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魚浜自然史》:尋找村莊的“泉眼”

2022年01月15日17:01

原標題:《塔魚浜自然史》:尋找村莊的“泉眼”

《塔魚浜自然史》

作者:鄒漢明

版本:大方·中信出版集團

2021年7月

致敬辭

塔魚浜既是一個已經消逝的地理名詞,也是一個歸屬於文學的精神坐標。作者對故鄉全景式的回望和掃瞄,直抵時間深處,在城市化進程不斷推進的當下,這樣的寫作尤其珍貴。木橋頭、水泥白場、牆內墳、八分埂、小豬房、蕩田里、老人下、後頭田等,一處處村莊地理建築既是“有限的疆土”,也是“無限漫遊”的發端,書中基於記憶而重建的時令節氣、自然風物、草根眾生等,勾勒出一派昔時的自然生活圖卷——這座紙上村坊的重現,蘊含的皆是人與自然的世俗生存故事。

我們致敬《塔魚浜自然史》,作為一部非虛構作品,它以近乎鄉村田野調查的視角,重塑了塔魚浜這座江南老村坊的存在史,為當下及未來留下了有據可查的精神史料。我們也致敬鄒漢明,致敬他以一個詩人的敏銳和洞察,傳遞和記錄了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傳統生活。

答謝辭

很高興,我的書入選了“2021新京報年度閱讀推薦”。這是對這本書也是對我本人的肯定和極大的鼓勵。塔魚浜是我的出生地,是我的想像力得以飛昇的地方。總之,地球上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地方,是我自得其樂的一個靈感來源。但現在,它只是江南大地上無數個已經消失的村莊中的一個,因為偶然,我寫下了它,也因為運氣還不錯,此書得以出版並讓少數的讀者記住了它。更因為貴報的推薦而被更多的人知道,對此我深表感謝。感謝各位評委,也感謝中信出版社,特別是我的責編羅夢茜女士為本書做出的貢獻。塔魚浜儘管不在了,它給予我的營養一直在滋養著我。它若有知,此刻一定也會和我一樣感到高興。

從最初開始,我一直是將家鄉塔魚浜當作江南的一個典型村莊來書寫的。這本書的寫作過程很長,寫作過程也是我全面認識這個村莊的過程,因為塔魚浜的普通,毫不起眼,籍籍無名,反倒讓它具有了代表性和普遍性。我現在甚至可以這麼說了,任何一處僻靜的舊江南,都有一個塔魚浜,都可以被稱作塔魚浜。

今天,一本有意思的書能夠順順噹噹地傳遞到讀者手裡,這個過程並不是作者一個人就可以完成的,在這樣一個酒香也怕巷子深,好書也需要不斷吆喝的時代,書的知名度是大家合力共舉的結果。而嚴肅的媒體就有這樣的能力,能夠從海量的沙粒中淘洗出發光的珠貝——作為一種公共的禮物,將它苦苦贈送給讀者。在這個不一樣的冬天,謝謝《新京報·書評週刊》傳遞給讀者以及給我這個作者的這份珍貴的暖意。

——鄒漢明

編輯 | 宮子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