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文件聚焦產業發展 司偉:要解決鄉村產業同質化問題

2022年02月22日21:08

從產業扶貧到產業振興,鄉村發展的曆程中,產業是至關重要的基礎之一,2022年中央一號文件再次聚焦鄉村產業發展,提出持續推進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大力發展縣域富民產業等。

鄉村產業是鄉村居民就近就業、提升收入的基礎,未來如何才能讓鄉村產業更進一步發展?中國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司偉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說,“當前亟須解決鄉村產業可持續發展的問題,同時也需要重視鄉村產業同質化的現象,從根本上挖掘鄉村本身的資源稟賦,建立符合鄉村特點的產業,讓鄉村產業具備在市場上立足的能力。”

中國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司偉。受訪者供圖
中國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司偉。受訪者供圖

鄉村產業需挖掘本地資源稟賦

新京報:在過去,鄉村產業更多集中在鄉村辦工廠、辦企業上,今天,農業及相關的產業更受關注,在你看來,鄉村產業的發展脈絡是怎樣的?

司偉:產業振興是鄉村振興中重要的一環,也是基礎之一。我們的鄉村,在過去有發展產業的經驗,尤其是改革開放初期的鄉鎮企業,那個時候,農村勞動力豐富,以二三產業為主的鄉鎮企業,打破了城鄉分割的二元經濟格局,吸引城市生產要素流向農村,鄉鎮企業發展很快。但後來,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鄉鎮企業逐漸衰弱。同時,鄉村的勞動力大量進城,因為城市里有更多的就業機會,有更好的收入。在此後的多年中,鄉村產業一直在弱化。近些年來,我們國家一直在推動鄉村產業的發展,此時的鄉村產業,和以前鄉鎮企業時代的產業不一樣,主要以農業及農業衍生出來的產業為主。

新京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不同?

司偉:現在的農業產業,更多是基於鄉村本身的資源稟賦發展起來的。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過去一段時間,很多地方的產業,都是基於農業產業發展的,包括由農業衍生的農產品加工等。這樣的產業,固然是和農村自身的生產特徵有關,但會出現單一、重複的問題,尤其是一些大面積種植單一品種經濟作物的,一種幾萬畝、幾十萬畝,許多都會遇到銷路與市場問題。所以,未來必須要考慮,如何更深一步完善農業農村的市場機制,激活農村市場,挖掘本地的資源稟賦,讓產業有持續盈利的能力。尤其是在脫貧攻堅收官之後,我們還要面對和解決相對貧困的問題,如果農村產業不能持續盈利,居民的就業、收入就都可能受到影響。

金融服務是一二三產融合的關鍵

新京報:在鄉村產業發展的過程中,也出現過一些不成功的案例,比如過去的特色小鎮,許多都無法持續發展,再如一些地方農民合作社空殼化的問題,怎麼看待這些現象?

司偉:過去的產業發展,也有好的經驗和案例。同時也必須注意到,一些地方盲目建設所帶來的問題。從我個人的觀察來說,比如特色小鎮,確實有一些非常不錯,尤其是在大城市周邊、客流量大、消費能力較強的地方,這些產業發展前景還是很好的。但還有一些鄉村產業,仍在依靠政府運作、企業輸血在維持,這樣的維持其實是很難長久的。所以我們國家一直在推動一二三產的融合,結合本地特有的資源,讓各個產業融合在一起,提升持續發展的能力。

新京報:今年的一號文件也再一次提到一二三產融合,當前融合的難點在哪裡?

司偉:在一二三產融合的過程中,金融服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潤滑劑。一些產業,想依靠普通農民去投資是不現實的。事實上,金融問題我們國家也一直非常重視,並且出台了很多政策。但僅靠政策性金融幫扶是不夠的,對政府來說財政負擔也非常重。必須要讓資本真正走到農業農村去,而且能賺到錢,這樣這個市場才能活起來。

新京報:除了金融問題,是否也存在觀念、創意等方面的問題?

司偉:農村產業的創新,其實根基在深入挖掘本地的資源,當前的農村產業,之所以出現同質化嚴重的問題,還是對自身特色的挖掘不夠。一二三產融合,不能為了融合而融合,比如明明不具備旅遊的條件,還要發展民宿、發展旅遊,顯然是不合適的。其實,每一個地方都有自己特定的文化和曆史,有自己獨特的環境和資源,面向需求市場深入挖掘,才能真正發揮出這些資源的作用。

鄉村振興的本質是農業農村現代化

新京報:現代產業越來越集約化,但鄉村本身存在人口、空間等方面的分散問題,如何看待這一矛盾?

司偉:分散不一定是壞事。比如東北,人口外流嚴重,但這恰好給當地糧食產業的規模化、集約化提供了有利的條件。當然,在一些山區,人口的分散確實不利於產業的建立和發展,但這些年來,我們通過搬遷、移民等方式,已經改變了不少。尤其在搬遷和移民之後,建立起相對集中的居住點,這也給發展產業提供了便利。

新京報:這是否也是縣域經濟發展的基礎?

司偉:鄉村振興的目標是農業農村的現代化,農業農村現代化的本質,則是城鄉融合發展。怎麼才能實現城鄉融合發展呢?過去我們一直在找抓手,現在我們慢慢明白了,縣域就是城鄉融合發展的關鍵點,也是農業農村現代化的載體。

新京報:當前,縣城也面臨著人口流失的問題,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司偉:從長遠看,城市化,或者說人口集中居住,仍是未來的趨勢。但是聚居在哪兒?當前我們已經有很多大城市,超大城市,未來還會有更多嗎?需要注意的是,大城市帶來的問題正在被越來越多的人重視,所以,未來,縣城可能是一個重點,相比原本的鄉村,它更容易和現代生產、生活方式接軌,同時沒有那麼多的大城市病。尤其在互聯網與數字經濟時代,許多事情,不一定非得到大城市才能做,在縣城,一樣可以創業,而且更加宜居。

可持續性和同質化是重大難題

新京報:您認為,當前鄉村產業發展最大的難題是什麼?

司偉:難題之一,是產業可持續性問題。當前,全國各地建設了很多鄉村產業,但其中有些產業,缺乏發展的潛力,要靠不斷地輸血才能維持。這顯然是不符合市場規律的,產業是造血的,如果要依靠輸血才能維持,肯定需要改變。難題之二,是同質化嚴重。比如說種蘋果,到處都種蘋果,比如說辦民宿,到處都辦民宿。這樣的結果,一方面產業本身很難盈利,一方面也是對資源的浪費,我們國家還是一個農業資源非常緊缺的國家,要把有限的資源,用到更需要的地方。而且,也要考慮到發展產業帶來的生態環境影響,不能一窩蜂地跟風建設。

新京報:怎麼解決這些難題呢?

司偉:持續發展的問題,在初期可以依靠財政支持、對口幫扶等措施推動發展,但後期要不斷推動農業農村要素市場改革,激活農業農村要素市場,實現產業自身的發展動力,要有好的經營者,有合適的產品定位,有暢通的市場渠道,使得產業真正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在市場上立足。同質化的問題也是如此,只有找到自身的資源稟賦,找到自己的特點,才能在市場競爭中生存下來,否則最終還是要被市場淘汰。

新京報記者 周懷宗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盧茜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