”

  似乎她並沒有想隱瞞什麼。

  也許這是想向不願意離婚的丈夫表示,我已經有了另一個追求者吧。

  問題是A當時是已婚者,而愛醬不知道吧。

  成為了雙重出軌鬧劇的主角後,再也看不到那個愛哭的愛醬了。

  7月,她正式和江宏傑離婚,也是在這個月,福原愛擔任了電視台的解說,出現在了電視上。

  不過,福原愛出現在媒體上次數在減少,廣告商也表示,因為她的個人問題,作為藝能人的價值下降了。

  11月,福原愛的公司omusubi主頁上線,公佈了一些關於乒乓球的工作。

  雖然在廣告界和電視台,沒有積極使用她的公司,但是福原愛在青少年選手的培育上,開始發力。

  另外,在中國的微博上,福原愛也在定期更新。

  中國對她的印像一直保持著很高的接納能力。

  當這令人激動的一年快要過去的時候,又拍攝到了他們倆的約會,而且是這件事情起點的A君,據說他已經在11月離婚了。

  一名藝能方面的評論家說:“再三否定出軌的愛醬和離婚成立的A君終於縮短了距離,開始了真誠的交際,希望她們能夠享受到快樂。”

  這第二次約會的照片上,能夠看到身穿黑色夾克和白色短裙、紅色高筒襪的福原愛,她是那麼的時尚。

  而A君則是一身的運動休閑裝打扮,兩人在散步途中去自動販賣機上買了喝的,然後相當有愛意地在公園散步休息。

  在喝飲料的時候,摘下粉色口罩的愛醬可以看到一張化妝精緻的面龐。

  看到記者拍攝的照片,藝能評論家說:“這側面的微笑角度拍得真好,可以當愛情電視劇的宣傳材料了。而且不論是在車里還是在公園,在高倍鏡頭下,都可以感受到兩人的距離是這樣的近。”

  和在中華街約會的時候一樣,感覺上福原愛是知道身邊有偷拍的記者的,但是她毫不在意這一點,甚至還給出了最完美的角度。

  已經不是什麼不倫出軌了,兩個人都是獨身,這簡直就是故意在向世間宣佈戀情吧。

  和世間輿論戰鬥的福原愛,她在戰略上,也是很清晰的啊。

  這一年,日本媒體對福原愛的報導總體來說較為負面,所以才有和世間輿論戰鬥的說法。

  福原愛確實把兩個孩子放在了前夫那邊,但是日本媒體卻幾乎沒有報導她在日本的母親已經無法下地行走,需要坐輪椅,而福原愛要在日本照顧的事實。

  而如果福原愛和前夫打孩子撫養權的官司,鬧得雞飛狗跳的、將一對兒女分離,這些媒體就又有新鮮果子吃了。

  值得注意地是,因為曾經和前中國總理溫家寶打過乒乓球、會中文,得到中國網民的喜愛,福原愛一直被一些日本右翼媒體當做中國代言人進行攻擊。

  這種攻擊類似於網絡上罵日本前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是中國代理人、而現在則是將矛頭對準了新的日本外相林芳正。就因為他曾是相對來說對中國友好的宏池會二把手。

  在這些期望將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右翼人士眼裡,江宏傑就代表台灣,而和江宏傑離婚的福原愛是罪人,有被大陸煽動的嫌疑。

  此外,日本社會糟糕的女性地位和未能完全覺醒的女權意識,也使得個性自主離婚的福原愛遭受了輿論的不公平評述。

  似乎知名女性離婚後都先要老實幾年才能再另尋新歡,否則就會造成形象受損。

  其實從東京奧運會的情況看,雖然日本國內對體育和藝人私生活的潔白度要求較高,但是商業電視台還是邀請很有才能的福原愛,擔任了乒乓球比賽的解說。

  《AERA》援引一名體育記者的話評述說:“福原愛的解說受到了觀眾的好評,她對比賽的預判和現場語言化非常棒,乒乓選手感覺聽她的解說,可以獲得很好的分析和洞察力,得到增益。”

  “雖然因為個人原因,有一些人表示看到福原愛相當的不舒服,但是福原愛依舊有著很高的偶像級人氣存在,也許她以後會把中國當做自己主要活動的舞台吧。”

  儘管日本媒體不斷猜測福原愛會來中國賺大錢,以中國為主要舞台;而有很多的中國商家也在向福原愛問代言價格,但是福原愛對於接中國方面的商業合同很是謹慎,並未放開。”

  這麼多年,她較為突出的、和中國有關的商業合同,只有針對中國訪日旅客的免稅店而已。

  此外就是和江宏傑婚姻時代參加的一些國內綜藝節目。

  最後,AREA猜測說——

  隨著時間的淡化,福原愛應該會逐漸擦掉自己的負面印象,重新成為一線體育藝能名人。

  她獲聘成為青森大學的客座副教授和上市的琉球乒乓球會獨立董事,只不過是這些事情的開始罷了。

  每個乒乓選手都會犯錯誤導致丟分,甚至失卻一盤。

  作為33歲的福原愛來說,她人生的乒乓球比賽上半場已經過去了。

  她需要重新梳理心情,調整呼吸,來準備下一個發球。

  (周超)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