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民謠頻“出圈”,流量密碼里有“根”“魂”“韻”

2022年03月02日11:10

中新網蘭州3月2日電 (記者 徐雪)天氣漸暖,在蘭州的黃河畔,人也漸多了,沿岸還留有一些演出的舞台,到了旅遊旺季,時有不同的歌聲傳來,唱著黃河,唱著家鄉。

  蘭州,這座因民謠屢被提及的西北內陸城市里,走出了許多優秀的民謠人,比如野孩子樂隊、低苦艾樂隊等。黃河、牛肉麵、羊皮筏子、黃土地……勾勒出的鄉情,成為遊子們爭相吟唱的靈感來源,這裏是他們創作的福地。

  黃河流過蘭州後,還穿過了名叫靖遠的縣城,在這裏唱著《黃河尕謠》的民謠歌手張尕慫火了,帶著甘肅方言的唱調里,人們感受到了濃濃的西北風情。

  相比其他民謠歌手,張尕慫無論從唱腔、穿著、曲風,都帶著明顯的西北特徵,這也與他從小的生活經曆有關。張尕慫的父親善唱秦腔,叔叔是當地樂師,自小便被西北民間音樂熏陶。

  長大後的張尕慫還經常去西北五省區採風,先後拜訪了100位民間藝人,借鑒吸收諸如河州賢孝、通渭小曲、社火小調、花兒、秦腔等西北民歌的精髓,融入現代元素進行創編。他曾不止一次公開提及,他的作品離不開西北這片黃土地,以及土地上的人和事,不能“離開得太久”。

  網友“BOICUS”通過社交平台評論說,張尕慫的歌,真是土地裡生長出來的。就和村後的山泉一樣,自然而然地流淌出來。覺得這個時代,還有年輕的音樂人,給他們講這些故事,真是幸運。

2月24日,年過七旬的蘭州羊皮筏子製作技藝第三代傳承人張德寶在黃河上劃著羊皮筏子。(資料圖) 九美旦增 攝

  從“西部歌王”王洛賓到張佺、劉堃、張瑋瑋、趙牧陽,以及“新生代”的張尕慫等,西北在他們的作品里,是鮮活的一個人、一條路、一座城,也是藏在內心裡不曾遠離的故土,以音樂的方式娓娓道來。

  這些民謠除了引發在外遊子關於鄉愁的共鳴外,事實上,民謠對提升宣傳當地城市IP形像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比如低苦艾樂隊的《蘭州蘭州》,趙雷的《成都》,郝雲的《去大理》等。

  近年來,蘭州也在挖掘本土的民謠“氣質”,並且舉辦過各式各樣的音樂節。此舉也為本土許多懷有音樂夢想的青年提供了更多展示的機會。

  2010年成立於蘭州的原生態樂隊“朝格組合”至今還活躍在當地,主創巴依勒格介紹說,團隊來自各行各業,都是利用業餘時間排練演出。

  巴依勒格也是西北民族大學音樂學院馬頭琴專業青年教師,身為蒙古族的他,將家鄉的民歌,結合現代審美融合進創作中。他談及原生態音樂時說,這個時代需要更多像張尕慫的音樂人,這樣才會有更多人關注西北的民謠、花兒,從而也會有越來越多的本土原生態音樂的出現,當地的保護力度也會隨之增加。

  在朝格組合中擔任鼓手的甘肅平涼青年閔鉦堯說,如今,蘭州的音樂氛圍越來越好,平台也越來越多,這裏有一群誌同道合的朋友,他會繼續堅持下去。

圖為甘肅本土原生態樂隊“朝格組合”在蘭州演出。(資料圖) 受訪人供圖
圖為甘肅本土原生態樂隊“朝格組合”在蘭州演出。(資料圖) 受訪人供圖

  西北師範大學音樂學院院長盛鴻斌接受中新社、中新網記者專訪時說,地處西北的甘肅無論是黃河、大漠、黃土地,或是水車、牛肉麵……無不透露著粗獷、豪放、堅韌的氣質,而這些繼承發揚了這些“氣質”的西北民謠,與其他地區相比則是一種少見的“特色”。

  盛鴻斌說,當下,西北民謠的興起和流行,是因為它沒有脫離本土民間音樂,且在此基礎上進行創新,在傳承創新提倡多元化的今天,這種民謠形式是一條很好的路徑,是新時期自發的一種傳承方式。

  盛鴻斌還說,甘肅民間音樂本來就非常豐富,戲曲、民歌、說唱等異彩紛呈,這是所有甘肅音樂走出去的“根”,無論民謠或是其他音樂類型,都需在“根”上發芽、成長。

  “音樂是一種聽覺藝術,不同時代都留有當時的審美印記,流行音樂尤其鮮明,誰能把握當下時代流行元素,與時代共舞,與時尚共情,被大眾接受的可能性也將大大增加。”盛鴻斌說道。

  “此外,‘特色的歌手+時尚的編曲+現代的推廣’,三位一體,缺一不可。”盛鴻斌表示,“特色的歌手”,不僅演唱有特色,其氣質、表演都要有特色;時尚的編曲,不是完全追趕歐美潮流,而是要在本土氣質下“洋”起來;高度信息化的今天,這些音樂人正是利用網絡平台走了出來,但如果要打出品牌,走向更大的舞台,還需要專業的推廣團隊,以及政府、社會的支持。

  “從長遠發展看,還是要堅守立足民間音樂、高度契合人文環境、良好融入當下審美三方面內容,不丟民間音樂的‘根’,不棄西北氣質的‘魂’,找到時代脈搏的‘韻’。當然,民謠只是音樂其中一種類型,我們期望更多的音樂體裁形式,也能在此基礎上更好地創新發展。”盛鴻斌稱。(完)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