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北大公佈2021年就業質量報告:上海吸引力顯著上升,留學比例持續下降

2022年01月05日00:05

  原標題:清華北大公佈2021年就業質量報告:上海吸引力顯著上升,留學比例持續下降

  清北學子除了留在北京外,廣東曾是最熱門的選擇。但到了2021年,上海的吸引力在明顯上升。

  名校畢業生,熱衷去哪兒就業?中國頂尖學府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的畢業生去向,往往備受關注。

  近日,清華和北大發佈了2021年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2021年,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常態化形勢下,兩所高校的畢業生去向落實率均保持高位穩定。清華大學2021屆畢業生共7441人,與往年相比整體有所增加,畢業生去向落實率達到98.4%;北京大學校本部畢業生合計9704人,去向落實率為98.45%。

  從簽約就業的畢業生去向來看,“留京”仍是清北學子最主流的選擇,其次,上海的吸引力對比往年顯著上升,相比之下,廣東的熱度相對有所降低。

  此外,在疫情影響下,另一個顯著的變化是,出國(境)留(求)學的比例相比2020年進一步下降,其中,本科生選擇國內升學的比例在上升,但總體來看,潛在的留學畢業生們,更多地走向了就業市場。

  上海的吸引力趕超廣東

  2018年,上海市高校畢業生就業工作聯席會議製定並公佈了《2018年非上海生源應屆普通高校畢業生進滬就業申請本市戶籍評分辦法》,提出以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為試點,探索建立對本科階段為國內高水平大學的應屆畢業生,符合基本申報條件可直接落戶的綠色通道政策。

  這一政策的效果似乎並非“立竿見影”。以2019年北大的情況為例,當年簽訂三方協議就業的畢業生中,留在北京本地的占43.55%,去廣東的占20.62%,去上海的僅占6.48%。其中,168名簽約就業的本科畢業生的首選是廣東,共有45名本科生去廣東,占比高達26.79%,留在北京的僅27人,占比為16.7%,去往上海的更是只有7人,占比為4.17%。

  2019年,清華大學本科畢業生同樣最熱衷去廣東,占比為25.3%,其次去往上海的也達到了24.0%,而留在北京的僅占18.2%;碩士生有43.0%留在了北京,其次去廣東的占21.6%,去上海的則為13.7%。

  總體而言,清北學子除了留在北京外,廣東曾是最熱門的選擇。但到了2021年,上海的吸引力在明顯上升。

  2021年,清華簽三方就業的畢業生中,本科生有22.6%去往了上海,這一比例反超了去往廣東的18.3%,也超過了留在北京的16.1%;碩士生和博士生仍然最傾向於留在北京,但第二選擇均為上海。

  2021年,北大選擇就業的畢業生中,留在北京的本科生比例顯著增加,其次,有14.06%的本科生去往上海,這一比例已經超過了去往廣東的12.14%;當然碩士畢業生中,有17.56%去往廣東,比去往上海的11.94%仍然高出了不少。

  華南城市研究會副會長孫不熟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清北畢業生對上海的興趣增加,主要還是與上海定向放低戶籍門檻有關,由於政策消化和產生效果需要一定的時間,到2021年上海的熱度才較明顯地顯現出來。從教育、醫療、公共服務等多方面的綜合因素來考慮,上海戶籍的吸引力高於很多其他城市。

  他還指出了另一個因素,2020年7月,深圳出台樓市調控政策,提出“在深圳落戶滿3年且連續繳納36個月個稅或社保才能購買商品住房”,這可能也一定程度降低了對人才的吸引力。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也開始採取“定向”留才、引才措施,於2021年發佈了《北京市引進畢業生管理辦法》,提出了一系列引進項目實行計劃單列,其中包括“招聘世界大學綜合排名前200位的國內高校本科及以上學曆畢業生,或‘雙一流’建設學科碩士研究生”。據公開報導,北京人社局曾明確,“世界大學綜合排名前200位的國內高校”為清華大學、北京大學、複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浙江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南京大學7所高校。

  孫不熟指出,過去若干年間,深圳、廣州率先降低戶籍門檻,搶到了一波人才紅利,隨著上海和北京的落戶政策也在放鬆,未來的引才格局將發生新的變化。當然,具體的變化趨勢如何,還需要進一步的觀察。

  清華留學人數兩年間“腰斬”

  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以及國際關係等因素的影響下,高校的出國(境)留(求)學比例普遍有所下降,2021年,從清北畢業生的選擇來看,下降趨勢仍在持續。

  2019年,北大畢業生出國(境)留(求)學人數為1155人,比例為14.79%。2020年,出國(境)人數為1084人,比例小幅下降至13.34%。到了2021年,出國(境)留(求)學人數下降至793人,比例下降至8.17%,其中本科生出國(境)的降幅最明顯,僅為553人,比例為18.90%,2019年這一比例則高達30.01%。

  清華大學2019年畢業生的出國(境)比例為15.3%,2020年已經迅速下降至9.6%,由1035人減少至674人,這其中主要是赴美國深造留學的人數大幅減少,由2019年的692人下降至361人,赴英國的人數由88人小幅上升至99人。

  2021年,清華大學的出國(境)學生人數進一步降至517人,相比於兩年前已經“腰斬”,比例更是下降至6.9%。據披露,出國(境)學生主要深造高校包括新加坡國立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倫敦大學學院、賓夕法尼亞大學、東京大學等。

  這對比兩年前也有較明顯的變化。2019年,清華大學出國(境)學生去向較為集中的海外高校分別為哥倫比亞大學、斯坦福大學、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哈佛大學、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等。

  啟德教育近日發佈的《中國留學市場2021年盤點與2022年展望》顯示,最近一年多的時間,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亞洲的幾大留學目的地作為中國內地學生留學的重要選擇,出現了升溫的情況。

  一位留學行業的研究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留學意願的整體下降,一方面是因為疫情,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經濟下行壓力較大,學生及家庭會更多地考慮“投入產出比”,局部來看,亞洲國家或地區的熱度上升,主要是疫情控製得較好,回國(境)更方便,費用一般也更低。

  減少的留學學生,主要轉向了國內升學及就業。以本科生的去向為例,2019年,北大校本部本科畢業生共2726人,1186人國內升學,占比43.51%,2021年,校本部本科畢業生小幅上升至2926人,1529人國內升學,占比上升至52.26%。

  2019年,清華大學所有畢業生的就業比例為53.9%,2021年上升至62.9%,這其中也包含了一部分放棄或暫緩留學計劃的畢業生。

  美國一所高校的國際招生負責人向記者表示,因為疫情的緣故,真正恢復到以前自由通行的狀態還需要時間,對於因為疫情或中美關係等原因放棄留學計劃的家庭而言,重建信心也需要時間。

  (作者:王帆 編輯:周上祺)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