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鎖餐飲接連衝刺“第一股”,資本化熱潮來了?

2022年03月03日11:44

日前,上海楊國福企業管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楊國福”)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書。據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已有七欣天、鄉村基等近10家餐企陸續遞交上市申請,接連衝刺所在細分領域的“第一股”。

業內分析人士認為,資本的加持有利於餐企的穩定發展。雖然現在有餐企上市的時機,但順利上市並不易。同時,上市並不代表“上岸”,不意味著餐飲企業就可以徹底擺脫資金問題等。此前獲得資本市場青睞,最終未達市場預期、甚至敗北的餐飲品牌也不在少數。

楊國福等餐企衝擊“第一股”

2月22日晚間,楊國福正式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若順利上市,楊國福將有望成為國內“麻辣燙第一股”。截至2021年9月30日,楊國福餐廳數量總計5783家,其中中國境內自營餐廳3家,加盟店比例超99%。楊國福此前曾在2019年年末表示,“到2025年要完成9000家到10000家的規模”。

今年1月29日,絕味食品發佈公告,稱旗下網聚資本參股公司和府撈面擬實施港股上市計劃,並與和府撈面相關股東方於1月27日簽署了重組協議。這意味著,和府撈面離“麵館第一股”更近一步。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今年以來,不少餐飲企業提出上市申請,還有不少企業更新招股書、加快上市進程,粗略統計涉及品牌數量將近10家。除上述企業,還包括衝擊港股的海鮮火鍋連鎖餐廳七欣天、二次遞交上市申請的鄉村基等。這些尋求上市的餐企中,選擇港股上市的佔據一半,包括楊國福、七欣天、鄉村基、和府撈面。選擇A股上市的占三分之一,包括老鄉雞等品牌。

和君諮詢合夥人、連鎖經營負責人文誌宏認為,餐飲企業之所以選擇在近期密集上市,主要原因是企業希望把握中國餐飲行業資本化的先機,這也將是中國餐飲連鎖企業資本化熱潮的起點。不少餐企想通過港股捷足先登,“港股對於餐飲企業上市的要求、時間週期都是非常明確、可以預期的。此外,港股已經形成餐飲的成熟板塊,在此之前,海底撈、百勝中國等餐飲企業已在港股順利上市”。

A股主板目前仍是審核製,但隨著全面實行股票發行註冊製的不斷推進,主板終將推行註冊製。A股註冊製的實施有利於企業提高直接融資比例,解決企業融資難問題。文誌宏認為,註冊製對於餐飲企業是個利好的政策,全面推出註冊製之後,會有更多的餐企考慮A股上市。

餐企順利上市有難度

雖然現在有餐企上市的時機,但在餐飲連鎖顧問王冬明看來,順利上市並不易,餐企爭奪上市席位競爭較為激烈。

在申請上市的企業中,僅中式快餐品類就有3家品牌先後爭“第一股”,分別為老鄉雞、鄉村基、老娘舅。老鄉雞、老娘舅在去年下半年啟動IPO後,頻繁更新主板上市信息,以期順利通過上市。其中,老鄉雞、鄉村基門店數量均超過1000家,並在近兩年加速跑馬圈地。老鄉雞更是在2021年5月定下目標,稱至2023年直營店數量增至1500家。

王冬明預測,目前這些申請上市的企業,能順利上市的不超過3家。原因在於餐飲的流水大但利潤低,而上市更傾向於流水大、稅務完善、利潤高的企業。從這個角度來看,楊國福順利上市的概率比較大。據楊國福公佈的招股書顯示,2019年至2020年以及2021年前9個月,楊國福分別實現期內利潤1.81億元、1.69億元、2.02億元。

然而,財報漂亮並不意味著就一定能順利上市,對於餐企而言,食品安全控製也是企業成功上市的關鍵因素之一。以楊國福為例,文誌宏認為,楊國福目前最重要的是加強門店管控能力,尤其是在食品安全方面。2021年7月,楊國福麻辣燙一加盟門店被曝存在衛生問題,門店的倉庫出現遍地老鼠屎,袋裝芝麻醬被老鼠咬破等食安問題,同一時間,廣東、上海、河北等11個省份的市場監管部門全面排查了轄區內楊國福麻辣燙門店3323家,責令整改841家,警告5家,立案查處24件。

對於加盟店的管理問題,楊國福於2月28日回覆新京報記者稱,對於加盟店的管控一直是楊國福集團關注的重中之重,楊國福為此也製定了一套措施加強加盟店的管理。

除了楊國福之外,同樣依靠加盟快速擴張的紫燕食品也出現類似的事件。2021年9月12日晚,有市民路過紫燕百味雞上海滬光路店時,發現店內食品櫥窗有老鼠在四處遊竄。隨後,紫燕百味雞發佈致歉聲明稱,並稱該店已停業整頓。業內人士分析認為,依靠加盟擴張門店帶來的食品安全隱患成為餐企上市道路急需解決的問題。

上市後的資本博弈

雖然成功上市概率可能不大,卻未能打消餐企上市的需求。上述業內人士分析認為,主要原因在於上市能夠給予餐飲企業穩定的資本平台,尤其是在疫情反複的環境下,資本的加持有利於餐企的穩定發展。但在文誌宏看來,上市並不代表“上岸”,此前獲得資本市場青睞,最終未達市場預期、甚至敗北的餐飲品牌也不在少數。

公開資料顯示,鄉村基於2010年便登陸紐交所,成為“中式快餐第一股”,而從2013年起鄉村基業績連續遭到利潤下滑,最終於2016年啟動私有化,隨之退市。被譽為“中華火鍋第一股”、曾於2008年港股上市的小肥羊,因在上市後創始人放權,實際管理人提升加盟成本、調整管理方式,使小肥羊與加盟者的關係越發僵化,逐漸使小肥羊的生意嚴重下滑。2012年2月,小肥羊在港股摘牌,被百勝私有化。

除了上市後走向下坡路甚至退市,還有不少企業在尋求上市的道路中就出現問題導致上市計劃夭折。比如,靠售賣水餃這一單品的大娘水餃在輝煌時期開設450家分店,2013年大娘水餃創始人為謀求品牌上市,出售個人90%的股份引入外資,而由於資本對市場的誤判,對產品配方、價格進行了調整,導致品牌經營每況愈下,甚至虧損。2011年,出於上市需求,俏江南與鼎暉創投簽署增資協議,最終因“對賭協議”失敗,俏江南創始人張蘭於2013年底辭去俏江南相關公司的董事和法人等職務。

文誌宏認為,餐飲企業對資本市場運作規則生疏,對資本合作方案缺乏瞭解,以至於在和資本合作後反被資本控製,最終品牌失去發展方向。“資本市場有它的規則,餐企需要提前瞭解並做好準備,最終讓資本為企業發展服務”。

新京報記者 於桂桂

編輯 秦勝南 校對 趙琳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