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閃閃發光的女生

2022年01月24日01:25

  原標題:看你朋友圈,就知道你沒人疼

  作者:末那大叔

  想問大家一個問題:你覺得大海,給人更多的是希望還是絕望?

  最近看了一檔節目:《是麵包,是空氣,是奇蹟啊》。

  其中有一期,陳粒和一位老先生來到海邊,

  老先生說,每年有二三十人在這跳海,結束自己的生命。

  陳粒問他,這裏風景這麼好,為什麼他們不欣賞美景?

  老先生的那句回答,讓我深思了好久——

  “這裏的浪花啊,那些苦惱的人都覺得很漂亮。

  所以覺得海很漂亮的人,反而跳下去了;

  而看到海會覺得怕的人,反而跳不下去。”

  我想,跳下去的那類人,大概是覺得生活不如海浪更有激情。

  可最近我發現,還有一種人,

  是因為覺得海很漂亮,所以更想在岸上一直欣賞下去的。

  唐恬就是這樣的人,九年前她被確診為鼻咽癌患者。

  乍一聽這個名字,也許你會覺得陌生。

  但稍作回憶,你一定聽過她寫的歌,

  比如岑寧兒的《追光者》就是由她作詞,她寫道:

  “有的愛像大雨滂沱,卻依然相信彩虹。”

  為尚雯婕的《畫出我世界》填詞時,她又寫:

  “愛過,夢過,我只想這麼過;

  經過,都經過,唱 我一路高歌。”

  陳奕迅的《孤勇者》中,她再寫:

  “一生不借誰的光,你將造你的城邦,在廢墟之上。”

  甚至在病床上,她依然勇敢宣泄:

  榮幸,我痛了就哭,我哭了就睡,

  這平凡的卑微,天大的滋味;

  你能否瞭解被狠狠摔碎,因為這痛覺都想說謝謝,

  人生我怎麼愛都不怕悶,怎麼玩都要夠本,

  我不是泡沫,我多榮幸我可以活,苦難是什麼?夠不夠用來唱歌!

  熱愛音樂的女孩,面臨會突然喪失聽覺的可能,寫下的字詞卻鏗鏘堅韌。

  對她而言,唱歌就是光;

  尋光向前,才更有機會閃耀。

  前段時間,鳳凰傳奇演唱的《海底》火了。

  這首歌的原版,字字句句都透著無力、絕望和放棄。

  可經唐恬改編過後,卻變成了救贖——

  像是伸出手,把試圖走向海底的女孩拉回來,

  然後告訴她,再向前走一點,就會看到光了。

  其實最近我在後台,收到許多讀者的傾訴。

  記得留言中有位女生,淩晨1:40,失眠了。

  她今年辭掉了家鄉的工作,想趁著年輕,

  鼓起勇氣去更大的城市闖一闖。

  可顯然,作為“滬漂”繼續生活,遠比成為“滬漂”難得多。

  從未獨自生活的她,第一次有了“不安全感”。

  離家不到半年,她搬家了三次,換了三份工作。

  外人眼裡,她折騰,勇敢,行動力強;

  只有她自己知道,這一切都源於焦慮。

  以為沒人會理解,她便把這一切苦惱悶於心中。

  直到有天在擁擠的地鐵上,和一個陌生人起了爭執,她才敢大哭發泄。

  後來她說,哭不是因為被罵,而是:

  “那天天氣特別好,可看著陽光那麼耀眼,我更難過了。

  好像只有我的生活在後退。”

  還有位讀者,今年過年時決定辭職考研。

  為此,他這一年中,幾乎沒有任何的社交,也戒掉了一切互聯網軟件。

  可考試的日期越發離得近了,測試的錯誤率越大,

  這讓他的情緒越來越低落。

  尤其是每次和女友視頻時,看著對方為自己加油打氣的樣子,壓力更大。

  “我已經數不清有多少次,在掛斷語音後偷偷崩潰了。”

  我明白,2021熬到現在,大家都辛苦了。

  但我想告訴你的是:未來,沒有人可以預判。

  你能做的,就是放輕鬆,盡全力,然後允許任何可能的發生。

  就像唐恬寫過的那樣——不怕悶、玩夠本。

  前段時間我看了部老電影《入殮師》。

  小林大悟,是樂團中管絃樂演奏者。

  可當他剛剛斥巨資買了昂貴的大提琴,就被宣告“樂團解散”。

  一瞬間,他不僅音樂夢碎了,

  還失去了收入來源,甚至背負著巨額債務。

  走投無路的小林決定回到家鄉,重新找份穩定的工作。

  結果誤打誤撞成為了入殮師。

  開始他有些難以接受,可當見過一些不同的生離死別之後,便釋懷了。

  隨著小林一次次給予逝者,重新煥發生機的容貌;

  日子也一天天過去,從深秋來到了來年春天。

  “瞧吧,冬天並沒那麼難過,時間也沒那麼難熬。”

  對未知的未來感到恐懼,是我們的本能。

  同樣,期待幸福的發生,更是我們的天性。

  既然已經活到了今天,不如再去明天看看。

  希望下次見到日落的你,不會沮喪低落,

  而是輕輕記起:你也是某人的星星;

  只要再向前一步,就會發現屬於自己的玫瑰。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