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遲到1次罰1000”於情太過於法不合

2022年01月09日00:00

  原標題:“遲到1次罰1000”於情太過於法不合

  來源:紅網

  摘要:於情,它呈現出來的壓迫姿態讓人感到太過嚴苛;於法,它試探法律邊緣的動作也讓人非常不適。

  近日,安徽一公司員工向記者爆料:自己一個月的工資被公司以遲到1次罰款1000元為由扣除了3000元,記者獲悉後前去上述公司進行採訪,結果卻遭到該公司老總的惡語相向。此事一經報導,引發了公眾的持續關注。

  整個事件中有兩點引發公眾激烈討論:一是,遲到1次罰款1000元;二是,公司領導面對記者時盛氣淩人的行事態度。

  針對上述兩點,在最新的回應中,該公司老總已通過媒體向當事記者進行了道歉,當事記者也表示願意接受道歉,並希望該公司能積極配合勞動監察部門,處理好眾多前員工的投訴;而有關另一點——1次遲到罰款1000元,目前並無更多後續消息披露。

  但就目前已知的信息來看,不得不說:1次遲到就罰款1000元,於情太過於法不合。

  於情而言,此事件中,該公司員工小程一個月的工資是4800元,平均來算,一天的工資只有160元。僅僅因為一次遲到,員工就會面臨6天白幹的困境,恐怕很難讓人接受。對於一家公司來說,賞功罰過原本是正常的管理手段。但如果罰得太過、罰得太小題大做,則太過嚴苛。

  於法而言,1次遲到就罰款1000元,也涉嫌違反相關法律。根據《工資支付暫行規定》第十六條規定:勞動者給用人單位造成經濟損失的,用人單位可按照勞動合同的約定要求其賠償經濟損失。但每月扣除的部分不得超過勞動者當月工資的20%。而通過新聞可知,小程一個月工資只有4800元,按照《工資支付暫行規定》,哪怕就是罰款,最多也只應該罰款960元,3000元的懲罰已經占到月工資總額的62.5%,明顯不符合規定。

  為了更好地推動公司的發展,管理人員採取一定的獎懲制度,本是無可厚非的事,但當此種行為演變成“遲到1次就罰款1000元”時,它就已經喪失了原本的意義。於情,它呈現出來的壓迫姿態讓人感到太過嚴苛;於法,它試探法律邊緣的動作也讓人非常不適。

  早前報導:公司規定遲到1次扣1000元,股東斥採訪記者“滾蛋”…

  安徽合肥的小程去年11月份因遲到被扣3000塊錢,他認為這個罰款缺乏依據,於是向當地媒體爆料。

  就在記者前往核實時,公司股東竟出言不遜,讓記者“滾蛋”,還對記者進行了一系列的“靈魂拷問”……

  遲到1次扣1000元

  去年10月,小程在招聘網站上看到了合肥子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一條招聘信息。於是就去應聘,“他當時給我面試的時候,就說四千八的底薪,加上兩百的滿勤。”

  因為覺得待遇能接受,小程在當年10月10日就到公司辦理了入職。公司怕員工遲到,就規定遲到一次罰1000元。

  小程說,十一月份因為家裡有事,其中有三天早上,上班遲到了。“每次最多遲到一個小時左右。”

  因為接受不了每天都加班,到了十二月三號,小程選擇了離職。按照公司規定,月底會把11月份的工資結算給小程。

  小程說,當時發的就是四千八的底薪,然後加上銷售的提成。一共是五千多一點,再扣掉他三次遲到的錢,也就是扣了三千塊錢,最後發了2017元。

  公司股東讓上門採訪記者“滾蛋”

  在接到小程的爆料後,安徽經視的記者就前往公司採訪,不料,公司負責人不僅拒絕採訪還出言不遜。一見面就讓記者“滾蛋”。

  隨後,讓記者滾蛋的公司常務副總許總開始了對記者的靈魂拷問:你是哪個電視台?哪個欄目?哪個頻道? 有備案嗎?領導是誰?

  記者出示了自己的記者證,但這位許總依然拒絕和記者溝通:你現在只是證明你是記者,但是你不能證明你做這檔欄目。你不要拿這個話筒,因為你拿這個話筒你不一定就能證明你在做這檔欄目。

  勞動監察部門介入

  1月6日,安徽經視對此事進行了直播報導,直播現場,除了小程之外,還有其他員工反映公司拖欠了他們的工資。隨後,合肥市勞動監察部門也趕到該公司介入了調查。

  在勞動部門調查的過程中,之前罵記者的許總主動接受了記者的採訪。許總表示,希望這件事可以“回歸到本身”。而不是“對於那些不好的引導上面去”。

  合肥子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另一位股東表示,許總是一個性格比較急躁的人,但他並不是一個壞人。那天之所以會問記者那麼多問題是因為“我們不知道您的記者身份到底是真還是假”。

  隨後這位股東現場鞠躬向記者道歉。

  當事記者表示,她個人願意接受對方的道歉,但她更希望公司能積極配合勞動監察部門處理好眾多前員工的投訴。

  公司這麼做合法嗎?

  據九派新聞報導,6日,當地勞動部門趕赴公司所在地瞭解情況,現場做詢問筆錄。一名工作人員表示,合同上的工資是1600元,不違反最低工資,“如果真的(遲到一次扣1000),那肯定是不符合規定的;但是沒有任何依據,嘴上講扣你1萬、扣你3萬,那不管用,扣了還是沒扣我們要拿實質證據”。

  北京市華泰律師事務所張禹律師表示,該公司擅自罰款的行為已經構成違反勞動法,因為用人單位,也就是這家公司,不具備行政處罰權,不能對勞動者採取罰款行為。

  但是,若公司在此前有內部規章制度,且該規章制度不違反國家相關法規的,已向勞動者公示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可以對勞動者在績效考核時酌情處理。

  另有媒體報導,《工資支付暫行規定》第十六條規定:“因勞動者本人原因給用人單位造成經濟損失的,用人單位可按照勞動合同的約定要求其賠償經濟損失。但每月扣除的部分不得超過勞動者當月工資的20%。”也就是說,企業剋扣員工工資不得超過職工當月工資的20%。

  大家在遇到此種情況時,可申請勞動仲裁,另外要注意保存好自己為公司員工的證據,例如勞動合同、社保、公司對公賬戶所發的工資流水等。

  微博熱搜

  微博熱議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