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公司被執行重大違法退市!投資者如何維權?

2022年03月03日22:21

作 者丨張賽男
作 者丨張賽男

編 輯丨朱益民

圖 源丨圖蟲

3月2日盤後,*ST新億發佈公告,公司收到中國證監會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書》(【2022】4號)。根據《行政處罰決定書》認定的事實,*ST新億2018年、2019年、2020年連續三年營業收入低於1000萬元,明確觸及重大違法強製退市指標,將進入終止上市程序。

上交所當晚向公司發出監管工作函和擬終止上市事先告知書,公司股票自2022年3月3日開盤起停牌。交易所將在公司股票停牌後的15個交易日內作出終止股票上市的決定。

資深市場人士指出,*ST新億重大違法強製退市,體現了監管部門堅決執行退市新規,對財務造假“零容忍”的決心,將成為退市制度改革後暢通“出口關”的又一標誌性事件。

*ST新億財務造假事實清晰

根據《決定書》,*ST新億2018年、2019年年度報告存在虛假記載,包括虛增2018年營業收入1338.54萬元,占當年披露營業收入的100%;虛增2019年營業收入572.36萬元,虛增營業收入占當年披露營業收入的55.13%。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翻閱《決定書》發現,公司造假手段可謂“簡單粗暴”。

2018年,*ST新億與阿信商貿簽訂鐵精礦銷售合同,同日和思北投資簽訂鐵精礦採購合同,公司據此確認了1338.54萬元營業收入。而阿信商貿實控人與思北投資的股東均是*ST新億實控人黃偉的好友賀某。

經證監局查實,公司在貿易業務過程中未取得相關商品控製權,相關資金在公司、供應商、客戶之間循環形成閉環,相關銷售合同不具有商業實質,不符合會計準則收入確認的條件。

2019年,公司再次和賀某的阿信商貿與思北投資簽訂銷售合同,虛增營業收入212.66萬元。

此外,*ST新億在2019年新增了造假途徑,通過孫公司鼎盛源在實際未提供物業管理服務、未確認物業服務成本、也未實際獲取現金流入的情況下,確認物業管理收入229.70萬元。甚至在2020年審計期間,公司還與相關方倒簽租金抵賬協議,在相關方實際未租賃房產,也未管理轉租或收到轉租租金,相關債務未抵消的情況下,虛增營業收入130萬元。

*ST新億在扣除虛增營業收入後, 2018年、2019年連續兩年營業收入低於1000萬元。結合公司2020年營業收入為345.87萬元,公司2018年-2020年連續3年實際營業收入低於1000萬元,已觸及重大違法退市情形。

退市警報已拉響18次

實際上,*ST新億問題長期纏身,財務造假早有預兆。公司曆年年報的審計意見均為保留意見等非標準意見,會計師對於公司收入真實性、關聯方資金佔用、持續經營能力等事項均提出質疑。

2015年以來,公司及相關責任人已被證監會行政處罰3次,被上交所紀律處分5次,違規事項包括未在法定期限內披露2018年及2019年年度報告等定期報告,重大債務、關聯交易及關聯擔保等重大事項均存在未披露情形。

目前,公司實際控製人黃偉已被市場禁入,塔城公安局對*ST新億、黃偉涉嫌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犯罪一案已立案偵查。

記者翻閱公司前期公告發現,公司收入真實性早就存在諸多疑點。

首先,2018年及2019年,公司披露的營業收入都是略微超過1000萬,剛好滿足保殼的需求。再看審計意見,公司2018年年報審計意見是無法表示意見,涉及公司諸多會計科目,隨後公司便改聘深圳堂堂會計師事務所,2019年及2020年審計意見也相應變為保留意見。結合深圳堂堂後續也被證監會現場檢查併發現諸多執業問題,*ST新億財務造假併購買審計意見似乎早有預兆。

對此,上交所長期高度關注,頻繁發函問詢公司。記者梳理公告發現,2018年以來,交易所向公司發出約50封問詢函,其中關於定期報告的事後審核問詢函約10封,多次向市場提示公司業務真實性及資金往來存在重大風險。

2021年10月23日,公司披露收到《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的公告。根據《事先告知書》,公司可能觸及營業收入3年低於1000萬元的重大違法退市情形。此後,公司根據《股票上市規則》相關規定,每5個交易日披露一次可能觸及重大違法強製退市情形被終止上市的風險提示公告。

截至2022年2月26日,公司已披露十八次退市風險提示公告。

記者查閱相關規則發現,*ST新億股票應在收到行政處罰決定書時開始停牌,交易所將依規作出終止上市決定。此後,對於在摘牌前有退出需求的投資者,規則給予了15個交易日的退市整理期交易機會,期滿將正式摘牌退市。

打擊財務造假進行時

2021年7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依法從嚴打擊證券違法活動的意見》,明確指出要依法從嚴從快從重查處虛假陳述、財務造假等違法行為。這次對於*ST新億的行政處罰,再次彰顯出證監會對打擊財務造假“零容忍”的堅決態度,對優化資源配置、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具有重要意義。

市場專家稱,早在2018年11月,滬深交易所就發佈了《上市公司重大違法強製退市實施辦法》,明確了4種重大違法退市情形,即首發上市欺詐發行、重組上市欺詐發行、年報造假規避退市以及交易所認定的其他情形。

而後在2020年的退市制度改革中,在保留原有重大違法退市標準的前提下,新增了“造假金額+造假比例”的退市標準,重大違法退市規則體系日趨成熟,對打擊財務造假的信號已非常明顯。

受訪的市場人士對記者說,在此背景下,*ST新億卻依然頂風作案,企圖通過構造貿易、租賃、物業管理等業務,做大營業收入,規避財務類退市指標。上述財務造假的違法行為,嚴重擾亂市場秩序,損害了投資者權益。

需要注意的是,現行制度也為保護中小投資者權利提供了諸多了途徑。

一是股東可以根據實際情況採取措施維護股東權利。公司存在虛假陳述等信息披露違法,投資者因此遭受損失的,可以以自己受到虛假陳述侵害為由,通過司法途徑尋求民事救濟或賠償。

二是投資者與上市公司發生糾紛的,可以向投資者保護機構申請調解;或者在提起虛假陳述等證券民事賠償訴訟時,可以委託投資者保護機構作為代表人參加訴訟。

三是即使終止上市後,公司股東仍然可以依法行使股東權利。公司被終止上市後,儘管其股票不在上交所市場交易,但其資產、負債、經營、盈虧等情況並不因此而改變。根據《公司法》規定,終止上市後公司股東仍享有對公司的知情權、投票權等股東權利,股東享有的權利不會改變。終止上市後,公司股東仍可以按規定進行股份轉讓。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