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屬於我們的一天》王祖藍:影片愛情觀“很正”,我很癡情

2022年02月25日18:37

《只屬於我們的一天》海報。

愛情電影《只屬於我們的一天》正在熱映,講述了身患“漸凍症”的城市速寫畫家馬賽克(王祖藍 飾)在病情徹底惡化前鼓起勇氣向自小暗戀的小學同學神仙魚(阿SA 飾)表白,二人就此成為“一日情侶”,展開情感羈絆的浪漫故事。

有觀眾感慨,似乎好久沒見到王祖藍出演影片,還演的這麼癡情,並希望他能在越來越多的綜藝節目中“多抽空拍片,多給電影一些機會”。而王祖藍自己也回憶,自從2015年結婚以後就沒怎麼拍過電影。他也很想念拍戲的感覺,並調侃自己現在接戲沒什麼標準,只要有人找他,劇本合適,他就演。面對導演李敏的邀請,他看完劇本二話不說便答應了,用盡全力為角色做準備,全程心無旁騖地完成片中馬賽克這個角色,他告訴新京報記者,自己特別珍惜這一次塑造角色的機會,尤其這部“很正”的愛情電影,似乎表達的就是他真實生活中的愛情觀,初讀劇本的時候就不斷地感動:“這部電影不只講愛情,也是講人生,觀眾可以從中看到生命的意義。”

戲里戲外有同樣愛情觀和人生觀,本人和角色一樣癡情

《只屬於我們的一天》屬於港式愛情片,但不局限於校園青春,而是從成人視角切入,展現出帶有“城市變遷”特點都市人的愛情觀。王祖藍用“很正”二字來形容這部電影,他認為相較於其他愛情片而言,這部電影的主題體現得尤其深刻。

《只屬於我們的一天》劇照。

片中王祖藍飾演的馬賽克可謂是顛覆了傳統認知中的愛情片男主角形象,他不高不帥,看起來十分普通,唯一比別人強的地方就是執著、用心。王祖藍自認為是一個絕對癡情的人。他和片中的馬賽克一樣,在演繹的時候,他發現這個角色和他有很多共同之處,一樣的家庭背景、一樣的愛情觀、人生觀,“我記得我初中時和一個女生交往了兩三年,分開後過了五年才能忘記她。我一直都是個特別長情的人。哪怕後來和我的妻子李亞男,和她分開後也經過了三年的等待才能重新在一起,換做是別人可能堅持不了這麼久。(笑)”

出演漸凍症患者有壓力,曾擔心觀眾笑場

在前期準備的過程中,王祖藍不僅查閱了很多資料,而且還訪問了真正的“漸凍人”患者及其家屬,切身感受他們的生活。真正拍攝時,劇組還邀請了一位真正的漸凍症患者出演男主角馬賽克的父親;看著這位“父親”,王祖藍回想起自己病逝的父親,感慨油然而生。對塑造身患病症的角色,王祖藍坦言自己也有很大壓力:“比如有場戲是我病發,我必須要成為一個身患漸凍症的病人。如果我做得不自然、不專業,就會讓觀眾很出戲,我也特別擔心觀眾會笑場,後來我專門去看片會觀察了觀眾的反應,還好大家還看得很投入,就鬆了一口氣。”王祖藍表示,拍這部戲對他來說意義重大,他是懷著感動的心來拍攝,他似乎把自己曾經的人生經曆都拿了出來,一起組成了馬賽克角色:“當初接到劇本的時候,我的想法就是‘怎麼可能不接呢’?(笑)老實說,我做綜藝很久了,有時創作上會遇到瓶頸,拍這部電影就能給我一段安靜的時間來沉澱一下,再回想一下自己的人生經曆,對每個際遇感到感恩,這個電影也給了我力量,繼續自己的演藝事業。”

《只屬於我們的一天》劇照。王祖藍飾演漸凍症患者馬賽克。

《只屬於我們的一天》的主旨落在了告訴人們要努力創造美好回憶。就像馬賽克勇敢向神仙魚爭取約會一天、神仙魚無怨陪馬賽克走完生命旅程一樣,王祖藍認為這部電影非常真實,尤其是在後疫情時代,他說人們不僅要珍惜身邊人,更要讓美好的回憶留在彼此心中。“最近香港疫情肆虐,我就收到我在香港的司機確診了的消息。他們家也有小孩,大家都很擔心。以前我們太幸福了,幾乎不會有這些災難的意識,就像我爸爸,我也沒想過他這麼早就走了,這就是人生,大家都在成長,要學會去珍惜擁有的東西,跟愛的人留下美好回憶。”

【專訪】

愛情就是這樣,彼此包容對方,沒理由的

新京報:舞台劇中的你、愛情電影里的你,和大家熟悉的喜劇演員王祖藍不太一樣,畢竟每個演員都會想挑戰不同類型,你會擔心喜劇形象會限制你的戲路嗎?

王祖藍:這也沒有辦法。老實說市場上還是喜劇片比較受寵。可能一部愛情片的票房遠不如喜劇片,但是我依舊是學表演出身的,總希望自己能受到磨練,不斷學習,回到表演的初心。我願意拍《只屬於我們的一天》,雖然這就是一部小製作的港片,但也希望找回那種真實的表演狀態,對此,我自己很享受。

新京報:你和阿SA本身就是特別熟悉的朋友,這次你們搭檔,你覺得她在表演上有哪些變化?

王祖藍:她是一位非常成熟的女演員,在鏡頭下呈現的角色感情非常豐富,她基本上不用過多的台詞。她的鏡頭語言、表情非常自然,對所有事情的反應也恰到好處。另外,李敏寫的原著小說設定里的神仙魚是很單純的,但阿SA覺得太單純、特別傻白甜比較不能成立,神仙魚應該是一個很現實的打工人,愛情不太如意,社會感情也很複雜,是需要看到現實世界和童話愛情的碰撞的。現在這個角色很立體,這都是阿SA塑造出來的。

《只屬於我們的一天》劇照。阿SA飾演女主角神仙魚。

新京報:所以接下來選的電影,會不會想著專門和喜劇分開?會考慮嗎?

王祖藍:如果有機會演戲,還是希望能找到表演的初心,去塑造一個比較立體的自己。我真的非常享受演一部認真的戲,喜劇也是可以演,現在有這麼多出色的喜劇演員,我需要不斷向他們學習。

新京報:綜藝對於你來說意味著什麼?

王祖藍:意味著觀眾需要什麼。我相信進電影院有一批觀眾,看電視的又是另一種觀眾。演員就是為觀眾服務,比如我現在拍一部愛情題材的港片,就是為想看愛情片的觀眾服務的。那我就認認真真地去拍,非常有誠意地讓觀眾感受到港式愛情片里的浪漫、熱血。

新京報:這部電影會對你的愛情觀造成影響嗎?

王祖藍:劇本里有一句話,因為神仙魚的愛情經曆比較複雜,她和馬賽克說你根本不認識我,我也不是你心目中的那個我。但愛情是,我看到你,我就喜歡這個你了,哪怕你有一天告訴我你有什麼過去,都是無所謂。一旦和你開始,我就選擇你了。比如就拿我來說,我不完美,但我老婆也接受。有些人還來問我會不會嫌棄我老婆比我高,我心想,我怎麼會嫌棄我老婆?她都沒嫌棄我,我能嫌棄她什麼?愛情就是這樣,彼此包容對方,沒理由的。

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編輯 黃嘉齡 校對 吳興發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