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足部分球員教練放棄休假直奔集訓地 出征作客時間或將推遲

2022年02月25日11:32

  中國男足代表團2月23日接受核酸檢測並集體通過檢測後,於2月24日在位於上海市的駐地酒店正式解除隔離,全員也於當天就地解散。

  由於此前承接代表團入境後隔離接待任務的酒店所在地蘇州市出現疫情,且近期國內不同省市防疫政策的調整,部分國足成員被迫放棄回家休假的計劃,或留在上海,或由上海直奔新一期集訓地海口市。

  因部分國腳返回屬地後,還要進一步執行諸如居家隔離等防疫規定,他們有可能無法按通知要求於3月3日抵達海口報到,因此中國隊西征出發日期有可能比初定的3月10日晚幾天。

國足一行於2月23日中午以“氣泡式防疫閉環”模式被集體轉運至位於上海閔行區。
國足一行於2月23日中午以“氣泡式防疫閉環”模式被集體轉運至位於上海閔行區。

  全員核酸均為陰性,主帥及部分國腳暫留上海

  按防疫規定在蘇州累計接受“14+7”天的封閉隔離後,中國男足代表團一行於2月23日中午以“氣泡式防疫閉環”模式被集體轉運至位於上海閔行區的駐地酒店。這家酒店也是去年多次承接國足備戰接待任務的那家酒店。

  據瞭解,全隊於23日中午12點左右抵達酒店後,全員立即就地接受核酸檢測,結果均呈陰性。這意味著,他們按規定於24日正式解除隔離。

  新一期國足集訓將於3月3日拉開帷幕,從本期封閉隔離(集訓)結束,至下期集訓開始,僅有一週時間。此時此刻的球隊成員各個思鄉心切,歸心似箭。

  受疫情影響,我國不同省市近期陸續更新了防疫規定。在這種情況下,主教練李霄鵬、部分國腳及球隊工作人員為減少出行健康風險,同時避免影響下一期集訓的工作,放棄了回家打算。中國足協也特意在上海浦東新區為那些近幾天還無法離開上海的國腳及工作人員預定了酒店房間。“各地的防疫政策不同,有些地方要求回國入境人員累計隔離時間要達到28天。部分隊員的孩子還小,有的隊員的愛人正處於孕期,他們這個時候回不去,也真是煎熬。”一位隊內人士這樣說道。

  據瞭解,目前暫留在上海的國腳主要來自山東泰山俱樂部,他們下一步如何安排行程還需與俱樂部進一步溝通。

考慮到部分人員到隊時間較晚,影響球隊在本土階段的備戰,足協很可能將代表團西征時間延後5日左右。
考慮到部分人員到隊時間較晚,影響球隊在本土階段的備戰,足協很可能將代表團西征時間延後5日左右。

  下期集訓時間或受影響

  大部分國腳雖已於24日離開上海返回各自家鄉所在地或俱樂部所在地,但有些球員抵達目的地後,仍需按規定執行“居家隔離”等防疫規定。他們能否如期於3月3日抵達海口市參加下一期集訓,存有疑問。

  北京青年報記者獲悉,中國足協此前計劃安排國足於3月10日由海口直飛阿聯酋(目的地為杜拜或沙迦待定)。考慮到部分人員到隊時間較晚,影響球隊在本土階段的備戰,協會很可能將代表團西征時間延後5日左右。由於1999年齡段U23國足將與國足同機前往阿聯酋,參加於3月20日至28日舉行的杜拜杯國際青年足球邀請賽,在確認具體行程安排的問題上,協會還需兼顧兩隊競賽日程安排。

儘管深陷輿論的“口誅筆伐”,從近期備戰情況看,球隊訓練比較正常。
儘管深陷輿論的“口誅筆伐”,從近期備戰情況看,球隊訓練比較正常。

  未放棄12強賽最後兩輪

  按照此前中國足協發佈的集訓通知,5名入籍(歸化)球員以及在瑞士超級聯賽效力的李磊須最晚於3月18日前往比賽地與球隊會合。這意味著國足西征的最晚時間不會超過17日。值得注意的是,李磊效力的瑞士草蜢隊將於3月20日在主場迎來與巴塞爾隊的一場瑞超重頭戲。國家隊教練組也需考慮是否同意他參加完本場比賽再奔西亞,畢竟由蘇黎世至阿聯酋杜拜的旅行條件還是比較便利的。

  在2月1日進行的12強賽第8輪角逐中,國足在作客首次敗給越南隊,提前無緣躋身卡塔爾世界盃決賽圈,這樣的結果讓球隊深陷輿論的“口誅筆伐”。不過,從近期備戰情況看,球隊訓練比較正常。從部分教練員、球員、工作人員放棄休假直奔新一期集訓地點來看,他們並沒有放棄12強賽最後兩輪比賽。

  來源:肖赧/北京青年報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